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子的白屁股,接吻时男朋友忍不住蹭

 2021-02-15 21:59:55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叫我的名字。」田有宇的眼睛突然一沉,直直地盯着我的瞳孔。哦,听你说:田大疯了。我舔了舔刚刚被吓干的嘴唇,小声说:「所以.你现在能让我走吗?」田有宇的目光飘到我的唇边,他低沉地道,「我只是说我要雇人,但这不是开玩笑。我已经决定娶你进门。

  「叫我的名字。」田有宇的眼睛突然一沉,直直地盯着我的瞳孔。

  哦,听你说:田大疯了。

  我舔了舔刚刚被吓干的嘴唇,小声说:「所以.你现在能让我走吗?」

  田有宇的目光飘到我的唇边,他低沉地道,「我只是说我要雇人,但这不是开玩笑。我已经决定娶你进门。你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这是什么?

婶子的白屁股,接吻时男朋友忍不住蹭

  「你,你为什么……」我慌了,开始挣扎着推开他。他抓起双手按在头上的枕头上,汗水匆匆流了出来。「我对你只有兄妹之谊,没有男女之爱。你,你还是不想……」

  「听着,姑娘!」田有宇盯着我。「你说人是会变的,我很赞同。我可以不再把你当永远长不大的小姑娘,你也可以慢慢把我当你生命中唯一的男人!-三年没见,但我怕你已经忘了我是谁-我永远不会放弃,直到我达到目标,无论我用什么手段!所以你最好别再提兄妹之谊,等我嫁给你。不管你现在怎么看我,你嫁给我之后,你只会慢慢把我当成你的男人,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你别无选择!」

  我又气又急。这个在战场上疯狂的男人——果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男人——果然是一个不能触碰和招惹的男人——果然是一个生理变异和心理变态的男人!我着急的说:「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这样做只能让我对你敬而远之!什么,还要多少.你对我没什么男女之情?为什么要拿结婚这种大事来开这种玩笑!」

  田有宇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盯着我。「因为我对你很好奇。短短三年就能改变,但如果一辈子就能改变呢?我不介意用一生的时间等待这个问题的答案。和.谁说我不爱你了?你现在是‘女人’,我是正常男人。想娶你是有道理的。开什么玩笑?」

  「你,你太不讲理了!只有靠自己的好奇心才会站住脚!我,我不想嫁给你这个疯子!」我气得直说。

  「由不得你。」田有宇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你必须结婚。」

  「我凭什么……」我怒道。

  「用……」田有宇突然低下了头,嘴唇毫无征兆地转向我的嘴唇。

  初吻火房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饶条件反射地把头扭开,但还是被田有玉火辣辣的嘴唇打动了。他的手压在头上,我动弹不得。我不得不像毛毛虫一样扭动身体,想侧翻。我拼命把头扭开,惊恐地尖叫:「别碰我!我要喊——嗯!」

  「人」这个词还没有出口,我的嘴唇被他跟着的嘴唇盖住了。当时我的心碎了,感到无限的悲哀!不管怎样,他用腿踢了踢坐婶子的白屁股在床边的他。然而,就像踢在铁块上一样,他摇晃着受伤的腿,但没能移动他。

  但我感觉他滚烫的嘴唇像烙铁一样压在我的唇上,滑过我的唇,突然嘴唇微微张开,以至于他一口咬住了我的下唇。剧痛传来,痛得我喉咙大叫。一缕湿漉漉的液体从我的嘴唇里流出来,被他的嘴唇吸住了。

  面对这一天1号疯子的疯狂行为,我又怕又恨,忍不住瑟瑟发抖。他注意到了什么,终于移开了他那狂暴的嘴唇,慢慢挺直了上身,松开了夹住我双手的手,带着成功的表情对我笑了笑。

  我挣扎着坐起来,震惊地盯着他。我不能.真不敢相信.我,我的,我古代的初吻.我被,被这个疯子带走了!-哇!天堂!地球啊!真相是什么!怎么能忍?大白天的!多么不雅的美女!从现在开始!吃着不香!……

  我呆呆的看着他,全身还在不由自主的颤抖。我古老的初吻.我想把它留给我最喜欢的人.怎么可能.怎么会被这个野蛮霸道的疯子带走的这么惨.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婶子的白屁股,接吻时男朋友忍不住蹭

  疯子勾起他可恶的嘴唇,冲我笑了笑。它仍然沾着我嘴唇上的一些血。「太甜了,」他伸出邪恶的舌头舔了舔血。「怎么了,姑娘?现在除了我还能嫁给谁?」

  这-一-混-!

  哼,可惜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不是一个充满封建守旧思想的古代人。虽然我在现代人中相当保守,但我不会因为失去初吻就度过一生。

  我颤抖着爬下床,但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惊吓还是愤怒。我双腿发软,差点坐在地上,坐在床边的疯子抓住他的胳膊,迅速撑住他的身体。

  我不看他,抱起来,挥动手臂想摆脱他的手,但他的手像驴皮膏药一样牢牢地粘在上面。

  「放开我……」声音颤抖,没有达到预期的阴寒效果。相反,我像一只可怜的小绵羊一样乞求着狼。

  「不要放手。」疯子笑了,接吻时男朋友忍不住蹭「我永远不会放手。」

  .讨厌寒冷。

  我用尽力气把胳膊吸了出来,抽得疯了。这个该死的疯子突然松手,我的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用迷人可爱的臀部迎接来自大地的强吻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一软,整个人倒在了怀里。我转过头,看到那个疯子跳到我身后的时候完全没有概念,一下子被他抱住了。

  「嗯,你投怀送抱。」他低下头,在我耳边邪恶地笑了笑。

  我在巨大的悲痛中拼命挣扎着再次反抗,却发现他抱着我腰的双臂越来越紧,我整个后背都贴在他的胸前,他起伏的胸膛和强烈的心跳自由地传递到我皮肤的神经末梢。

  恐怕,这个,这个疯子,他,他不会想的.不,不要哇!谁来救救我!呜呜呜!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听到有人敲门。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岳管家小姐,求见。」

  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抖着嗓子说:「好,我马上出去,」

  岳管家少爷来的太及时了!田达疯子真的慢慢松开了手,但是他拉着我的下巴,强迫我和他一起转身对视,见他挑着薄唇笑道:「丫头,乖乖在家等着我的花轿上门罢!先提醒你――别给我想出什么离家逃婚之类的戏码来,否则,无论你身在何处,一旦被我逮到,我会当场让你成为我的妻!我田幽宇说一不二,你可要记住了。」

  我的腿儿一软险些又往地上坐去――老天,看看我惹上了什么样的一个男人!这全都怪你,岳灵歌同学!好端端的你暗恋他做什么?!就冲他这副野蛮疯狂的德性,你若真嫁给他了只怕过不了两天便要被折磨死了!如今你倒好,眼儿一闭腿儿一蹬,快快活活的死去了,扔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让我收拾,我非但没能收拾得了,现在反过来还在被他收拾!呜呜,我发誓,下一次我绝对不要魂穿,要穿就整个的穿,再也不要借尸还魂了!呜呜(你当这是玩游戏呢?还可以Retry?)。

  急于摆脱他,我没有吱声,转身匆匆开了房门逃了出去,并且飞快地将门关上,以免被岳管家撞见我同他在卧室里,若传出去我便真的只能嫁那疯子了。

  顿了一顿,见田幽宇并未跟出来,想是他还算知道那么一丁丁的分寸,没有冲出来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心中方才暗暗松了口气。岳管家正在外间当屋立着等候,见我出来便上前沉声道:「小姐,老仆已按小姐的计划将职责分工重新安排下去了,不过……遇到了一些障碍,老仆想请小姐一个示下。」

  我趁他半低了头回话,连忙理理散乱的发丝,努力收起脸上的惊慌之色,舔舔嘴唇的伤口,幸好唇色也是红的,被唾液一润应该不会太明显。而后慢慢坐到椅子上,用眼角余光瞟着卧室门,瞟了几眼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故作镇定地问向岳管家,道:「峰伯所指的障碍是什么?」

婶子的白屁股,接吻时男朋友忍不住蹭

  岳峰微微抬脸看了我一眼,道:「由于重新对下人们的职责进行了分配,一些干惯了原来活计的人不愿意改做别的活儿,因此老仆想来请示一下小姐,此种情况当如何处理?」

  「唔,具体是谁不愿意换呢?很多人么?」出现这种情况早已在我意料之中,本来嘛,原来某些人挣着很多的工钱,干着轻松的活儿,现在工钱少了,再让他去干重活,自然是百般的不愿意。不过,工钱虽然少了,福利却多了呀,这个道理我已经给岳峰讲解过了,他应该知道怎么去劝服那些不愿意改变自己工作职责的人啊?!为什么还会有这方面的障碍呢?

  似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岳峰不卑不亢地道:「回小姐,才刚分工完毕时确有一部分人不大愿意,老仆便将小姐所说的诸多‘福利’项一一讲与众人知晓,便也没了什么意见。唯独那在伙房做杂役的李迎海,无论怎样也不肯更换职责,言称宁可每月只拿一百文的工钱也不想离开伙房。是以老仆想请小姐的示下,当怎样处置李迎海?」

  「您没有对他说这是少爷决定了的么?」我问。

  「老仆对他说过了,」岳峰道,「然而李迎海说,就算是少爷亲自下令,他也不愿离开伙房,哪怕是用府规处置他。」

  哟嗬,这个姓李的下人还真是够倔的,竟然一点都不给我面子,想要为难我么?果然是奴大欺主啊!

  目光不禁又溜向卧室门,久久未见动静,莫非那田大疯子已经跃窗跑了?不管怎样,还是先离开这房间较为安全。于是向岳峰道:「您且带我去见见那李迎海罢。」岳峰应了是,转身跨出门去,在前面引路。

  直到离了我那院子有一段距离了我才渐渐放下心来,心中既窝火又郁闷,因怕被岳峰看出破绽来,只好勉强将心思落在了叫李迎海的那个家丁的身上。不禁问走在前面的岳峰道:「那李迎海入府几年了?」

  岳峰回身答道:「五年了,原是三等仆。」

  「从他一入府便被分到了伙房做杂役么?」我又问。

  「是。」岳峰道。

  「在伙房做杂役……都干些什么活儿呢?」我继续问。

  岳峰答道:「大致除了炒菜煮饭,什么活儿都干。譬如打扫,洗菜择菜,刷灶台洗碗筷,劈柴烧火,应当说是府内诸多职责中较为辛苦的一职。」

  「那么……新给他分配的是做什么?」我再问。

  「打扫府院。」岳峰道。

  「唔……那该是比在伙房做杂役要较为轻闲的活儿呢。」我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忽然想起这动作是季大狗官惯常用的,忙忙地放下手来。

  要说这个李迎海也当真怪得很,新安排的工作明明要较他以前的轻松很多,钱也没少挣,还可每月歇四天的假,就算他是个刁奴,也不至于为了为难我这个主子小姐就让自己受苦受累吧?!那他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一路琢磨一路跟着岳峰来至府内的伙房处,门正敞着,里面四五个厨子正烟熏火燎地忙着做午饭,另还有几个打下手的,有的拉风箱,有的添柴禾,个个忙得一头汗。

  由于伙房内烟火味太浓,人又忙乱,我便在门口站住了,岳峰走进去,至其中那个正拉风箱的家丁身后,沉声叫他:「李迎海,你随我出来。」

  那李迎海抬起头来,见是三十出头的年纪,面相普通,倒不似个奸滑刁谗之人,当然咯,人不可貌相,那奸圣岳不群也不是天生一副缺德相貌的。

  李迎海拍了拍身上灰尘,跟了岳峰走出房来,一见了我,连忙躬身行礼,道:「小姐好!」

  我点点,含笑道:「不必多礼了,李迎海。我来此的目的只是想问一问你,为何不肯听从府上安排,改换职责呢?」

  李迎海似是早有准备,恭声道:「回小姐的话,小的在伙房已经干了五年有余,诸事已是得心应手,不想再换成其它的活计,小的绝不是贪图薪饷,小的宁可每月只领一百文的工钱也只想在伙房继续做杂役,为主子们效力,还望小姐成全!」

  我微微笑着,道:「原来你竟有这番肯为府上吃苦耐劳的忠心,实当嘉奖才是。峰伯,」岳峰上前应是,我笑道:「您一会儿且斟酌斟酌当奖励李迎海多少,告于我知。」说罢我又转向李迎海道:「念你平日辛苦有加,今日且放你半天的假,好好休息休息。现在就去罢。」

  李迎海有些微愕,大概没想到我会如此的好说话,只怕事先打好的一篇作为对抗的腹稿全都作废了。见我抿着嘴笑意盈盈地望着他,忙跪下身道:「多谢小姐奖赏!」

  我作个手势示意他起来,仍旧望着他,他本还有些犹豫,但见我的目光如此「真挚」,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施了礼后便离去了。

  见他走远,我便迈进伙房中,厨子们瞥见了我,忙忙地躬身行礼,我笑道:「不必多礼了,当心菜炒糊了。可快做好了么?」

  厨子们答道:「立刻便好!」

  我点头,示意他们继续,而后便四下打量了一遍这伙房的内部。伙房大约是府中最混乱的地方,角落里是大大小小的缸盆罐钵,盛了各色的米面豆类的粮食,又有木头搭的架子上放满了各种蔬菜佐料等物,除此外还有盛油盐酱醋的容器,堆着大捆的柴禾,墙上挂着各种生肉熟肉,总而言之是相当的杂乱无章。

  唯一干净的地方大约就是灶台了,用整齐的青砖砌得平平整整,油圬也被擦得很干净,不留任何肮脏的痕迹。幸亏如此,否则只怕当真会影响食欲呢。

版权声明:"婶子的白屁股,接吻时男朋友忍不住蹭"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71232.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