女婿当女儿面搞我,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

 2021-02-18 13:52:23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哑巴抬头看着她。烛光将两者的距离拉开,仿佛蒙上了一层温暖的黄色面纱。林怀念的盯着他的黑眼睛看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说:「早点休息吧。」初夏林怀念在江陵的生活。她想回临安去偷偷看看谢,但她没有辜负期望。医生说长途颠簸不合适,她就这么放弃了。

  哑巴抬头看着她。

  烛光将两者的距离拉开,仿佛蒙上了一层温暖的黄色面纱。林怀念的盯着他的黑眼睛看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说:「早点休息吧。」

  初夏林怀念在江陵的生活。她想回临安去偷偷看看谢,但她没有辜负期望。医生说长途颠簸不合适,她就这么放弃了。

  听说赵英接了兵权,一路晋升为太子,彻底压制了谢的风头。

  听说赵英拒绝皇上的婚事,宣称只爱临安蒋夫人一家。

女婿当女儿面搞我,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

  听说谢主动请罪降级,被发配到襄阳作守备。他整天和残暴好战的晋人打仗。

  她还听说谢曾多次私下搜查过她.

  短短半年,仿佛经历了人生的沧桑。林错过了无数次谢找江陵的幻想,有的希望他找不到她。现在她太虚弱了,大腹便便的样子只会成为他的负担。

  六月的一天就像洋娃娃的脸。一说起来就变了。林见天下着倾盆大雨,不能出去晒太阳,于是她在书房里摊开几封信,开始给谢写信。

  信里没有什么急事。他们大多数人昨晚睡觉时都觉得胸口有点闷。肚子里的宝宝刚刚又踢了她一脚,小哑巴做的食物一点都不好吃.慢慢写了几张大纸后,她折了回来,把信折好,塞到旁边一个乌木盒子里。

  盒子里的信已经堆了半英尺多厚,但没有一封发出去。

  小哑巴胳膊挽着胳膊看着她的行为,心里却鄙夷:如果他写了一封信没寄出去,那写出来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他对阅读产生了兴趣,于是他拿起纸和笔,躺在林失踪案的对面。他用手语说:「教我写字。」

  「写作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林斯年沾湿墨水,想了一下,在纸上写了两个大字,说:「接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很简单,先教你写自己的名字。」

  哑巴也很认真地提起笔,照着林失踪的纸,描述着那两个优雅的黑字。林小姐纠正他握笔的姿势,不时地挺直腰板。

  哑巴写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问:你的名字怎么写?

  「我的名字?这有点难。」林斯年又拿了一张纸,写下‘林斯年’几个字,叫他一个字一个字认:「林,想,读。」

  哑巴拿起笔潦草地写在一起,笔画粘在一起,几乎看不到自己的本来面目。

  林念抚着浮肿的肚子,厌恶地说:「如果以后我的孩子也像你一样笨,我一定把他放回我的肚子里,过另一种生活。」

  哑巴没有理会她的嘲弄,仍然抓着笔,认真地描着林失踪的名字,看起来像是在做一件极其神圣的事。

女婿当女儿面搞我,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

  林失踪听着雨打在院子里香蕉的声音,把眼睛转向哑巴,落在窗外绿色的香蕉叶上。他轻声说:「我记得去年的一天,他喝醉了,把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写在了纸上。」

  当哑巴听到她谈论那个男人时,她不停地生气。他停下来,把笔掉在桌子女婿当女儿面搞我上,愤怒地停止了写作。

  「你怎么了……」当他说话的时候,福临的大门似乎被大风吹走了,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林的思绪被打断,转向小哑巴。「十七,去关门。」

  哑巴连伞都没带,板着脸扫进雨帘。林老师站起来揉揉他酸痛的肩膀。她正要上去小睡一会儿,却听到法庭砰地一声闷响。然后,哑巴的身体在空中飞了一个弧线,重重地摔在泥泞的场地上,喷出一股浓浓的鲜血。

  「十七!」

  林老师吓了一跳,挺着肚子出门,突然觉得浑身僵硬。

  半年没见的女孩站在门口瑟瑟发抖,淋得湿透,脸上淌着水,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她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手脚沾满了蓝色的伤痕,颤抖得像筛子。看着林的想法,她颤声道:「老公,太太,快.快跑!」

  第五十八章涅槃三

  林知道她跑不掉了。她怀了刘佳,连哑巴都打不过她。以她平淡的身材,是不可能赢的。

  她站在屋檐下,抿着嘴唇,看着鲜花叠好,像只小鸡崽一样把女孩举到一边,然后拖着一件温暖的睡袍慢慢走进了森林小屋。

  当我看到华莉的脸时,林错过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惊喜。

  华黎脸色苍白,嘴唇红紫,眼窝深邃漆黑,整个人邪恶得像恶鬼。林错过了知道华黎中毒太深,他被病毒附身。

  这样的人是疯子,完全没有道理。

  林堪堪单手护住她的小腹,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用另一只手摸到了她袖中的匕首。

  「你怀孕了?」华黎的眼神又有点阴险了。她在雨中张开嘴唇,阴森森地笑了笑:「谁的私生子?是这个小畜生!」

  之后,他抬起脚猛踩小哑巴的后背。「说起来,如果不是这小子出现在兰陵惊动了我的眼线,我还真找不到这里。」

  小哑巴挣扎着要爬起来,但是后来他又挨了一脚,鼻子和嘴巴里溢出了血,他又一次踏进了泥地,所以他没有力气爬起来。

  「花!」林一声厉喝没喝。

女婿当女儿面搞我,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

  「为什么,心疼吗?怪不得小畜生没有回去破坏花宫,原来是……」华黎拉着他的手,用脚在哑巴背上跑,然后悠闲地走到林失踪在雨中。他那双阴险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姑娘高高的肚子,笑着说:「你说,我要是轻轻按在你肚子上,这小杂种还能活吗?」

  林指尖错过,浑身颤抖,脸上却是轻笑:「你可以试试,但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

  「嗯,你好。林姑娘,你只能这样了。」华黎点了点头,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林的思绪,就像一只蜘蛛盯着落入蛛网的猎物。「如果你回去给我炼药,我不会杀那个女孩和小畜生。但是……」

  他的目光又落在林的肚子上,淡然一笑:「我不喜欢你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回到杀花宫自己摘下来,要么我替你拿。」

  林的嘴唇抿得紧紧的,目光如刀:「华黎,你!」别逼我。」

  花厉伸出两指,捏住林思念的下巴,笑道:「你若弃了逃跑的念头,乖乖待在我身边为我所用,我疼你还来不及,又怎舍得逼你。」

  林思念道:「你别动我,也别动他们,我这就回灭花宫给你炼药。」

  「我不仅要药,还要拿到药方子。」花厉松开手,笑得阴狠而癫狂:「还有,我听说你做了几味药香去对付太子?我对你这种杀人于无形的东西很是感兴趣,你可知道该怎么做?」

  毒,分很多种。有人可以数日不吃饭,数日不饮水,却唯独不能一刻不呼吸,因此毒香是所有毒-药中最令人无法防备的一种。

  花厉显然是想借助林思念的手,来完成称霸江湖的夙愿。不,不仅是称霸江湖,他作为一个与荣王有着极其亲密关系的人,应该还有更可怕的阴谋。

  林思念顾及肚子里的孩子,不敢与花厉硬碰硬,只能敌进我退,佯装屈服。

  「好,回灭花宫后,我会将所有的方子都呈给你。」林思念捂着腹部,一字一句铿锵道:「但你别打我腹中孩儿的主意,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花厉哼了一声:「回去再说。」

  这样的回答模棱两可,林思念沉下了脸,心中很是不安。她思绪飞速转动,开始寻求对付花厉的法子来。

  花厉却并不知林思念心中的盘算,或许,他压根就没有将林思念放在眼里,在花厉看来,林思念依旧是多年前初见时的烂漫模样,掀不起什么风浪。

  他拍拍手,召来候在门外的灭花宫弟子,冷笑道:「将他们带回去!」

  好在花厉还有几分任性,雇了辆马车给林思念,将丫头和半死不活的哑巴也一并丢了进去,命人日夜严加看管。

  灭花宫的人前脚刚走,不到半日,谢少离便得到父亲暗中传送的消息,快马加鞭地赶到了江陵。

  马匹还未停稳,谢少离便急匆匆地翻身下马。他冲进林府旧址,只见院落整洁干净,显然是有人长住过的模样,可屋里屋外却没有了林思念的身影。

  谢少离红着眼睛寻到书房,房中笔墨未收,摊了一桌子写了大字的宣纸。谢少离随意拿起两张一看,上头有些大部分字迹凌乱扭曲,像是未经启蒙的稚子所写,而有一个笔迹娟秀漂亮,写着‘林思念’和‘十七’几个字,正是他所熟悉的字迹。

  谢少离呼吸一窒,将那两张薄纸紧紧地捂在胸口。

  「霏霏。」他茫然地唤了声,压抑着痛苦和欣喜之情,哑声道:「我知道你没事,你就在这。」

  谢少离弯下腰,坐在案几前,望着满桌的墨迹,怅惘地想:她和谁在一起,她可知道自己寻她寻得几欲疯狂?

  书桌上茶已经凉透了,但看得出是今日新泡的,谢少离心中稍稍安定了些许,他认定林思念只是临时出门了一趟,再等一时半刻便会回来。想到此,他有些坐立难安起来,也不知林思念待会回来见到他,会不会吓了一跳,会不会怨他没有照顾好她。

  谢少离舒了一口气,随手拿起桌上的檀木盒子打开一看,顿时怔住了。

  盒子中塞得满满的都是书信,每封信的信封都用娟秀的小楷写着‘夫君谢少离亲启’的字样。

  写给自己的?

  谢少离疑惑地抽了一封信出来,匆匆扫上两眼,他的面色瞬间就变了。

  他接连拆了好几封信,越看到最后,手便抖得越是厉害,到最后竟然湿红了眼眶。

版权声明:"女婿当女儿面搞我,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71709.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