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愿意做我的主人来体罚我的故事,小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要

 2021-01-10 05:08:09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林尧尧用颤抖的手指快速切换账号,想登录她的微博。密码丢失后,弹出一个弹出窗口提醒她密码错了。她以为是手抖,在焦虑的压力下重新输入,但密码错了。是被黑了吗?她的微博密码和注册邮箱密码余梅也知道,林尧谁愿

  林尧尧用颤抖的手指快速切换账号,想登录她的微博。密码丢失后,弹出一个弹出窗口提醒她密码错了。她以为是手抖,在焦虑的压力下重新输入,但密码错了。

  是被黑了吗?

  她的微博密码和注册邮箱密码余梅也知道,林尧谁愿意做我的主人来体罚我的故事尧红着眼睛看着余梅:「余姐,我微博……」

谁愿意做我的主人来体罚我的故事,小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要

  玉梅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更衣室。林应该吸取教训,长记性。

  她想出去,给楚怡打了电话。无论如何,楚怡都不会让楚表现成这样。她打了几个电话,楚怡都没接。余梅有些慌了,楚怡只有楚河一个儿子,如果他也支持自己儿子的做法,林尧尧就真的完了。

  当晚,林在微博上的粉丝无法分享一天的撕结果,全部爆棚。

  林受伤后就没怎么见过了。当他们得知她今晚有一个脱口秀节目时,他们都疯了。他们提前买了票,想去看女神。那些没有买票的人也早早的在外面排队,举着牌子等着林。

  结果听入口的粉丝说脱口秀临时换了,还是陈毅的兄弟,一直不喜欢参加脱口秀的李默。

  他们一直等到谈话节目结束,林尧尧出现了。直到现在,他们今晚都没有在微博上解释。

  失望的粉丝去微博支持俱乐部发帖抗议,激起了更多粉丝的愤怒。他们忘了撕安奈,几分钟就把节目撕了,把陈毅官方微博撕了,把李英娣微博撕了。

  林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看着她的粉丝们上蹿下跳地到处找死,可她自己却没能及时制止。她用小号在微博上评论,号召大家撕。请冷静,她被粉丝打成黑子了。

  小粉丝为了她撕影帝撕的更狠,也更欢骂关伟。她曾经以粉丝独特的撕技为荣,现在终于尝到了恶果。

  当林尧尧设法找到她的密码并登录到她的微博时,她被李默的粉丝攻击为筛子。

  ###

  七点过后,安在厨房里花了半天时间做她想吃的炸虾球。

谁愿意做我的主人来体罚我的故事,小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要

  她今天特别不想面对楚河,那些微博她肯定都看了。她不知道他的反应,也不想知道。

  在最艰难的道路开始时,她有一个人要走下去。

  不管他是像当初那样冷漠,还是有点心疼,安都没那么在意。

  安下午放了假,早早回家,拿了钥匙,然后带着团团来到这里。

  这所房子是她叔叔去年给她的。已经装修好了,随时可以入住。安娜当时没有拒绝。既然安嘉觉得自己亏欠她,想补偿她,就大方接受,省得老人再生气。

  其实安娜父亲去世的时候,她舅舅是想带她回老家的,但不知什么原因,她爷爷一看到她就气得咳嗽吐血。据说老人一想到英年早逝的儿子就心痛。每次她去老家,大家都要赶着给老人拿药,安抚老人,叫家庭医生。

  她远远地独自站在那里,像个罪犯。

  怕刺激老人,再加上母亲许思琪的再三要求,她没有坚持等安顿下来就回去。

  这几年,老人老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十几年来一直被人忽视,在别人家里长大的孙女。

  安妮特收回思绪,把金虾球放在盘子里拿出来。她一勺一叉等了半天,饿得靠在桌子上。

  一闻到香味,团团猛地抬起头,小脸跟随着手里的虾球,像向日葵跟随着太阳。安看到它时想笑。她拿起一个虾球,送到团团的嘴里,团团张开嘴吞了下去。她用脸颊使劲嚼着,用胖乎乎的小指头恭维了她一句。

  「好吃吗?」安问他。

  团团拉长了声音,就像在回答一个幼儿园老师:「OK-吃饭——」

  「妈,」团团吃了一个虾球,然后蹲在桌子上,摘了一个送到安奈嘴里。安奈吃了之后,低声对她说:「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他想念他的父亲。

  安轻轻咳嗽了一声,俯下身吻了一下团团柔软的脸颊,哄他:「我们今天不回家了,好吗?」

  团团顿时脸红了:「好,好。」

谁愿意做我的主人来体罚我的故事,小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要小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要

  ?

  你能拿我怎么办

  ?「太好了!」安娜称赞团团,想到团团小包里的手机。她弯下腰勾住他的小手指。「爸爸问你,你不能告诉他。」

  「嗯!」团团用力点头。

  ……

  一路没人回答安奈。楚冲进电梯。电梯停了,他冲出来开门。客厅里很暗。他大叫一声,奈奈没人回应,大喊「团团」。团团不像以前那样哒哒哒跑了。

  楚和找遍了所有房间,才发现安奈和团团不在家,房间里也没少什么。楚为什么有些急了,这么晚了,安完全可以带去哪里?

  大客厅空无一人,楚不适应。

  Annai不接电话,楚拨了几下手机差点掉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连安奈闺蜜的手机号都没有!

  这么晚了,安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和一个孩子混在一起多危险啊!

  楚手指快速滑动接触界面,滑动到中间,突然看到「团团」二字,才想起前几天他和团团出去了,团团一路抱着他的小手机。他俯下身看到儿子拿着一个没什么可滑的小手机可怜巴拉,给了团团一张手机卡,插上他的小手机,顺手和团团交换了手机号码,给了他的小手机。

  楚河找到了团团的位置,下楼时给团团打了个电话。电话拨通后,他很久没有回应。楚荷怀疑自己的傻儿子会不会不接电话,想起上次生病会叫救护车。他还用安奈的手机接了他的电话.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喂?」

  「楚团团,你在哪里?」楚直接问他。

  「爸爸……」团团看了一眼卫生间紧闭的门,小心翼翼地把手机举到耳边,低声说:「我不能告诉你。」

  楚河:「你皮肤痒?」年轻人又造反了。

  「没有,」团团严肃地摇摇头。「这是我和妈妈之间的大秘密。」

  楚何:「呵呵。」你守着你的大秘密吧,等我去揍你。

  他直接挂了电话,开车直奔地图上城郊的那个小圆点而去,安奈跑得还挺远的。

  楚何没开音乐,整个车厢里都很安静,一静下来人就很容易想很多事情。

  其实今天下午看到安奈微博下面那条评论的时候,他根本没来得及多想,只是单纯出于安奈被用那么恶毒的字眼攻击的愤怒,现在静下来想一想,如果安奈当年怀孕的事情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扒出来,除了林瑶瑶推波助澜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年知道这件事的人就不少。

  楚何几乎不敢想象如果当年安奈怀孕的时候被学校知道,那她曾经承受过什么……

  时隔多年,还有人用这么恶毒的字眼来评论她,当年在校风严谨的西大附中,那些流言蜚语指指点点一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到安奈楼下的时候,他没有急着上楼,而是坐在车里把下午关于安奈的微博搜了出来,一条条往下看,看得越多他脸色也越来越黑,直到看到「当年安奈好像还想跳楼,所以西大附中才压下了她怀孕的事,如果她没怀孕的话,有必要心虚地要去跳楼吗!」时,他感觉整个车厢的空气都粘稠了起来。

  楚何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拿打火机点的时候几次都没点着。

  安奈一直是一个特别坚强的孩子,很多人都说会哭的孩子有人疼,她很少哭,在很多人眼里,她都是独立的、坚强的、聪明的,任何时候都不会让自己处于下风。他也理所当然地以为,安奈会把所有事情的处理好,一开始他对安奈怀孕一无所知急匆匆地就出国了,甚至知道安奈怀孕赶回来时也是在和她吵架,逼她生下团团,他飞回来时还想过怀孕会带给安奈怎样的恐慌,却没想过来自外界的压力……

  他赶到医院时安奈实在太冷静了,她冷静地坚持打胎,他一下子就没办法冷静了,他决不能让安奈把孩子打掉。

  那时候他只想着解决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根本没想过对安奈而言,未婚先孕意味着什么。

  甚至,他一度认为,他是负责的,他不让她打掉孩子,而是承担了作为父亲的责任,自己把团团带大了,虽然有私心……

  跳楼。

  这个词就是狠狠甩在他脸上的一记耳光。

  即使现在知道安奈并没事,他心里还是揪着,整个人都喘不过气,只差一点,隔在他们之间的就不是距离而是生死。

  楚何狠狠地吸了一口指间的香烟,直到烟盒里一支烟也不剩了,他才降下车窗,散了一下车厢里浓重的烟草气。

  他没上楼,而是直接开车去了西大附中。

  西大附中正是晚自习时间,楚何开车经过门卫时被拦了一下,他随口说找复习班的徐依依,门卫查到名字后就给他开了大门。楚何轻车熟路地去教师榜那里找当年安奈班主任现在的班级,路老师还在带高三理重班。

  当年楚何上高三时,班主任就是路老师,后来到安奈升高三时,路老师还是留在理重,那时候他还以安奈家长身份去参加过家长会,路老师当时看看他再看看安奈,打趣说,原来是这样,她老早就觉得安奈除了脾气好以外,就是个女版的他。

  楚何到高三理重所在的实验楼时,下课铃刚响,大部分学生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埋头苦学,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提着热水瓶从教室里走出来,路老师就在教室后面,看到他时有些惊讶地走了出来。

  ……

  从实验楼出来时,楚何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实验楼的天台。

版权声明:"谁愿意做我的主人来体罚我的故事,小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要"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65025.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