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是老师的跨下玩物,富婆被黑人干了

 2021-02-14 02:59:55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高中生放假晚,马鞍山还在学校上课。我就把行李放好,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然后去超市做饭。她的内心是空虚的。虽然她很期待回家,但还是有点怕妈妈。单亲妈妈有脾气,不容易接受,也不好哄。下午六点,山妈带着未完成的卷子准时到家。只管做饭,抱着头

  高中生放假晚,马鞍山还在学校上课。

  我就把行李放好,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然后去超市做饭。

  她的内心是空虚的。虽然她很期待回家,但还是有点怕妈妈。

  单亲妈妈有脾气,不容易接受,也不好哄。

  下午六点,山妈带着未完成的卷子准时到家。

校花是老师的跨下玩物,富婆被黑人干了

  只管做饭,抱着头等着。

  「你什么时候到家的?」山妈把纸放在茶几上,一边换鞋一边问。

  刚起床,「下午校花是老师的跨下玩物到的。」

  珊珊点点头,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她有点惊讶。「你会做饭吗?」

  上辈子的无聊让她学会了所有的厨艺,她妈肯定不会知道。

  「嗯,学校有烹饪兴趣班。」

  山妈坐在她对面,略显沧桑的灯光亮了一些,不像离婚时候那么暗淡。她用筷子夹了一个蕨菜,尝了尝,赞:「味道不错。」

  再坐下来吃就行了。

  我以为她妈妈会提到谈恋爱,但是她妈妈在吃饭的时候什么都没说。

  只是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感到不安。

  洗完澡躺在房间里,山妈就像高三一样在桌子上放了一杯牛奶,让她早点睡。

  就跟我妈说晚安,我睡不着。

  木窗微微留下一道缝隙,金色的光线照亮了整个房间。她起身,踩着拖鞋走到窗前。她纤细的手指在木窗上一推,一点缝隙慢慢拉出一个大空间。

  冬天的寒风把她脸的温度吹低了不少,富婆被黑人干了半露在窗外的轮廓精致小巧,眼睛也是淡淡的。

  阁楼窗户对面的灯大亮,许良州看着窗外,手里拿着一支烟,离得太远,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他深邃的瞳孔在夜色中格外醒目。

校花是老师的跨下玩物,富婆被黑人干了

  「叮铃铃」,只是电话里的一个信息。

  「你看见我了吗?」

  「嗯。」

  「好看吗?」

  "."只需选择关闭窗口。

  又躺在床上,还是一遍遍睡不着。

  睡觉前,我刚给许良洲发了一条信息。

  「如果明天我妈打你,记得跑快点。」

  第二天早上,许良洲敲她的门时,她还在睡觉。

  这大概是马鞍山第一次遇到许良洲。她之前只在邻居和老师口中听过他的名字和性格,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人。

  「你好,阿姨,能让我进去吗?」

  单亲妈妈恍惚。不确定,「你是王奶奶的孙子?」

  许良洲露出了一个对人畜无害的得体笑容,看起来是个很标准的好人。「对。」

  单亲妈妈打开门,防备之心没有以前那么重了,但她的眉头还是紧紧地皱着。她总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是从哪里听到的。

  单亲妈妈纯粹把他当客人,给他倒了杯水。「你奶奶叫你过来的?有什么事吗?」

  许良洲接过水,没有喝,而是放在离马鞍山很远的地方。「不,我自己来的。我冒昧打扰你。我来看你。」

  单亲妈妈不明白,「你想见我?是什么?」

  她和那个男孩从未见过面,他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不过这孩子好像和传说不一样,没那么血腥,好看,真的好看,比一般人好看多了。

  许良洲不打算绕很久,开门见山。「阿姨,我们之前谈过了。」

校花是老师的跨下玩物,富婆被黑人干了

  「一个电话。」

  单亲妈妈突然想到,顿时没了刚才的和颜悦色,沉下脸来,「那么你是什么意思?"

  许良洲很淡定,很淡定。「阿姨,我没有恶意,只是来看看。」

  「毕竟我真的很喜欢她。」

  山妈压下怒火,开了门。「出去,你出去。」

  许良洲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阿姨,你真的不用反应这么大。你才成年。」

  山妈闪了一瞬间,嘴唇微微动了动,被他的反驳说不出话来,喉咙仿佛被堵住了。

  他说的是实话,但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想让她看着一切的小女孩了。

  我一个人下楼的时候,山妈和许良洲也差不多在对峙,气氛不太好。面无表情的马鞍山和面带微笑的许良洲。

  刚快速跑下楼梯,刚醒来的朦胧感消失了,紧张的样子是:「妈妈……」

  单亲妈妈抬起手,只是下意识地站在他面前。「妈妈,别打他!」

  山妈惊呆了,语气冰冷。「我没想过打他。你让他先回去。」

  只是拽了拽他的袖子,「你赶紧走吧。」

  许良洲平静地拍拍她的手背,然后对山妈说:「阿姨,再见。」

  「先吃饭,干嘛看我?」。

  刚敛眉,校正手指,走到餐桌前,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米粥,仔细看了看母亲这边,没什么异常。

  山妈等她慢慢喝完粥,才开口。「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他。」

  捏捏手抬抬眼就行了。「妈妈.不要急于下结论。」

  单亲妈妈叹了口气,眉宇沉重。「你知道,我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你好。」

  但「为你好」早已是枷锁。

  刚放下碗筷,第一次,在妈妈面前充分表达自己的感受。

  「妈妈,我真的很喜欢他。他对我很好……」

  山妈沉默不语,不吭声。

  深夜,山妈一个人坐在窗台下,裹着一条深色的披肩,意思是无法溶解在她眼中的沧桑。

  「你不能强迫她离开我。」

  「她会听你的,但你觉得她真的会幸福吗?」

  「阿姨,你也相信她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相信我,她很成熟,我也很成熟。」

  最后,他犹豫了。「阿姨,你不能因为你的婚姻失败,就让她相信爱情。」

  这些话一直在她耳边响啊响,持续了很久。

  晚上结霜,窗台外冷得像一把刀。山妈搓着手,回屋去了。

  很长一段时间,婚姻和爱情是她生活中不能提及的两个字,她逃避了很久。

版权声明:"校花是老师的跨下玩物,富婆被黑人干了"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71043.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