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轻点好疼好大,你是王抠逼,快点过来啊,我再出来。

 2021-01-07 09:39:14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所有人都听到了我的阿轻点好疼好大尖叫。他们以为是余光中的。大家都问他于光辉怎么了。只有五四兄弟看着我,等着我醒来。他们相信我会醒,因为余光中醒了,所以我醒不了。这时,余光中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推开家人,看到

  所有人都听到了我的阿轻点好疼好大尖叫。他们以为是余光中的。大家都问他于光辉怎么了。只有五四兄弟看着我,等着我醒来。他们相信我会醒,因为余光中醒了,所以我醒不了。

  这时,余光中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推开家人,看到我的尸体坐在床上,但还是。看着房间里的阳光,他突然在我身旁跪下,放声大哭。他边哭边摇我说:「春阳先生,我害了你!要不是我,你早就回来了,春阳老师,我对不起你!」

  他一哭,人家就不理解了。他哭着讲了下地狱的整个故事,直到刚刚醒来。他说:「我灵魂入体,春阳老师精疲力尽。他正爬着经过他的身体。如果我躺着不动,如果你不进来,他可以回到他的身体,但是我一出声,你进来踩他,耽误他,他就没了!」

阿轻点好疼好大,你是王抠逼,快点过来啊,我再出来。

  五哥终于忍不住了。他突然站起来大喊:「滚,滚,给我滚,不然不滚我就杀了人。」

  于光辉一家看着杨脖子上青筋暴起,就扶着于光辉出去了。他们走的时候,他抱住我的肉痛哭:「大哥!是五哥害了你!大哥,大哥,是五哥害了你!」

  四哥也流着泪说:「五哥,哭解决不了问题。大哥说要送他回野鬼山庄。现在天气很热。是先放太平间还是送过去?我怕这肉会死。」

  五哥止住眼泪说:「大哥是克隆人,是一个有本地心的人生产的。比我们先进多了,很多器官都改良了。我觉得没必要去太平间,还是先送到野鬼山庄吧。你应该打电话给大哥的弟子,让他来医院找大哥的灵魂。我先送大哥去野鬼山庄。野鬼山庄有重殷琦,比较适合大哥复活。你看守大哥,我来开车。」

  五哥回去要车不久,曲凤凰就上来了。她看到我这样很难过,但她觉得我会好起来的,没有表现出太多的难过。她和四哥守着我的身体等着五哥来。

  这你是王抠逼时,医院外面来了很多人。曲凤凰被外面的鞭炮声惊动了。当他走到窗前时,外面的人带着鞭炮和花环进来了。花圈是余光中写的,但花圈是给余光中的。一大群年轻人在花圈后面涌了进来,手里拿着管制刀具,向住院部走去。他们咄咄逼人,医院干预也没用。医院不得不报警。

  曲凤凰一直看着窗外。她转向四哥说:「不,这些人不是在给于光辉制造麻烦。他们是来针对杨格的。四哥,怎么办?」

  四哥说:「下山的路肯定被堵死了。好像有人泄露了大哥灵魂未能复活的消息。看来五哥只能派人去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了,不然大哥就有危险了。」

  四哥正忙着给五哥打电话,五哥正开车过来。当他看到情况紧急时,他打电话给车站,要求车站里的警察带枪出来执行任务。他对四哥说:「只有你和余光中一家知道大哥什么时候去冥界。求于广辉看看是谁走漏了风声。然后让医院关电梯。一定要留着大哥的尸体,等我来。」

  四哥匆匆出门,余广辉一家在外面焦急的等待消息。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看到四哥出来,余广辉以为我复活了,赶紧过来。四哥突然问:「我大哥去地狱救人了。现在错过了机会,无法回到肉身。你们中谁泄露了风声?谁放出风声说他没复活?」余光中问:「怎么回事?」四哥道:「进去看看外面。」

  所有人都冲了进来,向窗外看去,却发现医院里涌着越来越多的人,都手里拿着武器。于光辉的小舅子说:「这是江大师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医院?我江没叫四爷!我只给龙城最有名的道教协会会长彭致远打过电话。我想问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活纯阳道长。」

  余光中突然打了姐夫一耳光,骂他:「原来你通风报信了。彭志远和春阳道士是死敌。上次春阳道士为了救我差点被彭致远打死。你不知道你姐姐没告诉你吗?」

阿轻点好疼好大,你是王抠逼,快点过来啊,我再出来。

  之后他又打了他一巴掌,他老婆快点过来啊拦住他说:「你打我哥干嘛?又见春阳道人不能救活其魂,急欲相助。」

  曲凤凰吼道:「你们吵什么?你不必关上走廊的门。可以屏蔽一段时间。只能等五哥增援了。四哥,你陪我男人。我要出去阻止那些混蛋。今天我妈想杀人。我早就厌倦了龙城混混的横冲直撞。」余光中说:「女主角,我和你一起去。就算拼了命,我也要保护春阳老师,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他妻子一把抓住他说:「你的身体刚刚恢复,那些人不是来对付我们的。你们两个能拖住这么多人吗?少管闲事,我不能让你再出事。」

  曲凤凰早就冲了出来,余广辉被老婆抱着。他已经很生姐夫泄露秘密的气了。看到妻子如此自私,他更加生气了。他挥手打了她一耳光。女人顿时泪流满面,一把抓住余光中要把她撕碎。于光辉是警察出身。只是因为一个女人是他的妻子,她才总是放弃。他看到妻子是如此的忘恩负义,如此的无赖。他一脚把她踢走了,那个女人看着。

  四哥是六楼科室的主任医生。六楼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我无法复活灵魂。大家都很难过。现在情况紧急。曲凤凰和于光辉出去后,医生和护士会守在走廊门口。如果情况有变,他们准备暂时关闭大门,等待警察到来。

  曲凤凰刚刚冲到楼梯上,就看到下面的人正在向五楼走来。她正忙着拿着剑。剑虽然没有砍,但是以她的身手刺穿人体并不难。她守着楼梯,打算去一万个不能强迫它的地方,而一个人守着它。

  这时候,于光辉也冲了出来,后面跟着他的小舅子,小舅子很高兴,说:「小舅子,我认识很多江四爷的人,也许我能说清楚你好。」

  余广辉没理这一秒哈。他在做梦。打个招呼。姜四虎出阵角度如此之大,必然破坏了纯阳道人的肉身。在江四虎眼里,这第二个哈是什么?恐怕他没见过江的四虎。两人到得楼梯口,人群已经到了五楼上来的中间,曲凤凰握剑在手威风凛凛的说:「你们有本事就过来,老娘今天刚好想尝尝杀人的滋味,老娘杀死人,最多判个自卫失当,想死的就给老娘冲上来。」

  冲在前面的虽然是厉害角色,只是昨天曲凤凰大战彭致远的事情他们也有耳闻,自然也有点惧怕,我再出来。不敢第一个撞上剑口。他们虽然惧怕,却也只得往上冲,其一,蔣四虎下了死命令,必须毁了纯阳道长的肉身,其二,后面的人在不断涌上来,他们就算怕,也被迫挤了上来。

  曲凤凰一剑在手,见有人攻过了,早已递了出去,那在前面的混混赶忙举刀抵抗,只听叮当一声响,那人一招之内刀已落地,被曲凤凰一剑刺中。曲凤凰没刺他要害,那人也疼得杀猪般惨叫。只是后面人多,人却退不下去,也倒不下来,他虽然受伤,还是被后面的人挤了上来。

  人群越来越多,楼梯间挤满了人,后面的人不断推前面的人,曲凤凰早已抢了一把刀在手,递给了余光辉,两人合力挡住楼梯口,伤了他们很多人。

  余光辉舅子也是蔣帮成员,他果然认识好多人,他看到他认识的一个大哥涌上来,他赶忙过去打招呼套交情要他们住手,谁知反被那人一刀砍伤,他吓得赶忙退了回来。

  曲凤凰和余光辉虽然神勇,但人群实在太多,全往上挤,渐渐的,楼梯口守不住了,两人退到楼梯门门口,又抵挡了一阵,楼梯门也很快被他们攻陷,人群终于攻入电梯大厅,进入大厅后,没了推挤,前面人立即倒了一片,那倒下去的都是受伤的人,由于人多,又被后面的人拿来当挡箭牌,没机会倒下来,一到大厅,场地宽阔了,这才倒下,他们躺在大厅地上呻吟,还好没倒在楼梯里,免了被踩踏死的危险。

  我虽然放过了蔣四虎,但他家族古墓被毁,他恨透了我,当彭致远打电话告诉他我还魂没成功,肉身在医院六楼时,他赶着这次机会难得,想要彻底毁了我肉身,因为他志在必得,自己的人几乎倾巢而出,这么多人,转眼间又占满大厅,曲凤凰和余光辉被慢慢挤到了电梯门口,那些人正在砸走廊大门,看来要不了多久走廊大门也会被攻破,曲凤凰看着走廊大门就要攻破,虽然心里焦急,她却离走廊门很远了,自己也砍人砍得疲倦了,敌人还潮水般涌来,她也没了办法。

  走廊里,能挡住大门的东西都搬了来,大门的玻璃已经被砸碎,里面除了手无寸铁的医生和病人,再也没有人可以抵挡门外的匪徒了,他们只能祈求警察快过来,抓走这批暴徒。

  走廊的门终于还是被攻破,那些曾见过我的人都气势汹汹闯了进去。蒋四虎曾命令他们搜查每有个病室,甚至厕所杂物间都不能放过,目的就是找到我,然后把我的肉身肢解斩碎,要让我再无机会翻身的机会。情况紧急,大厅里曲凤凰和余光辉也受伤了,箭在弦上,众人只能祈求杨局长带人快来解救。

  正文 第九十五章暴徒蒋四虎失势 欲归体钱纯阳受阻

阿轻点好疼好大,你是王抠逼,快点过来啊,我再出来。

  带头攻进走廊的小头目是昆山,他是蔣四虎的得力干将,他又曾经见过我,蔣四虎曾跟他说,如果这次行动没毁了我肉身,他也不需要再回去,也不要活命了,但如果成功了,蒋四虎就送他一套房子。昆山还是第一次看见四爷下这样的生死令,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一切的亲力亲为,他进入科室后,看到医生和护士在正常工作,他冲过去一把抓住一个小护士,狰狞的问她:「钱纯阳的尸体在哪里,快说,不说我把你先奸后杀。」那小护士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颤抖的说:「这里只有病人啊!哪里会有尸体,尸体都在太平间的。」

  昆山正想对小护士下手,这时,办公室·走出来一个男医生说:「这里通共多大,又没有密室,本来就没有尸体,你硬要找尸体,你不知道自己找去吗?欺-负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昆山还没做声,他旁边一个小混混说:「山哥做事要你教吗?多管闲事,老子一刀砍死你。」那人说完,一刀砍向医生。医生一下避开,手中的针头猛然扎向小混混的脖子,只见那小混混挣扎几下,倒在地下,口吐白沫,顿时不能动弹,后面跟上来的人都被·吓到了。

  恐怖分子袭击医院,公安局已经拉响了一级警报,不但来了很多公安,上面还派来了很多的武警,防恐指挥中心也成立了,正式把这群暴徒列为恐怖分子。武警和公安开始荷枪实弹对匪徒发动进攻,那些黑帮成员哪里见过这阵势,遇到进攻的武警和公安,纷纷投降,那些敢反抗的,虽然没一枪毙命,但也吃尽了苦头。

  昆山盯着那医生,医生手里拿着针具,也是冷冷的看着他毫无畏惧,一付你要鱼死我便网破的气势。蔣四虎曾叮嘱过昆山,要他别滥杀无辜,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不好收拾,不过一定要做了钱纯阳,昆山很想做了那医生,但他也怕节外生枝,他对着手下吼:「快,无关的人不要理,快给我找到钱纯阳,外面警察都过来了,时间紧迫,加紧搜查,你们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十几个曾经见过我的混混马上一个一个的房间搜查,床上的每个病人他们都仔细看看,谁知却怎么也找不到我的踪影。昆山急了,只得逐间房间自己亲自去找,却也没有收获。每间病房他都进去看了,所有的病人他也都亲自看了,没一个是钱纯阳。他只得折回头再找。他再次察看时,看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医生还在和一个坐着的病人在说话,那病人背对着门口,他先过去也看见,因为病人能坐着,他想能坐自然不是钱纯阳,所以没过去细查,没想到回头那医生还在,病人也保持原来的样子,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决定进去看看。他也听到外面动静,外面情况紧急,他如果再不解决蔣四虎交代的事情,公安一上来,他就很难逃脱,他想,就算能顺利逃走,他没能杀了钱纯阳,蔣四虎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

  他提刀在手,向医生和病人走去,他进去时,看到那医生虽然还在和病人说话,但那病人没一点反应,他想,不管了,就算那人不是钱纯阳也砍一刀看看哒,因为除了这里,其余的地方都找遍了,根本没有钱纯阳。

  杨局长刚刚回到警局,医院那边就有110打过来,说是去医院闹事的来了几百人,气势汹汹正往楼上闯,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杨局长知道后急了,忙召集公安系统的人,全部赶往医院,自己又向上级汇报情况,上面非常重视,上头说:「龙城的黑帮由来已久,比任何地方的黑势力黑暗和猖狂,做过很多惨绝人寰的事情,上头早就想找机会整顿了,上面将派武警出动,务必借此机会,将龙城黑帮一网打尽,端了蔣四虎老巢。」

  杨局长接到指示,顿时信心倍增,看来,蒋家王朝的末日就要来了,他指挥公安系统的人,赶赴医院,到得医院时,他才知道黑帮已经攻上六楼了,看了这是蔣四虎针对大哥的一次行动,他心急如焚,自己一马当先,第一个冲进电梯,带人冲向六楼。

  他们到达六楼时,六楼大厅里还有很多人在和曲凤凰,余光辉大战,两人都挂了彩。杨局长刚出电梯,对准一个比较凶猛的黑帮老大开了一枪,而且是一枪毙命,顿时,所有的黑帮成员吓傻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警察居然连警告都没有就开枪,这也太可怕了吧,这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其实这些人无非是些乌合之众,仗着蔣四虎有权,有钱,有势,每日在龙城和周边城市横行霸道,有蔣四虎撑腰,原也连警察都不怕的,没想到这警察一上来就开枪,倒把他们吓坏了,除了几个头头,其余的都准备开溜。

  四哥把我肉身对着病房里面,然后装着和病人在讨论病情,那些黑帮的人想着我肉身一定是躺着的,坐着的肯定不是我,所以没过来查看。直到昆山再次复查回来,见四哥还在和我说话,他才起了疑心,闯了过来,一刀劈向坐着的我,四哥忙把手上的注射器射了出去,那昆山知道注射器的厉害,忙用刀一挡,打飞了注射器,然后再次一刀砍来,四哥猛然推倒我身子,一下扑在我身上,他用他的身体保护我。就在这时,一声枪响,昆山轰然倒地,原来,五哥出现在病室门口,见情况紧急,一枪将昆山击毙了。

  蔣四虎受彭致远蛊惑,策划了这次行动,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蒋家帮派会死得很惨。自那以后,他多年来组建的黑帮退出龙城,从此烟消云散。蒋四虎还影响到了他两个哥哥的前途,蒋家从此一蹶不振。这事固然是我破了他家风水导致的,但如果他不如此冲动,蒋家也不会落败得如此之快。蔣四虎知道上了彭致远的当,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不如意,他便迁怒于金百灵,两人也因此事离了婚,此是后话。

  五哥杀了昆山后,把事情交给一同过来的同事处理,他背起我的肉身,和四哥下楼,三人出了电梯,他把我放车上,车子驶出医院,向野鬼山庄而去,到了野鬼山庄,他一直等到把我安排妥当,这才赶回医院处理医院的事情。

  在他到达医院时,我徒弟贺辉带了唐武强也到了那里,由于我魂魄还在昏迷之中,发出的信号基本没有,贺辉在病室里没有找到我,五哥事多,他便要贺辉去野鬼山庄看看我肉身再想办法。

  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夜幕降临时,我才苏醒过来,但还是浑身疼痛,不能动弹,我只得试着用武功中的内功心法来修复魂魄所受的伤害,没想到这方法竟然对魂魄疗伤也有用,我打坐了一个时辰,恢复了很多,我终于能飘动了。我飘到病房空中,却不见了自己的肉体,病房里三张床位已经躺了人,我想,看来我的肉身已经被五哥送回野鬼山庄。

  于是我飘出去看看四哥在不在,我飘到走廊,却发现四哥不在医院,我看到医院虽然收拾干净了,但走廊的大门是破的,到处还有打斗过的痕迹,我这才知道,医院曾发生过大事,我忙急急的出了医院,往野鬼山庄飘去。

  我离野鬼山庄还有很远,便远远的看见野鬼山庄灯火辉煌,山庄外面的灯都点亮了,我知道山庄肯定有事情发生,我想快点赶过去,谁知早上曾经受日光直射,魂魄伤得很重,我无力快飘,还是只能慢慢的飘过去。

  我刚刚飘到野鬼山庄外围,便被鬼拦了下来。因为他们认识我,一个鬼对我说:「先生,你身体下午就送过来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可惜,现在你只怕进不去了。」我问他:「为什么我不能进去,庄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鬼说:「先生身体回来后,我们还去看过先生,只是天黑的时候,先生家里来了个道士,那道士好可怕,带来一群鬼奴,那些鬼奴凶残得狠,他们把我们赶了出来,走得慢的还被鬼奴咬伤呢,那些鬼奴太可怕了。」

  他一说道士我就知道来的是彭致远,他带来一众鬼奴过来自然不怀好意,肯定是想来破坏我肉身。我说:「走,我们过去看看,鬼奴有什么好怕的。」

  另一个鬼说:「先生,鬼是打不过鬼奴的,鬼无形,鬼奴有形,鬼奴凶残,他们包围了整个山庄,就是想拦住先生,不让先生魂体合一。」

  我说:「怕什么,我偏要闯闯看,我就不信了,我自己家我还进不去了。」我说完飘了过去,他们却不敢跟过来。

  野鬼山庄外面大坪里,彭致远站在外边,面向大门,他身旁有几个天轮道的门人。而他们的对面,贺辉带着唐武强在那,他们身边还有我六个结拜兄弟,曲凤凰和连叔等人也都在。

  只听彭致远对着贺辉说:「贺道士,你阻挡不了我的,我要杀你们,只要动用鬼奴,以你现在的道行,你根本不是鬼奴的对手,你们之中的人,更有何人能挡?只不过我是道教协会会长,不想滥杀无辜,只要你们交出纯阳道长肉身,我便放过你们。」

  五哥说:「什么肉身,我大哥只是在里面休息呢,他昨晚去阎罗殿累了,还在睡觉,你若要拜访我大哥,只能等明天了。」

  彭致远哈哈大笑说:「杨局长讲笑话原来不用打草稿,纯阳道长的魂魄在我这呢,我原是带纯阳道长魂魄来让他归位,所以我劝你们不要拦阻我,好让纯阳道长魂体归一。」

  贺辉说:「彭会长,你讲的才是笑话,我师父魂魄你能捉到,你做梦吧你,我劝你早早离开,我师父最讨厌的就是你,到时候只怕等我师父醒来,你的大限就到了。」

  彭致远说:「哼哼,八年了,我八年磨一剑,等的就是今天,莫说钱纯阳还没还魂,就算他已经还魂我也不怕他,更何况他魂魄今天早上被太阳刺伤,根本不能与我为敌。我跟你说,就算他没被刺伤,如你们所说已经还魂,他又能奈我何?你们少啰嗦,再不让开,莫怪我发动鬼奴,让野鬼山庄血流成河。」

  彭致远说完,做了一个手势,立刻,空中飞出一群鬼奴,瞪大眼睛看着拦在前面的人,它们只等彭致远下令,就要在山庄大开杀戒。

  正文 第九十六章攻山庄会长人 狂妄 杀鬼奴师徒把剑横

  看着彭致远要出动鬼奴,我顿时心急如焚,情况紧急,贺辉他们根本不是鬼奴的对手,我如果不赶快还魂,他们只怕要受到伤害,或许会危及生命,可是我的魂魄要冲破鬼奴设下的屏障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我冲过去,必会被他们发现,那么,只怕我的魂魄会被他们撕个粉碎。

  没想到就在这时,大门口走出一个我来,我竟然出现了,不但彭致远,连我也吓了一跳,只见那个我走了出来对彭致远说:「彭老板,没想到彭老板如此关心纯阳,让彭老板失望了,纯阳顺利回魂了,你要动手纯阳随时奉陪。」

  彭致远先是一惊,他马上冷静下来说:「呵呵,你不是钱纯阳,你竟然敢拿钱纯阳的尸还魂,你明知道我要毁了钱纯阳的肉体,你这不是送肉上寨的吗。」

  那钱纯阳厉声说:「彭致远,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我没去找你算账,你倒还找上门来,你若不想死得难堪,带上你的人马上滚,你要硬来,老子何曾怕你不成。」

  我一下还没明白上我身的是谁,小林子没那个胆,难道是鬼先生,对了,只有鬼先生才有胆有识,这时我倒不急了,因为急也急不来,如果现在过去,必定会被鬼奴追杀,我只有等待时机,看看鬼先生和彭致远如何相斗,然后再伺机行事。

  彭致远听余光辉舅子说我魂魄被太阳照射,发出惨叫,他等医院事情平息后,也曾去医院找我魂魄,但到那却一无所获,现在见鬼先生出来,他也不能确定那人是不是我,本想打退堂鼓,但想想这次退了以后再没机会,他才说:「哪来的孤魂野鬼,竟然占据钱纯阳的肉身跟我作对,等我废了钱纯阳,再把你炮制成鬼奴,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版权声明:"阿轻点好疼好大,你是王抠逼,快点过来啊,我再出来。"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yl/64523.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