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嘴吸我的奶头,一个人舔上面一个头舔b

 2021-01-08 16:10:57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她的眼睛越来越热,她努力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他又问:「你还没回答我,你喜欢吗?」「喜欢,我不能再喜欢了……」她用力点头,终于放弃了不必要的反抗,投入了他的怀抱。「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你给了我这个,我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

  她的眼睛越来越热,她努力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他又问:「你还没回答我,你喜欢吗?」

  「喜欢,我不能再喜欢了……」她用力点头,终于放弃了不必要的反抗,投入了他的怀抱。「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你给了我这个,我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

  贺兰生紧紧地抱着女人柔软的身体,鼻子里萦绕着她熟悉的香气,夹杂着冰室里的彻骨寒意,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雪山之巅。失落的少年听到了缥缈的歌声,满怀期待的走了过去,以为自己会看到传说中的恶魔,但事实上,他的老朋友回来了,他的声音没有变。

他的嘴吸我的奶头,一个人舔上面一个头舔b

  「我珍惜宋处留在这里,就像我们前世一样,都留在这里。以后的日子,你是叶伟,我是贺兰,我们会和你在一起很久,永远不会分开。」

  叶薇闭着眼睛笑了,但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滑落。「嗯,阿伟和孟子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标题:绝望的女人想要崛起

  备注:

  戴到最后一颗小星星,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为了生存,为了不成为女人的敲门砖,

  她在娱乐圈努力向上爬,最后到达了顶峰

  她用自己灵魂的力量赌石头、财宝和珍宝

  如你所见,这是现代娱乐圈很酷的一篇文章。

  女主是一个外表可爱内心坚韧的姐妹纸,结局是1VS1

  文字里雷声滚滚。承载力弱请穿越。

  ~~~~~~~~

他的嘴吸我的奶头,一个人舔上面一个头舔b

  ?一群【276573341】

  两组[427376152]

  (不能重复加入两个组)

  ??(?)

  ~~~~~~~~

  1夺取房子

  月溪睁开眼睛,看着身边陌生的一切,用手小心翼翼的摸着脸,再次感受到真实的触摸,内心感到激动。多久没感觉到灵魂主宰身体了?好像过了几万年了,她也记不清结局了。自从身体被摧毁后,她的袁宝贝就被连着的法宝扣在了生命的核心纪念物上。随着这扣在时空中穿行了许多乱流,这才发现,这个袁的宝贝完全适合她的身体。幸运的是,这个身体是在做或死。否则,以她严重受损的灵魂夺取房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月溪适应了再次取肉的感觉,然后吩咐新任命的小臂小腿下床找镜子,脑子里不停的念着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这具尸体的主人叫林黛玉,是个几乎吃不到饭的小明星。其实林黛玉长得还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米,长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又傻又傻,一张大脸带着婴儿肥,精致小巧的琼鼻和粉红色的樱桃小嘴,这就是人气少女的脸。而且她有很好的经济男人能力,按理说,不应该这么惨。

  而她之所以这么惨,是因为林黛玉真的.顾名思义,她真的很迟钝,她经常被欺负,甚至不知道这一点。她甚至愚蠢地对别人说谢谢。很多机会就这样被切断了。一开始,她的经纪人会谈到她,但他无法改变自己的本性。时间长了,代理就不管了。毕竟她不是他手里唯一的一个。后来还是前任看不过去,让她找靠山。于是,这个傻姑娘真的去找了,结果真的被她找到了。当然,如果这个傻丫头真的那么幸运,就不会有月溪了。

  这个靠山林呆呆的发现并不是找她来潜她,而是来刺激自己的女朋友跟很多男朋友。其实这个还不错。毕竟傻姑娘不仅不需要潜水,还能得到一些好处。但可悲的是,18年来没有触动过爱情神经的傻女孩们.坠入爱河,而他们的梦中情人仍然是已经有了一颗心的守护神大人!更悲剧的是,在上次的三方会议(傻丫头,靠山,靠山的女朋友)中,傻丫头是英雄式的.她的靠山当炮灰,而那时,她的靠山正紧紧地保护着他怀里的女友,留下一个满头乌黑发亮的傻姑娘。

  当混乱平息,靠山又想起那个傻姑娘,送她去医院抢救时,傻姑娘已经奄奄一息。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生命中带着黄灯的傻姑娘住进了医院的高级护理病房。

  然后,伟大的林黛玉童鞋无私地将自己的身体献给了元娃娃脸岳西。

  月溪抚摸着因镜中失色而苍白的脸颊,感叹着这个傻姑娘林黛玉的温柔,深深庆幸这个姑娘能活到等她占有她。从此,月溪就是林黛玉,林黛玉也是月溪。月溪控制着林黛玉的身体,林黛玉也影响着月溪的性格。也就是说,月溪老祖变得迟钝了。当然,在不被刺激的情况下,她修炼了几千年的神仙,看透了世间的一切方式。老祖比较懒,就让林这种平淡的性格主导日常生活。但是,一旦老祖遇到威胁她他的嘴吸我的奶头的人和事,她就会果断杀人,不留后患。

  回到床上,月溪感受到了周围环境的灵气。幸运的是,虽然比她生活的精神世界少了很多,但最终还是有的。那么,只需要在实践中放一个聚灵阵,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又试着把灵气引入体内,紧接着一阵钻心的疼痛,岳西赶紧停止了造成它进入体内的动作。这个肉的经络好像堵塞的很严重,需要用药物清洗。幸运的是,她生命核心纪念物中的法宝玄冰扣是一个小世界,里面包含了她从修仙开始收集的修炼资源。不然在这个灵气稀少的陌生世界,重新开始修炼肯定很难。

  「喂,你醒了!」刚懒得敲牙的护士推门走进病房,他看到已经接到死亡通知的病人盘腿坐在病床上,还没来得及想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就赶紧跑去找主治医生。

  月溪失败了,慢慢看着紧闭的门。她决定离开这里后继续修仙。这个地方比较热闹,不利于保密。毕竟修炼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更何况根据记忆,这里好像没有修仙,除了书上。

他的嘴吸我的奶头,一个人舔上面一个头舔b

  「傻,你醒了!」就在月溪等门发呆的时候,病房里又来了一个人,一手提着一筐水果,一手拧着门把手。他看见林醒着坐在病床上一脸欣慰。

  嘿,这不是傻姑娘的赞助人吗?月溪不动色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刀削的脸型,炯炯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坚毅的下巴以及硬朗的身材,全美的诠释出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嗯,却是有些迷惑小姑娘的资本。

  「呆呆,怎么不说话?」王睿此时走到的病床边,他先是弯腰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林呆呆,见她脸色还算好,方才语带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伤口还疼吗?」

  岳西看了他许久,方才反应缓慢的摇了摇头。

  看得王睿不禁有些失笑,他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语带宠溺的说道:「都睡着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呆!」

  岳西表示虽然在灵界她师父师兄也经常对她做这个动作,但这个陌生男人对自己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她还是很不习惯的,于是她皱着一张小脸,欲要躲开男人的触碰,男人却率先松开了那只手。「待会医生来了,让他给你好好检查一下,你坐着别动,我去给你买些粥。」王睿将水果篮放在床头柜上,见林呆呆乖乖点头,方才转身走出病房。一个人舔上面一个头舔b

  轻轻关上病房的门,王睿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浊气,其实,他对林呆呆的感觉有些复杂,刚开始选中这个小姑娘是看准了她单蠢好控制,想要拿她来刺激一下总是花心的女朋友,又不至于不好摆脱,没承想小姑娘不仅迷恋上了他,还差点为了救他而丧命,让他即有些愧疚又有些感动和得意。幸好小姑娘没事,而且看起来还是那么呆。想到这,王睿不禁笑出了声,紧绷了几天的心弦终于松了下来。

  ☆、2洗髓

  一个月后

  在医院住的快要发霉的岳西终于被医生允许出院疗养了。这一个月里,她通过观看林呆呆的记忆终于对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知道这个世界的流通货币是人民币,而不是灵石,所以刚刚获得自由的岳西老祖又要开始为自己的生计发愁了。

  不过幸好王睿这个靠山大人还算有良心,没有丢下她不管,一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来看看她,并且尽职的给她办好了出院事宜,还给她安排好了住宿吃喝,于是,身无长技又十足无耻的元婴老祖决定要抱紧靠山大人的粗大腿。

  「呆呆,以后你就住在这里,看看喜不喜欢。」王睿的车在天怡家园的门口停了下来,天怡家园是一处豪华住宅区,一套房子最少都值上千万。

  「喜欢!」林呆呆乖乖的点头,原本就娇甜的声音硬是被岳西给上调了数个甜蜜度,糯糯软软的娇声里含着浓浓的依赖和信任,听得王睿的心不由一片柔软。当然,这是这身皮所附带的欺诈性道具,而岳西老祖只是毫无廉耻心的充分利用了。

  他牵起她的动作不自觉的更加的轻柔,「呆呆,你先把身体养好,其他的都不要想,等以后我会帮你安排的,嗯?」

  「嗯,好!」林呆呆满眼纯然的望着王睿,漆黑如墨的眼眸和清脆响亮的声音都让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稚嫩的幼童,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去疼爱。

  王睿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瘦弱的肩膀揽进怀里,看着怀中人儿满怀依恋的依着自己,王睿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保护欲,原本因愧疚而升起的补偿心理不自觉的变了调,他深吸了口气,将心中那不该有的蠢动压下去,脚下的步伐不自觉的加快,带着林呆呆快速的走进他为她买的公寓,交代给她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岳西看着王睿匆匆离开的背影,心说,不管这王睿对林呆呆怎样,他对自己倒是只有恩义,虽然这是林呆呆的种下的因,但没人强迫他必须要对她如此照顾,所以,她得还他这份情啊...岳西望天...因果神马的最麻烦了!而他们之间将会什么关系,岳西并未做过定义,就让一切随缘吧。至于他跟他那个女朋友会怎样....跟她有关系么?

  想明白这里面的因果之后,岳西打量着两层内置豪宅式的公寓,选了一件自己比较喜欢的卧室,将门锁上便闪身进入了玄冰扣中,取出洗髓丹和一小瓶灵液带出玄冰扣,走进浴室,将浴缸接满水,在水里滴了一滴灵液,然后吃下洗髓丹,躺进浴缸闭气运行五行玄冰功法,通过洗髓丹的牵引,让灵气一点一点的清洗自己经脉,让体外的灵液水一点一点的修复自己身体细微的伤痕,就在这样破坏-重组的循环中度过了一天一夜。

  岳西终于把体内的污垢全部排出了体外,她从已经变得漆黑浑浊的水中坐起,打开装着灵液的小瓶子,将剩余的灵液全部喝了下去,使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得到滋润,起身走出浴缸,打开淋浴,用水将皮肤表层的脏污冲走。她细细的摩梭这幅身体的没一处肌肤,吹弹可破的触感让她有些熟悉又感到无比的陌生,时隔万年,终于再度拥有身体,这让她怎能不激动。

  岳西慢慢的蹲下,抱着双膝呜呜的哭了起来,想着从前修仙时的快乐与失落,幸福与艰辛,那些曾经陪伴着她的人,如今已不知身在何方,恐怕此生已无再见之期。如今她已不记得那个当初就算拼着肉身毁灭也要守护的人的模样,那些曾经经历过得事仿佛离她又远又近,让她每每想要触碰,都会莫名伤感,到底是怎样的执念让她的神魂即便历经万年的寂寞也不肯散去,也许,是小山村里,父母殷殷期盼的眼神;也许,是那人逆光下爱怜宠溺的微笑;也许,凌霄大殿上,师父于千万人中独独伸向她的手臂。

  可这一切都已经离她远去,她知道,她再也回不去了,即便修上大乘、假仙甚至是大罗金仙,她也无法逆转时间回到过去,回到她的世界。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飘渺难以捉摸,那么,她的道应去往何方?她还要继续修仙吗,还是应该混度此生,再入轮回?

  不!这些都是她所珍视的过去,并不能成为她修仙道路上的羁绊,她修仙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珍视,有实力守护自己所珍视的东西,只要她岳西道君活着一天,这些珍视便会存在一天,只要她努力修炼,焉知故人没有相见的一天。

  岳西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坚定,过去,她不会遗忘,那是她的道基所在,未来,她也不会放弃,她要好好的生存下去,体验这世界的美好,重修仙道!

  「我要重修仙道!」岳西气运丹田,一字一字的喊了出来,仿佛一道冲破迷障曙光,振聋发聩的声音在浴室中回响,四周原本自由游荡的灵气猛然向她涌去,争先抢后的挤入她的经脉。岳西赶紧运行功法,直到这具身体的修为达到炼气三层,周围疯狂涌动的灵气方才缓和下来。

  岳西缓缓的睁开眼睛,深深的吐了口气,她知道,方才她是被心魔所困,当她还只有元婴时,心魔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执念,那便是找具适合的肉身夺舍,所以心神时时处于紧绷的状态,心魔无可乘之机,而她刚刚洗髓完毕、重铸道基的时候,正是万年来心神最放松的一刻,心魔就乘机侵袭了她的元婴。差点让她婴散道消,幸好她道心坚定,方才度过此劫,并且元婴也得到了进阶,由原本的元婴初期提升至元婴初期大圆满,想必只需要她的肉身修为跟上元婴,便可顺利进阶中期。

  岳西站起身,用水洗去脸上的泪痕,关上淋浴,围上浴巾,用清洁术将浴室清理的看不出一丝痕迹后方才走出浴室。

  站在宽大的穿衣镜前,岳西将湿湿的头发撸到后面,露出洗髓后更显精致面庞,两弯俏眉不点而黛,大大的杏核眼更加黝黑有神,一汪水光映在眼中,睫毛更加浓密纤长,鼻子的曲线更加完美,嘴唇更加鲜嫩欲滴,小巧略尖的下巴衬得两颊的稍稍突起的婴儿肥的更加可爱,皮肤白皙似白瓷,阳光下,细细绒毛为这张美丽的小脸打上了一层天然的柔光,趁着乌黑如墨的秀发让她看起来仿若之存在于话本子里的仙子,不似真人。

  「从今以后,你便叫做林呆呆。」岳西抚摸着镜子中映出的人儿,语气轻柔而坚定的说着。从现在开始,她便要用林呆呆这个身份,体验世事,重入仙道。

  ☆、3靠山要跑路

  林呆呆回过神,又揽镜自我陶醉了半响才去找了条白色七分袖过膝雪纱裙换上,又用一条白色丝带将头发半拢半披的系上,乌黑的发丝间透出两截半隐半现的白丝帕,让阳光中的林呆呆从背后看去就好像是一只欲飞的天使,赤足、纯洁。

  林呆呆满意的点点头,好长时间没有做过这些女儿家喜欢做的事情了,真是怀念啊!她对着镜子看了看,又去找了双白色平底板鞋穿上,准备外出去觅食果腹,毕竟她这个身体现在才刚刚迈入炼器期三层,还不能完全杜绝口腹之欲,长时间不吃饭,她也是会饿的,更何况,美食这种东西贪图享受的修仙者是不会拒绝的。更更何况,老祖她已经一万多年没尝过东西了,所以饥饿这种感觉其实已经深深植入了她的灵魂....

  于是饥饿而又缺乏常识的老怪林呆呆便两手空空的出了门,按照记忆顺利的找到了天怡家园的大门,虽然在乘坐电梯的时候,因为没搞明白一层和负一层的区别,多坐了两个来回,但总算还是走出来了。

  林呆呆伸开双臂,拥抱了一下明媚璀璨的阳光,闭眼深深吸进一口清新的空气,这是用身体呼吸的感觉啊,虽然已经适应了一个月,但她还是觉得好感动,当然,这感动也只持续了一秒钟,饥饿的感觉还是占了上峰,她脚步欢快的奔向外面广阔而又陌生的世界,去寻找...食物!

  林呆呆一路走一路看,与记忆里的信息一一对应,一时间,心情倒多了几份新鲜与趣味。一直东张西望的林呆呆到没注意,此时的她也成了路人驻足观看的焦点,还有些路人拿出手机偷偷的拍照,她只是不断的在人群中穿梭,满足着自己的新奇,疯狂的吸收着这个世界的信息,当看到自己不曾见过吃的、玩的、用的,她便会歪着小脑袋呆呆的看上一会,看够了这个就换一个再看,乐此不疲。

  直到天快黑了,林呆呆方才停住了她探索的脚步,因为她实在是饿得有些狠了,出门的时候又没带人民币在身上,于是饥饿难忍的林呆呆终于在记忆的翻到了靠山大人的电话号码,在好心美女路人的帮助下成功与王睿连上了线。

  「睿哥,我好饿!」林呆呆糯糯的对着那个叫手机的东西甩出了随身道具,娇甜的声音听得那个好心的美女骨头都要苏了,恨不得立刻带着这丫下馆子去。

  电话那头的王睿也是感同身受,只觉此时的林呆呆就好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幼猫正等着他去给她喂食,于是心神愉悦的对着手机说道,「想吃什么,睿哥带你去吃。」

版权声明:"他的嘴吸我的奶头,一个人舔上面一个头舔b"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64750.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