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学长别揉了都出水了

 2021-02-16 21:17:44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丽贝卡把他的父亲和儿子迎进屋,仔细看着周的第二个孩子,问道:「他父亲怎么了?」「燕,你还记得我上个月去工作的那个房东家吗?」「上次给你两倍奖励的那个?」「嗯,没想到他打官司打得不好。今天,他被打得血肉模糊。看来这

  丽贝卡把他的父亲和儿子迎进屋,仔细看着周的第二个孩子,问道:「他父亲怎么了?」

  「燕,你还记得我上个月去工作的那个房东家吗?」

  「上次给你两倍奖励的那个?」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学长别揉了都出水了

  「嗯,没想到他打官司打得不好。今天,他被打得血肉模糊。看来这样不好……」周二声音低沉。

  「啊,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丽贝卡捂着嘴,不敢相信。在她心里,对下等人那么好的人,就是好人。

  「都说药材是骗人的,但钱地主绝不是这种人。」周老儿坚决不信。

  周毅一直想着自己的事,不听。他在半夜突然开始燃烧。

  这可让周的老嘴担心了,因为被烧坏的孩子少了。

  周老儿没时间去想钱房东。他匆匆给医生打了电话,直到天亮看到周毅发烧才松了口气。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柳浪看到那些东西。柳浪一定吓坏了。」周的第二个孩子懊悔不已。他当时就不耐烦了,忘了周毅还年轻。

  王艳见丈夫这样,再也不忍说:「烧退了。没事的。」

  夫妻俩一直呆到周毅睁开眼睛,看着他喝了一碗粥。周毅也想不到对自己的影响这么大,竟然发烧了。这个小身体的抵抗力真的不好。

  「爸爸,银子在哪里?」周毅怕周发烧的时候,已经把钱交出去睡觉了。

  第十六章争议

  「什么银?」丽贝卡很困惑。昨天父子俩回来的时候,脸色都很苍白。他们觉得婴儿车卖的不好,就没问是不是不挣钱。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学长别揉了都出水了

  周劳尔摸了摸周毅的头:「小钱迷。」看完门,天才此时已经亮了,周嘉的庭院依旧寂静。「燕,把门关上。」

  丽贝卡不知道周二要干什么,但他还是乖乖地关上门。

  他们住的房间被周二分成两个房间,一个给四个姐姐,另一个给丽贝卡和他的妻子和周姨睡。

  此刻,姐姐们还在睡觉。周解开了昨晚一直没脱下来的棉袄,从里面拿出一个布袋,放在炕上示意丽贝卡打开。

  「啊!"丽贝卡打开一看,惊叫了一声,马上捂住了嘴:「他爸,你在这里哪来的那么多钱?」

  周自豪地说:「这是我卖的车。我还收到了别人的定金。如果我卖的不止这个!」

  丽贝卡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这.能卖这么多钱买几天就能做出来的东西?这个地方值第二个孩子前三年上周挣的钱。

  「爸,要不要把这钱给房子?」周毅撅着嘴问道。

  周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巴不得把那些上过床的人当亲人看待,可是人家未必看得上他,所以他也没办法。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关心自己的心肝呢?

  「交200条短信就行了,交伙食费。」周老二沉吟了一下说道。

  「可以吗?万一去了就知道我们赚钱了……」丽贝卡担心。广安县离村里不远,尤其是集市期间,村里很多人会卖农产品,如果碰巧有人看到了,马上去方上,那他们就不会骄傲了。

  「没事的。如果他们想制造麻烦,我会和他们好好谈谈。分开是大事。」周的第二个孩子有一张坚毅的脸。

  听到分离,丽贝卡的眼睛亮了几分钟。天知道她有多想分开自己。她经常整天被周目的好骂,她的女儿甚至没有足够的食物。如果他们能分开.他们想得越多,就越开心,他们就睁大眼睛期待着。

  周老二胎有决心,周毅自然开心,但周毅不看好短时间内的分离。不仅是周老想维护大家的权威,就算是为了周老的二胎挣钱,他们也会死死抓住不放。如果周老二胎执意要分开,周老二胎很容易安于一个不听话。

  周毅觉得头有点疼,和周二说了几句话就又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他刚刚睁开眼睛,一只带着薄茧的手就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大丫柔声道:「柳浪,你好点了吗?」现在还难受吗?"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

  「大姐……」周毅看着周振略带焦虑的脸,摇摇头:「不难。」

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学长别揉了都出水了

  「那好,那好。」大丫松了一口气:「你昨晚吓死我们了。以后你要小心了。要不要起来?」

  「嗯」

  大丫帮周毅起来,赶紧给他穿衣服,问他穿的时候暖和不暖和,不暖和就穿衣服。

  周毅对大侠笑笑:「姐姐,我自己能行。以前不是我自己戴的吗?」

  「不,你病了。」丫坚定地摇了摇头,等给周姨穿好衣服,摸摸额头看看真的不烫这才真正放下心来。

  「你自己玩,我帮你妈做早饭。」

  「嗯。」周毅看着大丫柔和的眉眼,点点头。

  「哼,姐姐,他不是很好吗?他以前自己穿衣服,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这时三亚端着一碗面从外面进来,奇怪地说。走近后,她把碗砰的一声放在炕上的小桌上:「对你来说,真的是婴儿结,不只是发烧,还有医生和一碗挂面。如果我死了,不知道爸妈会不会看一眼。」

  「喂,你怎么能这么说?」大丫生气的对三丫说。

  「我很尴尬,是。为了给他这碗挂面,我奶奶不但娶了我妈,连我也跟着,都是我的错!」三丫头撇号,不服气的说道。

  周毅看了三丫一眼,二姐对他的偏见越来越深。他对一个小女孩什么都不在乎。他就是没听见。他拿起筷子吃了几口面,推到大榭面前:「姐姐你吃吧,我早上喝了粥,现在不饿了。」

  「然后,如果你病了,你必须多吃点。」大丫忙又把脸推给了周姨。这时,五丫和六丫也进来了,他们看见桌子上的挂面悄悄咽着口水。

  「三姐妹四姐妹,这里有面,你们赶紧吃吧。」周姨正忙着招呼她的两个姐姐。

  刘娅看着他的脸,流着口水,吴亚挥挥手:「我弟弟病了,那是我妈给你的。自己吃,以后再吃。」

  刘亚也低声道:「哥哥吃饭。」

  周毅故意板起脸:「你不吃,那我就倒了。」

  一碗挂面是只能在农家乐过节时吃的奢侈品。大丫听了,心疼。「那我们一起吃。」

  周颐笑道:「好。」

  大丫首先给周颐喂了一大筷子,然后是五丫六丫,喂给三丫的时候,三丫看了一眼周颐,见周颐低着头没看她,刚刚吃面的时候也没招呼她,心里充满了委学长别揉了都出水了屈,红着眼剁了剁脚,咬着唇说道:「谁稀罕。」然后一扭身跑了。

  「三丫……」大丫喊了三丫一声,见她很快不见了踪影只得作罢。

  到最后一碗面条在大丫的差别喂投下一大半都近了周颐的肚子,即使是这样,五丫六丫也吃的特别满足。

  没一会儿便是周家的早饭时间,周颐虽然不饿,但是为了给几个姐姐争取多一点儿的饭,他还是坐在了桌子上。

  周母看见周颐眼睛只抽,虎着脸:「你不是才吃了一碗细面,咋又坐上桌子了?」

  周颐争着大眼睛:「大奶奶,我昨晚生病了,饿的慌呢,一碗面还没有吃饱。」

  「大娘,那碗面条是六郎生病了才吃的,难道您还不准他吃饭了!」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周老二沉着声音问。

  周母听了嘴角又是一抽,赌气似的给周颐舀了一大勺饭:「吃吃吃,迟早把这个家给吃空。」

  周颐充耳不闻,象征性的扒了几口饭,然后就把饭菜分给了几个姐姐,递给三丫的时候,三丫拿着自己的碗躲开了:「不稀罕」硬邦邦的说了一句。

  周颐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没说什么直接越过三丫递给了五丫六丫。大丫看的着急,拍了三丫一下:「六郎给你的,你咋不接?」

  「谁稀罕他打发叫花子,你们都去巴结他吧。」三丫直接将大丫顶了回去。

  「你……」大丫是真不知道三丫怎么会这么想,什么叫巴结,那是自己的弟弟,姐弟之间本来不就是应该互相友爱吗。

  但到底不敢闹大声音,要是被爹娘知道了,三丫少不得被教训一顿,到时候三丫只怕对六郎的成见更深。

  一桌子都在抢似的吃饭,除了周颐并没有注意到大丫和三丫之间的对话,王艳见周颐只吃了这么点儿,忙着急的问:「六郎,咋吃这么少,是还不舒服吗?」

  她这么一问,坐在上桌的周老二也连忙看了过来:「六郎,没胃口吗?」

  周颐忙摇头:「没有,早上吃了面条,现在吃不下了。」

  周老二和王艳想到早上的粥和面条,以周颐的小肚子确实也吃不下了,这才放下心来。王艳见周颐把饭菜分给几个女儿,心里已经明白了他的目的,带着宠溺轻轻点了一下周颐的额头,「调皮」

  周母哼了一声:「吃不下干啥还坐在桌子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家里没一个能挣钱的,到时候你们都去挖耗子洞吧。」

  「好啊,大家一起挖耗子洞。」周颐笑嘻嘻的接了一句,倒把周母气的半死。

版权声明:"看了容易让人有感觉的段子,学长别揉了都出水了"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gs/71406.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