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龙根停了进去,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2021-02-14 04:32:26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听到赖子的话,张萌急忙摇头推卸:「我没有杀这个黑狼王,是他自己.他撞墙而死。」「也是因为你。」赖子苦笑着说:「难道你不知道狼虽然天性残忍,但对家人很重视。它从未放弃这个天生畸形的母亲。如果当着它的面杀了这个黄皮,它能不同情吗?」「靠!好像我

  听到赖子的话,张萌急忙摇头推卸:「我没有杀这个黑狼王,是他自己.他撞墙而死。」

  「也是因为你。」赖子苦笑着说:「难道你不知道狼虽然天性残忍,但对家人很重视。它从未放弃这个天生畸形的母亲。如果当着它的面杀了这个黄皮,它能不同情吗?」

  「靠!好像我像一只热手在扶着龙根停了进去摧残花朵。」张萌摇摇头。虽然他有点不好意思,但只要想起之前被这两只动物杀死的人类,他就不再纠结了。他擦去匕首上的血迹,说:「反正我也是在杀人。」

  「唉.」赖子摇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扶着龙根停了进去,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张萌揉了揉被咬的小腿,生气地说:「这黄皮嘴真别扭,还咬了骨头!」

  「你能不刁吗?大家都知道,性侵男生,这两样东西都是雪山上的精怪。」赖子说。

  「这里!」张萌用手压住流血的伤口,军哥和叶九不知何时同时出现在张萌面前。

  看到张萌小腿上的伤口,叶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瓶,扔给了张萌。

  「我说,葛军,九歌,你们俩真的该出场了!」张萌把粉撒在他的腿上一点,哭丧着脸说道。

  「我看了好久了。」叶九冷冷的看了一眼黑暗中的两具尸体,说道,「我本来想开枪的,但是被军哥按住了。他想看看你是如何学习技能的。」

  「靠!」当我听到叶九的话时,张萌突然意识到:「你怎么敢在看戏!我说,以你的能力,怎么可能听不到这里的动静?」

  之后,张萌伸出手拍了拍赖子的肩膀:「赖子的大哥还是挺有意思的。他一听到动静,立刻冲了过去。」

  看到张萌的表情,叶九不置可否的抽抽嘴,但没有多说什么。

  军哥的眼睛在墨镜下,看不到神采,就像看着漫天的雪花。

  只有赖子的眉毛动了动。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扶着龙根停了进去,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此时,皇后观里的那群和尚听说院子里的动静已经消失了,他们也偷偷打开了门,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张萌等人,以及躺在地下的两具狼尸。

  最后是鲁莽的哈萨克开拓者先跑来打破沉默。

  小道童听不清哈萨克语。跟在后面的汉族道士走过来,看到尸体一片狼藉。他莫名其妙地问:「这是……」

  「这是你的皇后。」张萌坏笑道:

  「娘娘?」韩道士一愣,原本慈祥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靠过来的哈萨克道童听不懂张萌在说什么,但他们也知道如何察言观色。道士见韩面色不悦,立即看向等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敌意。

  「嘿,阿蒙,这是你的错。开玩笑不好,反而拿人家的信仰开玩笑。」赖子赶紧做了个马戏,然后指着地上的尸体说:「其实每天晚上作恶的凶手根本不是王母娘娘,而是这两只动物。」

  「你是说.说……」韩道士很疑惑。

  这时哈萨克老主子也过来了,听到赖子的话,一脸诧异的指着心疼的尸体说:「天天晚上出来害人的就是他们?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张萌笑着说:「看看这种串通。远远看去,像不像老虎?」

扶着龙根停了进去,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听完的解释,老管柱和韩道长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张萌和赖子对视一眼,最后赖子为这群道士解释了一遍,又描述了惊心动魄的战斗过程。最后这群道士终于如愿以偿了。

  「没想到,没想到!」白发老人不禁摇头:「看来我们的猪油蒙了,我们误解了神灵。希望王母娘娘不要怪罪。」

  「这就对了!」张萌继续说道:「如果你将来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应该先弄清楚再做最后的结论,否则谣言会害死人的。」

  赖子还说:「我们信仰的神灵保佑大家,怎么能害大家呢?」

  「没有,很遗憾。这么多无辜的人死于莫须有的谣言。」张萌摇摇头说:「但现在没事了。过了道观就安全了。你不用每天晚上都这么担心。」

  「感谢几位捐助者。」老道士连连行礼,有些歉疚地说:「是.以前很穷,真可耻!哎!」

  「没关系。」赖子伸手拦住老道士的行礼,道:「道士为了我们的安全,不肯让我们留下,用心良苦!我们都可以理解你只是被谣言迷惑了。」

  "捐赠者很少为自己的贫困开脱。"老主人连忙答道。

  韩道士也点了点头:「幸好我遇到了你,不然不知吃了多少苦!唉,这两件事没有伤害我们的方圆数百英里。」

  「雪又大了,大家都不用在外面聊天了。」这时,张萌觉得冷风在袭人,连连提醒:「我们回屋说话吧。」

  「对,对。」在场的每个人都纷纷点头。

  「道士,找几个道童,把这两个畜生的尸体埋了!」赖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

  老和尚听赖子这么一说,赶紧命令徒弟们打扫院子。

  经过一夜无话,第二天黎明,张萌和其他人补充食物和水,并留下一些钱熏香。带着哈萨克族道士的热情,他们告别了道观,奔向大红柳滩。

  因为前期的准备,加上观里道士的指点,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去大红柳滩的正确路线。

  但是一路上大家都没有发现胖子留下的痕迹。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大红柳滩外还有村落。这是一个村庄,但只是十几个家庭聚集在一起。与葛军商量后,张萌决定在大红柳海滩住一晚,打听消息,补充食物和水,然后准备上路。

  他们一进村子,四个人就发现村里的人奇怪地看着他们的眼睛。

  张萌很困惑,于是他带了一个藏族人,说他想过夜,但他可以给钱,但发现那些藏族人听自己的,好像他们想过夜。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拼命的摇手拒绝。

  不光这一户藏民如此,其他家的藏民看到张萌等人靠近后,更是干脆连门都不开了。

  四人无奈,只好挨家挨户去敲门,走了一圈,都没有得到一家回应。

  就在张萌满心不解的时候,赖子却脸色有些深沉的蹲下身子。

  「怎么了,赖子?」张萌看赖子伸出捡起了一块发黑的石头,不解的问道。

  还不等赖子回应,叶九就侧回头瞥了一眼赖子手中的石头,冷冰冰的道:「有血腥味。」

  听到叶九的话,张萌连忙转回身看着赖子手中的石头,疑惑道:「这上面有血迹?」

  赖子点了点头,然后又摸着向前走了两步,这一次,他却顿住了。

  看到赖子僵在那里,叶九连忙蹲下身子,看着赖子手掌下的字迹,回头冲张萌说道:「是胖子他们留下的记号。」

  听到这儿,张萌心中一喜,连忙上前观察,眼前的标记正是胖子他们留下的记号。

  他们在进入格尔木的时候,就已经互相约定好记号,不同于其他的暗号密码,这些标记只有他们自己人才能看懂。

  「快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看到张萌兴奋的表情,叶九却是眉头紧蹙的说道:「先不用高兴的太早。」

  「什么意思?」张萌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冲动。

  「我怀疑……」叶九又回头瞥了眼地上那块黑色的石头,低声说道:「算了,还是……先找到再说吧。」

  还不等叶九说完,就只见军哥用手扒开眼前遮挡的石头、砖头、还有一些木屑,看着墙上的弹孔,语气凝重的说道:「这里发生过枪战。」

  「枪战?」张萌的心咯噔一下,然后焦急的说道:「大家四处找找,不行就抓一个村民问问,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用张萌提醒,军哥早已一撩风衣,根本不用搭手的就翻上了一面土墙,转瞬间就从院子里拎出了一个藏民。

  「赖子,你来问。」四人之中,只有赖子懂一些藏语,张萌害怕这里的西藏人听不懂汉语。

  赖子点了点头,便问了起来。

  两人叽里呱啦的交流了一阵子,那藏民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最后目光落在了村外那一户已经破旧无人的房屋内。

  看到这一幕,张萌连忙带着军哥和叶九走向了那间屋子。

  还没等敲门,张萌就看到一堵土墙后面,正有人盯着自己。

  那人发现张萌之后,欣喜的扑了出来,不过因为太过笨重,一下子就砸到了张萌的身上。张萌虽然有所准备,却也被这体重砸了一个踉跄。

  「张缺德,你们可算是追上来了!」一个公鸭嗓子咋咋呼呼的说道。

  尽管两只眼睛冒着金星,但听声音,张萌也听出了是谁,当即重重捶了对方一拳,笑骂道:「死胖子!你怎么在这?」

版权声明:"扶着龙根停了进去,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gs/71054.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