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操两个小女生,老板舔我很舒服

 2021-01-10 15:18:06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语素一听,忙爬滚打起来,匆匆出去了。她想:「真的像是有老虎相伴。我能逃脱。幸亏像贵妃一样给她开脱,简直像贵妃。真的是这样。难怪女王如此迷恋他。可惜我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如果我能有这样一个男人,我这辈子还能要求什么

  语素一听,忙爬滚打起来,匆匆出去了。她想:「真的像是有老虎相伴。我能逃脱。幸亏像贵妃一样给她开脱,简直像贵妃。真的是这样。难怪女王如此迷恋他。可惜我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如果我能有这样一个男人,我这辈子还能要求什么?」

  就像万万没想到的,不仅皇后迷恋他,语素也被他伤得那么重,他的影子却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一直在默默的保护他,就像在背后一样。后来,皇后和皇后就像一场意外。她伤心欲绝,几次想为他们报仇。然而皇后和古力农羽翼丰满,她无从下手。她只是简单的向古力农投降了一段时间,但是投降并不代表她没有做好报复的准备。她在等待合适的时机,等待合适时机的到来。到那时,她将一举击败古力农。

  所以,感情真的不好说。当爱情降临到男女之间,原来它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女王是一个专横而高贵的人。她没想到会变成那样一个痴情的小女人。如果别的男人,或者宫里任何一个妃子,和别人有暧昧关系,不要说皇后不会要。如果她生气了,也许两个人都会被她杀死。就像语素一样。其实她真的是嫉妒,因为她嫉妒是因为爱,但是为了喜欢,她忍了,因为她爱喜欢,太爱这个男人了。她知道如果语素将军今天不及时走,就跟被殷教练玷污了一样。当时情况紧急,就像语素被迫无奈一样。她想,与其被阴贼侮辱。在她心里,她知道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她就是想这么想,就是关心或者嫉妒。结果,她恨透了始作俑者,那个可恶的尹教练。她要杀,杀,杀,杀所有和尹教练有关系的人。她想为自己报仇,想找个理由发泄自己的嫉妒。

连操两个小女生,老板舔我很舒服

  正文第三百四十四章逃脱所有人的惊讶战力恶奴的羞辱

  就像贵妃这里说的,不知不觉就天亮了,就像贵妃说的:「天亮了,我该走一会儿了。如果你想听故事,我明晚回来。钱春阳和蓝如意不在和你结盟的神兽体内。别伤害他。既然你答应给我报仇,我就帮你接近古力农。只有和她亲近了,才有机会掌握权力,推动。

  我看到他不肯放下蓝一厢情愿,我很无奈。我只好说:好吧,如意算盘在你手里,我别无选择,只能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我会帮你的。我可以在这里推翻芷度。在这里做人真的太苦了。如果zhi度可以改就好了。"

  就像贵妃点了点头,骑上神兽,离开苏宁宫,飞回山里。

  这时天已经亮了,子郎说3360,「钱奴,屋里的被子都铺好了。你服侍师父进去,抬起眼睛。子婆和我要出去打水。等着的时候,老爷肯定会去看贵妃的。切不可让老爷看得太憔悴,给贵妃留下不好的印象。」

  很多骨碗跟着我进了房间,我就没脱衣服,去沙发上抬眼。半个小时后,子郎进来了。他说:「师父,起来洗澡换衣服。厨房就要开饭了。吃完饭,我就等贵妃的消息。」

  我忙着,出了家门,进了昨天看到影子的房子,看到了缸里的热水。很奇怪,问:「为什么?这些热水是从哪里来的?这里有可能烧热水吗?」

  子婆说:「师傅,这里有厨房。当然可以烧热水。不仅可以烧热水,还可以做饭、煮菜。只是没有食材而已。今天高贵妃应该派人来这里办事,但我觉得他不应该有所准备,因为在苏宁宫,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住一晚的,或者说我们的主人太厉害了,让他们失望了。」

  洗完澡,子郎子婆去做饭。他们来到厨房,许多人惊讶地看着他们。因为她们的理解,一个女官员问子郎:「子郎,奇迹!你们两个还好,只是主人不在了,你们还有心情过来吃饭!」

  子郎说:「你在说什么?我们的主人在那里很好。你为什么诅咒他?我们是来给师傅做饭的!」

  他们都在关注苏宁宫,想着昨晚死了多少人。现在听了紫帖,好像昨晚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很惊讶,纷纷议论起来。要不是看着紫帖打了饭就走了,他们都不会相信。子郎回来说起这件事,我冷笑着说:「看来贵妃现在红了,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全宫的人都等着看我忙。幸运的是,他们没有让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想让我死。我要好好活着,在这座宫殿里找到一条阳光大道。」

  顾万铎说:「这座宫殿里,出轨的事很多。大师要想有所作为,首先要做到心狠手辣,绝不心软。就算是大师原来的两兄弟,他们也会是你的对手。主人心软,就只能收手。他要想出人头地,肯定是不忠。」

连操两个小女生,老板舔我很舒服

  我说:「他们,只要不对付我,他们还是我的兄弟。现在已经看透了。如果他们还来攻击我,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你放心吧。」

  四个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等他们吃完,子郎正要送菜,却进来了一群人。我正忙着欢迎他们出来。我惊喜地发现千禧年和铃木走在前面,紧接着是一些新的皇妃,如戴登子和古力江。我高兴地对千年和铃木说:「千年,铃木,你来了,很好,请坐里面。」

  这时,白露旁边的一个女官员大声训斥:「敢跟着钱春阳,见贵妃不行礼,连贵妃的名字都敢叫,干脆找个打架的,过来给这个不懂礼数的下人敬。」

  千年和铃木沉默了,子朗走上前去说:「姐姐,我家主人不懂礼仪。我只能怪那个没告诉主人的奴隶。要罚就罚。」

  女官道:「谁是你妹妹,你主子是奴才,不懂规矩也是情理之中。你和库比在一起这么多年,一点规矩都不懂。你真的应该打。来,先给子郎的奴才一个耳光,再教钱跟班。」

  我看了一眼白露,以为他应该出来绕场,但是白露和铃木都在MoMo里看着紫朗,根本没看我。我立刻明白,铃木和千年知道我的一切,看到我进入。入皇宫,自然对他们是一种威胁,能打压我,自然尽量打压了,看来他们不是来看我的,他们知道没人能害死我,现如今簪贵妃不管我,他们趁势来给我下马威的,闹出事来,最好把我赶出皇宫,这里就是他俩的天下。想到这,我心寒了,我冷冷的说:「我看谁敢打我的奴才,我让他血溅当场。」

  我这话一出,铃木千年自然知道我会说到做到,倒不觉得奇怪,那女官却被我气到,一个耳光对准我打了过来,我一把揪住她伸过来的手,随手甩了她两个耳光,手一用力,她就跪在我面前,我才说:「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倒不必行此大礼。」

  我这么一说,股江离和泰邓子众多嫔妃在后面忍不住笑了,那女官见自己出糗,气得几欲晕过去,其余的女官和跟班想过来帮忙,我眼睛一瞪,他们不敢过来了。千年才说:「纯阳,不要发这么大火骂,我们兄弟一场,这特意过来看你,你倒给我们脸色看,这算什么呢?」

  我冷笑一声说:「白千年,原来你还记得我和你是兄弟啊,既然这样,真是多有得罪。」说完,我放了那个女官,我才说:「众位若是念旧情来看我呢,纯阳自当欢迎,若是来惹事呢,哼哼,你们自然也知道,选秀宫和劳工局,那些惹我的人,谁有过好下场,你们不要为了我一个小跟班,害了自己性命,那就太不值了,在皇宫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知道自己明天是个怎样的结局,我劝你们,能好好的过一天,就舒舒服服的过一天,千万不要自寻烦恼。」

  股江离和泰邓子吐了吐舌头,看了我一眼,带着自己的人走了出去,其余的嫔妃都跟着走了出去,铃木这才说:「纯阳,我们这也是念着兄弟一场,担心你,过来看看,既然你不欢迎,留在这也没意思,千年,我们走罢。」

  说完,铃木带着他的人走了出去,千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没有一丝感情,然后不顾自己的女官还在那怨声载道,跟着出去了。骨碗朵等他们走了,这才说:「主人,你这也太直接了,不过钱奴佩服,这地方,他们本不该来的,他们这都是过来,看你有没有怎样,看热闹的意思,你毕竟还是簪贵妃的人,他们到底也不敢把你怎样,那女官,这哑巴亏是吃定了,想想还真解恨。」

  我们正要进去,没想到这时又进来人了,那人是簪贵妃身边的女官嫦娥,这次我吸取教训,忙过去行礼说:「大人好,大人辛苦了,不知大人光临有何事要吩咐纯阳,纯阳洗耳恭听。」

  嫦娥鼻子哼一下算是回答了我,我没有在意,毕竟,我若要想在此立足,还得仰仗簪贵妃,我低着头,等她发话,她咳嗽了一声才说:」你果然命长,居然还在,我是我家主子派我来的,主子说了,要安排众位新嫔妃和女皇的事宜,没时间安排你的事情,你暂时在这住下,紫琅你去监管部领了食材和被褥,因为你们还未被编排,是没有月银领的,反正你们也不需要买什么,也不需要用银子,你们就呆在苏宁宫,不准去其余的地方串门,等主子忙完这阵子,再来安排你们,或留或走,自有定论,等下劳工局的会过来打扫卫生,紫琅你安排一下,紫珀钱奴跟我去领东西。」

  紫琅忙一一答应,嫦娥吩咐完,转身往外走,刚走几步,又回过头来说:「钱纯阳,你在劳工局和选秀宫做过的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这里,你给我安生点,不要惹事,这里可不比劳工局,你要闹事,随时都可能小命不保,你给我记牢了。」

  我忙说:「多谢大人教诲,我一定谨记大人吩咐,不让大人为我们操心。」嫦娥一声你知道就好,飘然而去。

  嫦娥走后,劳工局的人就过来了,没想到,阿甲,阿乙和阿丙也在里面,我很是高心,忙叫了他们三个过来,让其余的都去干活了,他们看见我,有点羞愧,阿甲说:「先生能来这里,阿甲替先生高兴,阿甲眼光短浅,自是在劳工局做奴隶的命,还求先生别记恨我们才是。」

  我忙说:「怎么会记恨你们呢,在劳工局你们帮了我那么多,我很感激你们,你们暂时在那好好呆着,等先生混得好点了,有权力了,再接你们过来。」

连操两个小女生,老板舔我很舒服

  阿乙说:「先生,你对我们太好了,我们真的很惭愧,不能跟先生,是我们没福气,我们做事去了,不然,他们又会说我们了,先生,你别管我们了,我们不值得您这样。」

  三人说完,忙帮着去打扫整个苏宁宫,紫珀和紫琅没事,也帮着打水,亲自动手,那些奴隶很感动,中午他们在皇宫吃的饭,直到下午收工时,苏宁宫已经被擦洗得干干净净,真是蓬荜生辉,流光溢彩,好一个舒服的地方。晚上是在苏宁宫做的晚饭,我亲自下厨,按着地球的做法做了晚餐给他们吃,紫琅在旁边说,怎么能这样,怎么能那样,都说我的做法不对,但紫琅他们的手艺我不敢恭维,只得自己动手。

  等到吃了,他们却吃得目瞪口呆,紫珀说「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这口味,这感觉,简直无法形容,我要学,不能让主子天天做给我们吃,我要学啊,不然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三个人叽叽喳喳,很是兴奋,只有神兽贪吃,一声不出,埋头猛吃。我说:「这几个菜算什么,明儿个我做更好的东西给你们吃,保证你们见都没见过。」三人听了,更是欢喜。

  四个人吃完饭,早早的洗完澡,静坐在院子里,看着月亮升起,光洁的房子在月光和灯笼的照射下闪闪生辉,一扫平时的阴森颓废,很是养眼。我们说着话儿,等待宛如贵妃的到来,继续听他说故事,都想听听,我们那个寅教头的下场。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杀寅贼宛如报仇恨 害皇帝丽侬毒无情

  夜暮降临鬼都魔域,黑月亮和红月亮升上了天空,已经是秋天了,风吹着有一丝丝凉意,紫琅打了一个寒噤说:「主子,天寒了,宫里给的被子很薄,也没给我买添置秋衣冬衣,要是簪贵妃总总不理我们,没有月钱,我们到了冬天就难熬了,得想想办法才行。」

  我说:「你也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跟了我,我们什么难关都要度过。」

  骨碗朵说:「紫琅哥哥,你急什么,昨晚我们没死,今天,那白妃的女官如此咄咄逼人,反而被主人扇了两个耳光,还不是退着出去了,你想想,我们家主人只不过是一个跟班,那女官比跟班可是高了不少级别,是朝廷任命的,那又怎样?不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你说,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主人。」

  我笑了说:「骨碗朵,你又为我吹牛了,到时候我做不到,你好笑我是不是?」

  我们正调侃着,神兽低低的一声鸣叫,眼睛望向天空,只见月光之下,天空之中,先是一个黑点,慢慢的,黑点越来越大,只见天空白衣飘飘,宛如如同仙女,飘然而下,他落到院里,眼睛四处看着,那眼泪却流了出来,他自言自语的说:「宛如宫如旧,人不在,魂依然,伊人何方无处寻,空悲切,徒伤悲。」

  宛如语声凄凉,催人泪下,多少往事回荡在心头,他坐了下来,说:「告诉你们,这里原来不叫苏宁宫,叫做宛如宫,自从那天进宫起,我就一直生活在这里,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那一天,虽有皇后扫兴,两人夫妻恩爱,不必细述,只是女皇说起他和语素将军颇有醋意,宛如想,也是女皇心里有他,到也 不必介意,来日方长,女皇以后会明白的。女皇虽是介意,第二天,她还是派了语素将军接了他去,说是要他去为自己报仇。

  寅教头被关入大牢,她做梦也没想到,为了一个男人,自己会被关入大牢,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闫楼出现的那个男人和女皇是什么关系,女皇为什么要那么帮他,以至于语素都那么害怕紧张宛如那个贱·人,寅教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相继关了进来,她害怕了,也恐惧了,她这是第一次那么害怕,她记得,以前自己大祸小祸闯过不少,语素每次都帮她摆平了,因为,她和语素不但是亲戚,她还每月进贡不少给语素,语素也不得不帮她,如今连语素都恐惧了,那就是灭顶之灾了,她想,为了一个男人,真的不值啊。

  他和三个女儿关在一起,女儿告诉他,家里所有的人都被抓了,父亲,两个姨 父关在一起,女儿在她面前哭哭啼啼,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只能叹一口气说:「完了,你们能保住性命就是最好的结局,母亲不但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母亲只是为了一个男人,真不值啊。」

  母女四人哭作一团,一夜不曾入睡,第二天,四人早上吃了牢饭,就有人过来把她提了出去,拖拖拽拽,把她拖到一个刑房,只见里面有各种刑具,墙上血迹斑斑,而在屋子上方,摆着一张桌子,桌前坐了一个人,那人竟然是宛如,他旁边站着的却是语素将军。

  宛如看见寅教头,顿时新仇旧恨全部涌上心头,宛如冷笑一声说:「寅賊,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若要害我,我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可是你不听劝告,不顾我苦苦哀求,你杀小浪,几番三次的想暗害我,如今你落在我手里,还有何话可说?」

  寅教头冷笑一声:「杀小浪,他是我的奴隶,我想杀连操两个小女生就杀,想留就留,鬼都魔域有哪一条律法,说我不能杀想害主子的奴隶,我只恨我心慈手软,当时你想害我时,我就该把你杀掉,不该放了你,乃至今日反被你所害,语素,你出来说句话,我所犯之事,哪一条该死,哪一条该灭九族?」

  语素冷笑一声说:「还要几条干嘛,你挟持皇妃,图谋不轨,只这一条你就该灭九族。」

  寅教头哈哈大笑说:「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一个寅楼贱·人,居然能做皇妃,鬼都魔域几时改的律法,何时公布于众的,我怎么不知道?真是荒唐。」

  宛如冷笑一声说:「寅賊,你说得很对,我是寅楼出身,那是拜你所赐,如今我出了寅楼,谁说我是皇妃了?我也从没把自己当成是皇妃,我是咕噜国的王子,我们咕噜国男人至上,我如今娶了鬼都魔域的女皇为妻,我现在不跟你讲律法,若是讲,我是仰仗我妻子的权力,为自己报仇,所以没触犯律法。」

  宛如这话一出口,不但寅教头震惊了,连身旁的语素也被吓到,宛如竟然把女皇当作老板舔我很舒服自己的妻子,这太胆大妄为了,要是被女皇知道,只怕是死罪,语素将军轻声说:「宛如别胡说。」

  宛如说:「你怕什么?我就是当着你们女皇的面也是这么说,寅賊你给我听着,你在鬼都魔域,仗着自己的帮派,鱼肉百姓和市民,,不知道害死 多少 无辜 的 人,欺压过多少商贩百姓,今日·你已经恶贯满们,还啰嗦什么,来人呐,把这恶人拖出去,菜市口问斩,凡是她的家人,全部贩卖为奴。」

  寅教头被人拖了出去,她嘴里歇斯底里的大骂骂:「你这贱.人,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为何要如狠毒,害我家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宛如只是冷冷的笑笑说:「不是我不放过你,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你何曾听过,这是你自己不放过自己,自己造的孽。」

  寅教头是鬼都魔域第一大黑帮的头头,由于惹怒了女皇,第一大黑帮从此烟消云散,市民自是拍手称快,但这件事情在皇宫,却引起轩然大·波,女皇为寅楼出身的男子做出这么大动静,不但后宫有异议,所有的大臣都颇有微词,加上女皇要立宛如为妃,皇后和众大臣都极力反对,那些大臣中,其中就有骨碗多。最后女皇只得放弃给宛如名分,直到女皇为宛如诞下一子,宛如才被封为皇妃。

  宛如呆在宛如宫,安分守己,一月只和皇上见上一面,对别的嫔妃和贵妃没有威胁,这件事情才慢慢淡了下来。直到骨碗多事件后,女皇被皇后爷和古丽侬软·禁毒害,女皇临死前要见宛如一面,两人在屋里谈了一个时辰,其实只是卿卿我我,互诉相思,女皇要宛如贵妃好好的活着,有机会就带儿子回到咕噜领,在这里父子都怕有生命危险。

  说完这一切,女皇就死了,宛如哭得死去活来,那晚回到宫里,他发现宫里已经冷冷清清,小言已经被人杀害,小言死得很惨,瞪大着眼睛,表情好像是见到了很恐怖的东西,看上去是活活被吓死的。

  宛如忙遮住儿子的眼睛,他把儿子放进里屋榻上,然后点上蜡烛,他对儿子说:「宝宝,你在榻上躺着,我去找小言哥哥跟你玩,小言哥哥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要找好久哦。」

  小宝抱住宛如说:「父亲,我一个人害怕,哥哥姐姐们去了哪里,怎么都不见了。」

  宛如知道,宫里的人都被古丽侬遣散了,小言因为不肯走,被他们害死了,宛如对儿子说:「就是哥哥姐姐不见了,我才去找他们啊,宝宝乖,在屋里呆着,千万不要出去,等父亲去找到他们,他们就跟小宝玩好不好。」

  小宝点了点头,宛如放下孩子,走了出去,他来到大殿,抱起小言,想要把小言的眼睛合上,可他怎么往下抹,小言就是死不瞑目,宛如把小言抱出房子,眼泪掉了下来,他说:「小言,我知道是谁害死了你,可是,如今女皇死了,语素将军自保都来不及,自然不会管我们了,皇宫已经是古丽侬的天下,想要为你报仇,我也没那本事,小言,早知如此,我真不该把你带进宫啊。如今,我在深宫,没有神兽相助,只怕也难逃被害的命运,因为他们害怕,害怕女皇有什么秘密在我手里,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我死不足惜,只是可怜小宝了,他才五岁,只怕他也会被他们害死的。」

  宛如把小言抱到院子了,院子里的灯笼全部都被取走了,又是月初,只有黑月亮挂在天空,虽然也有微光,但照得院子更加阴森恐怖。宛如把小言放在地上,找来一把锄头,就在院子里挖了个坑,把小言放入坑中,刚刚掩上土。却只见眼前黑影一闪,他想着,鬼都魔域鬼多,也不在意,谁知他身后传来一阵冷笑,宛如顿时吓得毛骨悚然,他猛然转身,身后生命也没有,而那冷笑再次在他身后传来,宛如再次转身,这次,他看见有个鬼影站在不远去,宛如拿起锄头,猛然掷向那鬼,锄头过去后,鬼又不见了,宛如怕儿子出事,转身想要进去,那鬼在他身后说:「贱·人,你害了我全家,我今天也要让你和你儿子不得好死。」

  宛如知道是寅教头鬼魂来报仇了,他忙往房间走去,谁知,那鬼影又到了他面前,宛如猛然一掌劈过去,只见那鬼一把接住他劈过去的一掌,一掌猛然击在他胸前,宛如被他打得飞了出去。

  这时,房里传出小宝的哭声,宛如心急如焚,他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冲进去,却被那恶鬼挡住,宛如猛然扑过去,抓住那恶鬼就咬,恶鬼被他一口咬中,再次一掌拍在宛如胸前,宛如受伤很重,倒在地上,他终于知道,来的人不是寅教头,他用尽全力爬起来,给恶鬼跪下,哭着说:「丽侬,我自从来到宫里,话不多说,从不多事,如今先皇以死,我愿追先皇而去,只求女皇陛下放过我的孩子你的弟弟,我就再无所求了,我虽和女皇呆了一个时辰,那也只是回忆我们的点点滴滴,真的没有什么秘密,求您放过我的儿子。」

  那恶鬼顿时一愣,知道自己已经被认了出来,她说:「既然你肯牺牲自己,那你跳入井中,我便放过你儿子。」

  宛如点点头,费力站了起来说:「让我见见我儿子好不好?」

  古丽侬说好,她让开身子,宛如刚要进去,只见里面传出一声孩子的惨叫,两人忙进去,只见屋里一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孩子已经被她吓死了。宛如知道,那人是古丽努,宛如不是两人的对手,他过去抱起孩子,孩子已经没了气息。他对古丽侬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连你弟弟都不放过,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你给我记住了,我会报仇的,你不死,我绝不会罢的。」

版权声明:"连操两个小女生,老板舔我很舒服"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65100.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