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中了情毒,师父给徒弟解毒,和上司做爱经历

 2021-02-14 04:57:42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叶蓁用颤抖的指尖拿着手帕,似乎用蓝色的眼睛擦去眼泪,但事实上,她的嘴角上扬,心怦怦直跳。「好好的,别担心。」陛下决定抛开过去和她一起生活了吗?陛下身边虽然不缺女人师父中了情毒,但幸运的只有少数,能和他说话的只有自己。叶蓁很久以前就知道,

  叶蓁用颤抖的指尖拿着手帕,似乎用蓝色的眼睛擦去眼泪,但事实上,她的嘴角上扬,心怦怦直跳。「好好的,别担心。」陛下决定抛开过去和她一起生活了吗?陛下身边虽然不缺女人师父中了情毒,但幸运的只有少数,能和他说话的只有自己。叶蓁很久以前就知道,一旦她想通了,离开了她,女王陛下会接受她,甚至会独自宠坏她。她从来不稀罕自己不配的婕妤地位。她要的是陛下的诚意,让她掌握天下。

  知道对方不喜欢哭泣的女人,叶蓁擦了一会儿眼泪,然后平静下来。「臣妾没有错。有政务要忙,请先回去。」

  她越装坚强,越担心霍。她瞥了床头柜上的短书一眼,拿出一本书说:「我没事。你也累了。先去睡吧,我坐这里陪你。等你醒了,我和你一起吃饭。」

师父中了情毒,师父给徒弟解毒,和上司做爱经历

  叶蓁哪里睡得着,恨不能马上跟他诉苦,但也知道不急,于是苦笑摇头,「臣妾睡不着,那就陪你去看书吧。看书有利于安心,什么都不会想。」

  霍对表示同情,但他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他翻了翻书,换了个话题。「你也在看《论语》?怎么,你有过什么感觉吗?」

  叶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难怪皇帝把老夫子命名为圣人,并称赞他为世界教师。看了《论语》,他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高贵的人物。」话落,她指着其中一个说,「如果他老人家还在,就有助于陛下保天下,助百姓。看这句话——如果你对我有用,只需要几个月,三年就成功了。正是这种胸襟的开阔,气魄的气魄,才能做出这种大胆的声明。还有孟子的「达天下,济贫」,致胜,添民;不成功,修身于天下,其为人处事之道实在令人敬佩,更发人深省。臣妾最近都很苦恼,但是看了二圣的作品,渐渐觉得天地宽了,身体小了,有点烦。」最后我羞涩的笑了笑,阴霾消失了。

  白父听了,暗暗点头。难怪皇上爱来甘泉宫。淑女之中,唯有叶婕妤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能与陛下谈心。这就是所谓的解读花。

  然而,霍的反应与他们的预期不同。他没有想起谈兴,而是放下书,语气略显敷衍。「可惜我没有福气,可以亲耳听圣人教诲。我还有存师父给徒弟解毒折没审批,只是忘了,这个时候想起来就错过了。好好睡一觉,别想了。我要医生留在甘泉宫。如果觉得身体不适,可以马上给他打电话。」

  叶蓁拼命想抱住对方,但他不敢造次。他不得不等一群人走远,才看着伴娘素娥。「我宫里说错话了?」

  素娥想了很久,坚定地摇了摇头。「向娘娘报告,奴婢没觉得你说错了什么。也许陛下真的有事。」

  叶蓁也垂下眼睛沉思,过了很久,他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无论如何,她现在已经成功了。只要她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来,总有一天能和皇帝并肩俯视天下。而那些阻挡她的人,最终会成为消失在岁月长河中的尘埃。

  -

  关下了轿子,过了火盆,拜了高堂,入了洞房,被赵在一帮宫女的戏耍下揭开。两个人很快对视一眼,然后两个人都闭上眼睛,好像很害羞。他们被新娘的华丽光辉所夺,又因对方家世高贵,隆恩富贵,不敢大惊小怪,只说了几句吉祥话,便纷纷离去。一瞬间,关谷的第一个女儿是美女的消息传开了,让其他人羡慕不已。

  赵从来没有想到这位新来的女士会如此出众。她穿着一件鲜红色的婚纱,戴着一个明亮的花冠,这让她的皮肤看起来像凝脂和雪。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她的深度无法预测。虽然她只看了一会儿,但她几乎把他的灵魂吸了进去。他不得不迅速移开视线,像一个渴望逃离陷阱的猎物。

  「如果你饿了,可以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我请客,以后再来。」被人用为难的语气告知后,他匆匆离开了。

师父中了情毒,师父给徒弟解毒,和上司做爱经历

  关没有回答,但当她走开的时候,她抬起头,带着MoMo的表情摘下了花冠和首饰。上辈子的回忆,刻意尘封,被同样的场景和人物刺激。上一次婚礼,赵摘下盖头后显得那么躲躲闪闪,狼狈不堪,但也有很大不同的地方。比如,他没有对她说任何亲密的话,没有给出一个像样的理由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等黎明明,留下她在尴尬和恐惧中默默哭泣。

  力量真的很好用。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同,是否被区别对待?作为皇帝的孙子,太常的女儿,即使她像赵一样走自己的路,也不能离开自己。关摇摇头,讽刺地笑了起来,最后垂下眼睛想怎么度过洞房之夜。赵露这次从来不敢放过她,但这正是她不想要的。

  上辈子丢掉的污秽,这辈子捡不回来了?

  第九章洞房

  上辈子因为爷爷倾家荡产,父亲没有当官的希望,家里在燕京没什么地方住。突然被镇北侯吸引住了,他老婆的仪式让我的介绍大大松了一口气。关的心情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做不好被拒绝。赵露走后,她只是坐在那里,即使她又饿又晕,她也不敢碰桌上的食物。

  她永远记得第二天早上,淡金色温暖的太阳照在她饥寒交迫的身体上时,从心底突然升起的困惑和无助。我想从那以后,她对自己悲惨的一生有了预感。

  在这一生中,关感到特别安逸,没有恐惧,如履薄冰,对婚姻生活没有希望和期待。她脱下婚纱,脱下发圈,洗去粉。她坐在桌边,慢慢地吃着,顺手给了几个菜,好让西婆和门外的丫鬟在隔壁厢房吃。

  明兰和方明也吃了点心,但他们不敢动筷子。他们说:「小姐,你以后需要新房。不要吃太多。而且,当孩子们看到你吃光了一桌子,我怕他们会认为你,认为你……」

  关笑着打断了两人的话。「你觉得我怎么样?贪心?你放心,你舅舅心大,不会管这个的。」赵露莉是她见过的最大的男人。她头上戴着一个明亮的绿帽子。他不仅惭愧,而且骄傲。他害怕穿它不合适。他不得不不时使劲扣着头。他是叶蓁的一只狗。他叫他往东走,不敢往西走,就是他随手扔掉,也会死心塌地地等待,看见一丁点零星的希望就奋不顾身地扑过去。

  他对叶蓁用尽了所有的情,故而可以对别人狠毒到底,就连自己的亲生骨肉,只要不是从叶蓁肚子里爬出来的,便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掉。

师父中了情毒,师父给徒弟解毒,和上司做爱经历

  这辈子,关素衣本不想与他扯上关系,但既然已无力反抗,倒也很快就想通了。待在镇北侯府比出家当女冠舒坦得多,既不用吃斋茹素,也不用恪守戒律,平日里赏赏花,写写字,看看书,很是自由自在。若嫁给一个不熟悉的人,也不知将来会如何,但她明白,为夫纳妾,管理后宅,争风吃醋,尔虞我诈之类的事肯定少不了,一辈子浑浑噩噩就那样过了,倒不如别重生这一回。

  看来老天爷不肯放过你我,那这辈子就继续死磕吧。关素衣勾勾唇,眸色有些发冷。

  明兰、明芳知道主子从小就格外有主意,因此也不敢很劝,忐忑不安地吃掉食几上的饭菜。小半个时辰后,外面觥筹交错的声音渐渐消失,想来宴席快结束了,她们立即收拾碗碟,又替主子擦掉满嘴油腻。

  关素衣双膝并拢,半坐床沿,满头墨发如瀑布般披散,本就精致的小脸半掩在发丝中,越发显得唇红齿白,明眸善睐。赵陆离甫一推开房门,看见的便是这一幕,心下不禁微微一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便此生痴情已尽付一人,他也无法否认新婚妻子的优秀与出众。

  内疚惋惜的心情一闪而逝,他慢慢走到床边,思考着该如何度过洞房之夜。他曾许下重誓,不会让任何人取代妻子的地位,所以关素衣碰不得,但她家世已今非昔比,故而也冷落不得。

  思及此,赵陆离颇有些进退维谷。若换成初入燕京,门第低微的关家,他何至于如此烦恼,直接将关素衣丢到一边不闻不问也就罢了。但现在,她受了委屈还有关老爷子与关父替她出头,两家人闹起来定然不好看。

  于是赵陆离以手扶额,脚步踉跄,决定装醉。

  关素衣眯眼看着他,嘴角慢慢扬了上去。装醉也好,若不然,她便要拉着他好好回忆「贤良淑德、美丽纯真」的先夫人,直叫他肝肠寸断,狼狈逃走才罢。上辈子,只要她提起「叶蓁」两个字,赵陆离总会拂袖而去,当时她还觉得委屈,现在却爱极了这柄切割对方心脏的利刃。

  也不知叶蓁究竟长什么样,当真那般倾国倾城,绝代风华?否则怎会把赵陆离和圣元帝迷得七荤八素,不肯转醒?关素衣忽然对素未谋面的「先夫人」好奇起来,随手拨了拨腮侧的发丝,态度极是散漫。

  明兰、明芳眨的眼角都快抽筋了也不见主子有所动作,这才上前搀扶新姑爷,然后一个帮忙更衣,一个出去打水。关素衣掩嘴打了个呵欠,准备等赵陆离演完戏就睡觉。她不想与对方发生任何肢体上的碰触,因为会倍觉恶心,更不想诞下掺杂着他一半血脉的孩儿,因为那是罪孽。什么老无所依,老无所养,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只要关家屹立不倒,她这辈子就能过得舒舒服服,自由自在。

  赵陆离演技并不高明,为防露馅,只得几步奔到床边,倒下装睡,任由明兰、明芳将身上的喜袍褪去。尴尬中他并未发现,自己的新婚妻子未曾关怀一句,也未曾搀扶一下。

  「小姐,姑爷醉得厉害,奴婢去帮他煮一碗醒酒汤吧。」明兰气喘吁吁地说道。

  明芳忽然抢白,「还是奴婢去吧,奴婢方才问过管家,知道厨房往哪儿走。」她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厉害,未曾想到姑爷竟是如此丰神俊秀的人物,难怪燕京闺秀都唤他琢玉公子,每每出行必定掷果盈车。若是,若是能换来一夜恩宠,那该多好啊!

  关素衣仿佛未曾察觉明芳娇羞而又渴望的神色,摆手道,「去吧。」

  明兰与明芳朝夕相处,自然对她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看了看主子,颇有些欲言又止。关素衣半撑着额头看她,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葱白指尖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看见小姐飞扬的眉眼,以及被粉红指甲盖压出一道浅浅凹痕的柔软唇珠,明兰脸颊烧红,心底喟叹:也只有小姐这样的妙人才能与琢玉公子相配,明芳也太不自量力了。

  关素衣将被褥抱到靠窗的软榻上,打算先将就一晚。上辈子,明芳、明兰二人都没能陪她走到最后,一个意图勾引侯爷,被叶繁和赵纯熙联手弄死;一个在自己落难之后回关家求救,末了被赵陆离发卖。

  重来一次,她并未打算处置明芳,盖因明芳这样野心勃勃的女人,很容易捏在手心当枪使,不拘嫁去谁家,为夫纳妾总免不了,与其纳些来路不明、性情难测的,不如纳一个便于掌控之人。事实证明她的想法没错,等叶繁入门,可以顺手推明芳一把,让她们狗咬狗,自己这正房也就清静了。至于明兰,这辈子定要给她寻一个好夫家,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明兰知道主子最厌烦酒臭味,且有严重的洁症,今晚恐怕不会让姑爷近身。但此刻好歹是她的洞房之夜,怎能白白浪费,有心规劝几句,却见她又竖起食指,撅起红唇,低不可闻地嘘了一声。

  明兰俏脸微红,连连点头。

  主仆二人打着哑谜,躺在床上的赵陆离就有些难受了,想睁眼看看情况又担心陷入更尴尬的境地。两个丫鬟伺候的很好,却未曾听见新婚妻子说过一句话,也不知她心里究竟怎么想的,会不会怨愤不满?若她坚持唤自己起来,又该怎么应对呢?

  思忖间,门外传来荷香焦急的声音,「侯爷不好了,小姐突发高热,方才已经昏过去,您快去看看吧!」

  与妻子有八分相似的女儿素来是赵陆离的心头肉,疼宠之情更胜嫡子,此时哪里顾得上装醉,猛然翻身坐起,穿好靴子,草草披了一件外袍跑出去。

  「砰」地一声,被用力推开的房门反弹回门框,吓了明兰一跳。她一面拍打胸脯一面结结巴巴开口,「姑爷不是喝的烂醉如泥了吗?怎的动作如此矫捷?」

  「装醉还不容易?」关素衣将头发简单挽成一束,用簪子别牢,指着衣架上的大氅说道,「走吧,咱们也跟过去看看,免得别人说我这个继母狠心。」

  两人来到蓬莱苑时,里面已人进人出,兵荒马乱,赵纯熙缩在厚重的被褥里,额头搭着一条湿帕子,脸蛋泛着不正常的红晕,看上去孱弱极了。瞥见忽然出现的新夫人,满屋仆妇俱面露敌意,反倒是赵陆离想到自己装醉那茬,表情很是愧疚心虚。

  「唷!竟然这么烫!请太医了吗?」关素衣径直走到床边抚摸病得迷迷糊糊的赵纯熙。

  「已经派人去请了,这会儿应该在路上。」赵陆离目光闪躲。

  关素衣在床头坐下,取掉已微微发烫的帕子,给赵纯熙重新换了一条,面上显出焦急之色,心里却缓缓笑开。家世不同,所有的一切也都不同了。上辈子赵纯熙哪里需要用这种自损八百的方法对付自己?只在独守空闺的第二天早上将她请去蓬莱苑,好生安慰几句就能让她感激涕零。当时关家因赵陆离的看重而脱离困境,她对赵家人唯有感激,并无猜忌,又哪里会想其他?

  现在再看,女儿把母亲召到院子里谈话,这本就是尊卑不分的行为。赵纯熙自始至终都没将她放在眼里,更谈不上孝顺,可怜自己处处为她考虑,真是傻得没边儿了。

  这辈子,为了打压家世显赫的继母,她不惜将自己弄病,也不知这么高的温度是吹了多久冷风所致?思及此,关素衣眸中飞快闪现一抹笑意。看见这些人过得不好,她也就舒爽了,不枉她忍着恶心嫁进来。

  第10章 花烛

  换了一条较为湿冷的帕子后,赵纯熙有片刻清醒。她努力睁开双眼,看见的便是关素衣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蛋,一时间愣了愣。

  关素衣握住她一只手,柔声询问,「熙儿你好些了吗?母亲看你来了。」话落喉头微微紧了紧,被「母亲」两个字恶心得不轻。

  赵纯熙再如何心机深沉也只是个十二三的小姑娘,况且又在病中,脑子已经烧迷糊了,下意识就流露出厌恶的情绪,然后一面摇头一面往后躲,顺势挣开对方紧握自己的手。

  关素衣放开她,哂笑道,「看来熙儿还未做好接受我的准备,没关系,咱们来日方长。」话落又拧了一条帕子打算换上。

  守在一旁的丫鬟和老妈子本就对她防备甚深,见小姐表露出明显的抗拒之情,连忙上前将她挤开,瓮声瓮气地请新夫人先行回去,免得过了病气。赵陆离心下狐疑,觉得女儿的举止并不似她口中说的那般对关家小姐格外亲近喜欢,恰恰相反,还有和上司做爱经历些厌恶,既如此,为何还哭着喊着要自己娶她?

  然而在他心里,女儿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即便心存疑虑也很快抛诸脑后,冲新婚妻子歉然摆手,「夫……你先回去吧,熙儿病得厉害,我今晚留在这里照看她。」那句「夫人」终究说不出口。

  就这样?连一句抱歉也无?这可是你的新婚之夜。关素衣心底讽笑,面上却雍容大度地说无碍。多亏了赵纯熙的自我牺牲,否则她从家里带来的酸枣枝雕花大床就该被赵陆离那秽物给弄脏了。

  主仆二人提着灯笼慢慢走回去,刚出院门就见一条黑影从小径那头冲过来,撞在打头的明兰身上,令她跌了一跤,也不说抱歉,更没停下查看情况,风一样蹿远了。紧跟其后的仆役气喘吁吁喊道,「少爷慢点,当心摔着!大小姐只是发了高热,喝几帖药就好,不会有事的。」

  声音和人影飞快隐入夜色,叫明兰看得目瞪口呆,「小姐,那是侯府世子吧?怎么赵家人都是这种风风火火的性子,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还有,姑爷先前怎么摇晃都不醒,外面只喊一声就走了,他当真在装醉?为什么?」

  关素衣拢了拢大氅,淡笑道,「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赵侯爷蹄子撂得快,他儿子当然也不差。至于说他为什么装醉,许是绿帽子戴太久,不舍得脱了。总之他爱怎样就怎样,不管咱们的事。」

  明兰先是傻乎乎地点头,随即才回过味儿来,「不对啊!什么老鼠、打洞、撂蹄子的,小姐您怎么总把侯爷比作畜牲?还有那绿帽子又有什么说头?」

  关素衣戳了戳小丫头脑门,率先往回走,「比作畜牲还算抬举他了。总之你记住一点,侯府这些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

  「高门果然不是好攀的。小姐您放心,奴婢记住了。」明兰捂着额头闷声答话。到了这会儿她也算看出来了,侯爷对小姐压根不上心,大小姐与世子也对她满怀敌意,以后的日子恐怕很艰难。

版权声明:"师父中了情毒,师父给徒弟解毒,和上司做爱经历"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71057.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