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舒服 啊 啊 快,喜欢舔下面的小说

 2021-01-08 15:13:54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翠花绝望地用翅膀蒙住眼睛,向后倒下,他的爪子直往天花板,就像死亡一样。丑的不知道,我以为它在跟它开玩笑,兴奋地用长得不好的小肉拍打着翅膀,想飞,可我根本做不到。最后,靠着两条短腿,我咬住了翠花的肚子,现在它的重量不太轻了。这么急,我

  翠花绝望地用翅膀蒙住眼睛,向后倒下,他的爪子直往天花板,就像死亡一样。

  丑的不知道,我以为它在跟它开玩笑,兴奋地用长得不好的小肉拍打着翅膀,想飞,可我根本做不到。最后,靠着两条短腿,我咬住了翠花的肚子,现在它的重量不太轻了。这么急,我差点没把翠花刚吃进他肚子里的黏糊糊的豆包吐出来。

  「是啊,大哥萧和二哥顾现在都是军人,可是他们是我们村里的红人啊。我听我妈说很多家庭都希望他们做女婿。安安,我觉得你应该先下手。可怜可怜我吧。两个金女婿在我面前。大哥哥小是我的好朋友安安安安,二哥顾是月亮的最爱。我一个都碰不到。为什么我这么惨?」

好舒服 啊 啊 快,喜欢舔下面的小说

  冯连野无奈地耸耸肩,喝了口甜麦芽汁,终于安慰了受伤的心。

  「你说月亮会变的,但别追上我,我会把他当哥哥。」顾安安摆了摆手,也没把他们说笑当回事,只是林月良顾那心思,估计除了顾自己,谁都看得出来。

  似乎是野猪口下的救命之恩,让林月良对顾产生了一种别样的好感。她现在也是一个很开朗的倒地小女孩。每次她在顾面前支支吾吾的,她都不能说话。她的小脸是红色的,她只是抽烟。

  但是人家姑娘不挑剔,谁敢为她出头?况且他们年纪还小。可能等他们长大了,会觉得之前的想法喜欢不合适。更重要的是顾安安和林月亮的关系。如果她和顾之间发生什么事情,恐怕也会影响到她和顾安安之间的关系。

  在以上原因之间,林月亮心里喜欢顾,但他从来没有跟顾说清楚,而且他也有点缩头乌龟的感觉。尤其是现在顾当兵了,林月良越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一心想考中专,当个工人,好和顾一较高下。

  几个小女孩在房子里笑着玩,但她们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萧从彦苦笑着站在外面。他看到的小女孩还没开始明白。他想做的从来都不是兄弟。

  ******

  「在外面多保重,别麻烦燕姿。」苗翠花看着比她高一个头的孙子,眼睛红红的。

  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萧从彦和顾也通过了体检。今天是他们离开杨炼县的日子。

  在征兵办公室同志的带领下,附近几个县的人去了杨炼县武装部,共约80人。他们依次收到新衣服,包括棉衣、棉裤、军绿色外套、衬衫、内裤、袜子等。都是棉质的,还有皮鞋、胶鞋、皮帽、皮手套、皮带、皮带、漱口液、脸盆、水壶,缝纫套件是用来缝衣服的,包袱皮是一米见方的白布。现在没有行李箱了,所以所有东西都用这个行李皮包着。至于被子之类的东西,都是用麻绳捆着的,到时候会拎在手里。

  新兵出发去分配的军区,要穿军装,戴大红花。顾和萧从彦此刻都穿着笔挺的军装,站在开往市区火车站的大货车前向家人告别。他们身边的大包小包,除了部队发的东西,也有贴身的衣服从家里换,还有一些便于长期存放的食物,比如咸菜之类的。

  「你今年才十四岁,离找对象的年龄还远着呢。以后上学的时候记得离那些男同学远点。」萧从彦以为他离开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可是当他不在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小女孩被别的狼抓走了。

好舒服 啊 啊 快,喜欢舔下面的小说

  「你为什么和我爸一样尴尬?不要管我。你和你二哥出门要注意身体。当你有时间的时候,给你的家人写信。不要总想着省钱。你应该吃喝。」

  此时的顾安安不是管家,但萧从彦喜欢听她诉说,这让他觉得受到重视和关心。要不是时间不够,他早就想听很久了。

  「安安,来自燕,这孩子说得对,你还小,早恋不能接受。」顾建业觉得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人。看看那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儿子。怎么跟颜说孩子懂事?他也知道怎么教安安不要这么早谈恋爱。

  顾建业感激的看了萧从彦一眼,但同时又后悔孩子去当兵了,然后丢了一只帮他盯着学校里垂涎自己宝贝女儿的大尾巴狼。

  但是离别的时间总是来得那么快,军车马上就要开走了。如果你不再放弃,你只能停止谈论它。家人站在同一个地方,看着远处的卡车不停的挥手,直到绿色的卡车变成一个影子,然后带着一点难过的心情离开。

  *****

  「对!」

  晚上,萧从彦和顾已经上了火车,他们要坐火车两天才能到达黔西军区总部。

  顾吴象和萧从彦有幸睡在下铺的床上。因为是战友,大家纷纷自我介绍,气氛很融洽。但是,等到了兴奋之后,我才想起来,我从今天起就要离开家乡了,不禁有些伤感。渐渐的,说话的人少了,有些莫名的伤感。

  顾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突然想起了妹妹从家里交给他的小包裹。他赶紧翻身下床,把床架下的行李拿出来,拿出来。

  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一副羊毛手套,灰色的,摸起来很柔软。

  夏天给他一副冬天的手套,挠了挠头,有些不明白,只是突然眼尖地看到,这个包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来自月亮。

  这只手套是一直和姐姐玩的女生林月亮送的,每次看到他都是猫像老鼠?总是对他羞红了脸支支吾吾却不说完整句话的女生?

  顾突然觉得手套有点热,于是他赶紧把手套塞回行李袋,用被子把自己盖在床上。

  「伍兹,你怎么了?」萧从彦正在看书,听到顾那边的动静。他好奇地问。

  「没事——」

  顾吴象很害羞,甜甜地回答,因为透过被子听起来有点闷。

好舒服 啊 啊 快,喜欢舔下面的小说

  送手套是什么意思?是因为他想多了,还是那个女生真的在他身上耍流氓?作为成年人。,一直活在双胞胎亲哥的阴影之下的顾向武,头一次收到除了妹妹以外的姑娘的礼物呢。

  最主要的,那个人还是林月亮了,顾向武觉得自己今天晚上估计是要睡不着觉了。

  ☆、喜欢

  顾向武和萧从衍走了, 留在家乡的亲人,思念还在继续, 日子总是得接着往下过的,顾安安现在还是县城初中的初二学生,因为老太太不舍得孙女每天县城学校两头跑,干脆狠了狠心, 干脆给宝贝孙女报了走读,在学校停课或是放假的时候, 顾安安才会回家住。

  现在县城初中的住宿条件说不上好,六人间还有八人间,上下铺,但是食堂还算不错, 虽然肯定比不上在家里吃来的划算,但是有一点好, 只要你有钱有粮票, 那就是想要餐餐吃肉吃白面馒头, 那也是可以的,而且食堂做菜的师傅手艺也不算太差, 比起那些国营饭店或许差了点但要是和家常手艺比,那还是稍胜一筹的。

  而且顾安安有伴呢, 林月亮和冯莲叶也都是住校的,三个人正好有个照应,也不怕被别人欺负了。顾安安和林月亮运气好分到了同一件寝室,冯莲叶可就要隔的远一些了, 正好上下楼,不过常常串门,感情丝毫没有生疏。

  每次礼拜五回家的时候,三个人都会和在县城读中专的顾春和顾丽一块回去,顾丽给自己算过一笔账,高考恢复是77年,那时候她已经23了,高考当然是要参加的,毕竟在那个年头当上大学生,将来的前途都是不可限量的,可是在高考恢复之前,农村23岁的姑娘,如果不是工人或好舒服 啊 啊 快是其他有固定工资收入的,家里条件又一般的情况下,那估计只有嫁人一条路了。

  顾丽想过了,她先考中专,然后努力考上工人,工人的工资收入不低,社会地位也高,就好像大伯家的顾红,现在成了工人,村里人谁不对她高看一眼,即便现在二十多岁了都没嫁人,人家也只会说她眼界高,将来对象肯定不一般,而不会说别的。

  她就想着,自己先做几年工人,反正等高考恢复了,身为工人的自己也还是能有高考的机会的,而且工作的这几年,她还能给自己攒点钱,她可是梦想当地主婆的女人,等去大城市上学了,如果能够有一笔充裕的资金,到时候做点小生意,买房买地也来的方便点。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顾丽还真是难得聪明了一次,如果一切都能按照她的计划走,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顾安安,有你的信。」

  林清清从外头进来,手上还拿着三封信,递给正躺在床上的顾安安。

  信?顾安安有些疑惑,但是立马就明白了,估计是二哥和萧从衍寄来的,看样子他们已经安顿下来了,还能抽空给家里写信。

  转眼离他们离开也过了一个多礼拜的时间了,算算日子,估计是到了黔西的第一天就把信写好了,只是顾安安有些奇怪,为什么会是三封。

  「还有一封是月亮的,她还没回来,等她回来了你交给她吧。」林清清知道顾安安和林月亮好,干脆就将信一并交给她了。

  「我的信,谁会写信给我?」林月亮正好从水房打完喜欢舔下面的小说水回来,听到林清清的话,好奇地问道,她家可没有一个亲戚在外头,又有谁会给她写信呢。

  「不知道啊,看地址是从黔西来的,还是军队的邮戳呢,看样子,你的信和顾安安的信还是同一个地方寄过来的呢。」

  林清清也有些好奇,她记得顾安安和林月亮老家都是农村的吧,怎么又和黔西军区扯上关系了。

  「是向武哥!」林月亮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蹦跳着放下手上的水壶就要来拿顾安安手上的信,只是忽然间意识到这么做似乎有些奇怪,心虚地收回手,扑扇着眼睛,期盼地看着顾安安,那小眼神别提多招人疼了。

  「是你的向武哥给你的,接好了。」

  顾安安也瞧见了,自家二哥写来了两封信,其中一份的确是给林月亮的,她打趣地将手上的信递给好朋友,还挤眉弄眼了一番,让林月亮害羞极了,接过信就麻利地爬到了自己的上铺,将白色的蚊帐一拉,偷偷躲起来看顾向武写给她的信。

  「到底是谁写来的,这么神秘?」

  一直默不作声的郝曼玉终于忍不住吭声,朝着顾安安打听道。黔西军区,那多少也是个军人了,这几个乡下人是什么认识军人的。

  郝曼玉一直都看不起寝室几个农村来的学生,她总觉得农村的孩子脏兮兮的,不讲卫生,家里又穷酸,一旦攀扯上了,就摆脱不了了。

  她爸就是农村出来的,机缘巧合入赘到她妈家里,现在一步步借着她爷爷奶奶的地位爬了起来,只是乡下那群穷酸的亲戚总是借着这层关系打秋风,尤其是那名义上的外公外婆,一边嫌弃他爸没出息,生个孩子跟媳妇姓,原本的孙女变成了外孙女,还得管他们叫外公外婆,可是一边又觊觎着郝家给他们带去的好处,隔三差五就要哭穷讨钱。

  她爸的那几个兄弟姐妹就更不用说了,还有他们生的那些没教养的堂姐妹,每次到她家来总是明里暗里的说着酸话,想要她的新衣服新书包,还偷偷拿她的零花钱,反正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不过郝曼玉即使讨厌那些农村出来的穷酸鬼,面上还是掩饰的很好的,她知道现在那些贫下中农惹不起,尤其是她们家现在的处境,稍有差池就会带来灾难,因此她对于寝室里头唯二农村来的室友,表面上相处的还算是融洽。

  可是顾安安又不是林月亮这样纯正的小孩子,郝曼玉掩藏起来的那丝鄙夷和厌恶,在她眼底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不过正如郝曼玉现在所做的,她不犯我我不犯她,相安无事。

  「这次征兵,安安的两个哥哥都征上了,这不他们刚到了黔西,就寄信回来了。」林月亮探出头来对着郝曼玉解释道,她可没有发觉郝曼玉的不对来,在她看来,都是一个寝室的朋友,平常相处的还算挺好的,这件事没什么不能讲的,再说了,她还想着好好炫耀一番顾向武的英勇事迹呢。

  「你们不知道,安安的二哥可厉害了,六岁的时候就吓死了一头野猪,我的命都是向武哥从野猪嘴巴底下救来的呢。而且向武哥读书也好,考上了县高中,只可惜现在停了课,不然以他的成绩,一定能分配到最好的工厂或是机关去。」

  讲起顾向武,林月亮嘴里就有些刹不住车,只是低了低头,看着好朋友顾安安略带深意的表情,顿时就害羞了。

  「反正很厉害就对了,当然,从衍哥也很厉害,和向武一样厉害,是吧安安。」林月亮俏皮地说完最后一句话,然后吐了吐舌头钻进了蚊帐里头,她还没开始看向武哥写给她的信呢,也不知道这信里头写了什么。

  六岁的孩子吓死野猪,这话郝曼玉是怎么都不会信的,她觉得这就是林月亮的吹嘘,可是顾安安的两个哥哥当上了军人那是真事不假,想着自家二哥这次也去报名征兵,爷爷还给他活动了一下关系,可却依旧没有征上,郝曼玉忍不住有些嫉妒。

  只是乡下泥腿子罢了,哪里来的那样的福气,一家出一个已经是大喜事了,他们家还出了两个。

  郝曼玉不清楚,她以为林月亮说的那两个都是顾安安的亲哥。

  林月亮吹嘘完自己的向武哥,缩在被子里,甜蜜地拆开了那封从黔西寄来的信,同时,她的心里也有些忐忑,因为她也不知道向武哥对于她寄过去的那副手套有什么样的看法。在收到信开心的同时,也害怕看到信里写着的是拒绝。

版权声明:"好舒服 啊 啊 快,喜欢舔下面的小说"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64743.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