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进不去,进传销女人被强奸喝尿

 2021-01-09 19:53:53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顾偷偷把坑到了一起,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明朗了。他吃了几个蛋糕,心满意足地回到了仁恩堂。*****何平洲把顾玉瑶送回了钟平的豪宅,一路买的东西也搬进了博的豪宅。顾平遥请何平洲坐府。贺平洲只说他还有一些作业没完成

  顾偷偷把坑到了一起,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明朗了。他吃了几个蛋糕,心满意足地回到了仁恩堂。

  *****

  何平洲把顾玉瑶送回了钟平的豪宅,一路买的东西也搬进了博的豪宅。顾平遥请何平洲坐府。贺平洲只说他还有一些作业没完成,就抽空陪顾玉瑶出去了,因为这是那天两个人在船上的一个安静的约定。两位大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何平洲觉得今天不能进府打听,说等下次过了告别帖,然后。

嗯…啊…进不去,进传销女人被强奸喝尿

  以这种方式保持风度的何平洲,满足了顾玉瑶,勉强把他放进车厢,看着他离开,心中充满了喜悦。

  把东西搬进西芹园后,秦从里面走出来问:「这些都是什么东西?你哪来的钱买这些?」

  顾玉瑶想过来告诉秦氏她和何平洲出去了,就让人直接把东西搬进西秦园,带秦氏进门,把事情告诉秦氏。秦氏大吃一惊,责怪女儿没有勇气。

  「孩子,你怎么这么不耐烦?」

  顾玉瑶也知道张扬有些大胆,但她以为秦不会因为贺平洲送的这些礼物责怪她,可她还是被骂了。我想为自己辩几句:

  「妈妈,为什么我不能失去冷静?今天是那天我去拜侯府玩的时候二公子跟我做的东西。我觉得二公子是个好人,是个君子。他一路照顾得很好,从来没有逾越过。」

  秦氏还是不满:

  「不是说两个儿子不是好人。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性格自然好。我的意思是你是一个女孩的家庭,这个刚刚订婚。不能静下心来和别人单独出去,也不告诉家里的大人。这种情况会蔓延。能对你的名声有好处吗?」

  顾玉瑶说着低头不语,秦氏见她可怜兮兮的,目光落在一桌子的礼物上,问道:

  「这些是两位公子主动送你的吗?还是你主动了?」

  说到礼物,顾玉瑶又来了精神:

  「我没有主动?一起逛街就好。我喜欢什么他就买什么,不考虑价格。娘,敬侯府真有钱。看二公子的招式就知道了。他们的豪宅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你觉得它是北京最美的豪宅吗?」

嗯…啊…进不去,进传销女人被强奸喝尿

  秦被女儿天真的话语逗乐了:「傻小子,北京的家庭比那些敬重侯府的人还多。真的很无知。据我所知,武安后府是一座远在王珏府之外的大宅。齐家祖上以军马起家,几代人不知积累了多少财富。可惜你父亲爵位太低,要不你带我们去武安侯府看看。」

  提起武安侯府,顾玉瑶想起了那天他在崇敬侯府中遇到的武安侯世子。它真的很帅很迷人,温雅就像玉一样。他的五官像刀斧一样削着,英俊的心在脸红。只是那一天,齐世子似乎对顾朱庆有了特别的尊重或新的看法,而顾玉瑶立刻减少了对他的好感。

  「那天我们在崇敬侯府中遇到了齐世子,也不知道顾什么时候帮助过他。齐世子还特意过来感谢她。娘,你说,我要不要学点医术之类的东西?顾朱庆懂得一些医术,似乎特别受欢迎。」

  顾玉瑶撅着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秦氏白了她一眼:「不做好人家,一定要做。她糊涂了,你也糊涂了?」你真的以为男人接近你,就真的会看上你的技术吗?他们看到的只是一张脸。男人,有什么?就算有暧昧关系,也是锦上添花。顾是个自我放纵、到处出风头的人,以后会吃点亏。"

  顾玉瑶也想了想:「嗯,是啊,顾朱庆的脸真讨厌。男人看到她就走不动了,都想说两句。妈妈,你觉得她以后有了那张脸会嫁得比我好吗?」

  这才是顾玉瑶最担心的。看那些男人对顾的殷勤。如果顾朱庆真的攀上了一根高高的树枝,那么顾玉瑶真的要哭了。

  「你觉得那些高门大户人有那么好嫁吗?仅仅是因为你漂亮吗?美有什么用?这只是一个骗局。最多可以做个妾。你要有脑子,但不是每一个妃子都能像妈妈一样理直气壮。操心吧。」

  「那我就放心了。」顾玉瑶也想到了。她得到母亲的安慰,又开始开心地拆礼物了。没想到两个儿子对她这么好。她真的赢得了这样一个丈夫。

  *****

  李赶紧跑进书房,将经常的情况汇报了一下后:

  「师子,钱平来报说这两天礼拜后福的动作还挺多的。他派人在背后调查周六的祖父,甚至想查我们,但我们的人守口如瓶,他什么也找不到。」

  祁萱放下手里的书,敛目问道:「侯府为什么突然开始调查?是谁泄露的?」

  李摇了摇头:「我们这里绝对没有漏洞。暂时不知道是谁。前几天没有这个问题。好像突然醒了。上次和周六爷爷翻脸,还没走漏风声。现在我尊重侯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从箱子后面出来,李若有所思,又问:

  「爷爷,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对付那些敬重侯府的人?」

  祁萱摇摇头。「没必要。何绍靖要查,就让他查。如果你找不到我们,不妨帮他一把。」

嗯…啊…进不去,进传销女人被强奸喝尿

  李惊呆了:「太子,你是说这件事不必瞒着德高望重的侯府?但这样一来,就不给他和北洋侯府接触的机会了。如果他们联手对付我们,我们会不会得不偿失?」

  祁萱冷笑道:「他们联手比登天还难。尊重侯父也不傻,即使你知道我算计了他。他更清楚他现在摆脱不了我们,所以不会来打扰我们。」

  「太子有把握,崇敬侯府会反对北洋侯府吗?」李问。

  「当然。」祁萱肯定地回答:「只要他发现一点线索,没有我们他们自然会打起来。」

  「王子指的是什么线索?」

  祁萱站在窗台前,看着那株绿兰,拿起旁边的小剪刀,剪去一半枯叶,漫不经心地提醒:「前几天,星期六我不是去了三王子家吗?」

  李毛针立刻明白过来,递给祁萱:「是的,下属知道该怎么做。」

  祁萱将环顾兰花。这是从顾的房间里换来的冷兰。这个时候它还不能开花,但只要看着它,模仿它佛就能看见青竹那张可爱的脸,等忙完了这阵子,得多去看看她才行。

  ******

  顾知远踩着轻松的步伐回到家里,丫鬟伺候着换了身衣裳,正好秦氏进来,顾知远将她招到身边,秦氏见他高兴,遂问:

  「伯爷今儿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顾知远让她倒茶,喝了一口就放下,还是不怎么习惯这种档次差些的茶,对秦氏说道:

  「今日督察院的陈大人见了我的考绩,夸赞我‘事君笃而不显,与人共而不骄’,考绩为优。陈大人真乃吾之伯乐也。」

  秦氏立刻喜笑颜开,与顾知远同喜:「恭喜伯爷得上峰赞,今后必能平步青云。」

  顾知远喜欢听这样的话,就连这劣茶喝在嘴里都好受了些,对秦氏吩咐:「对了,我命人打听过了,这陈大人没有其他喜好,唯独好马,前阵子我在珍宝阁看见一副莫萧子的骏马图真迹,那叫一个惟妙惟肖,跟珍宝阁的掌柜定好了过些天去拿,你回头去帮我取回来,待下回到陈大人府上拜访时,我正好带上。」

  陈大人掌管着多数官员的考绩,跟他处好关系,只有利而无弊,顾知远已然为自己的前程做好了计划。

  秦氏一愣,脸上的笑容也虚了不少,轻声问道:「哦,莫萧子的骏马图确乃一绝,只是珍宝阁的东西,价格一项卖的有些高,只不知这副骏马图,要使多少银两?」

  第62章

  顾知远想了想:「不怎么贵,那掌柜的认识我, 好像价格是八千两吧。哎呀, 别管价格了,俗气, 关键是投其所好, 只要陈大人收下我这份孝敬就成。」

  秦氏咋舌:「八千两?一幅画而已。伯爷您是不是被骗了?」

嗯…啊…进不去

  顾知远拧眉:「这什么话?我和赵掌柜认识多年了,他从未骗过我,莫萧子的画如今有市无价,好不容易淘到一幅, 八千两的价格已是最低最低了。」

  秦氏不敢多言,努了努嘴, 对顾知远伸出了一只手,顾知远一愣:「什么?」

  「八千两啊。伯爷得先给我八千两,我才能去买。」秦氏说出用意。

  顾知远一时竟语塞:「你去账房支,我这儿哪有现银给你。」

  秦氏收回手:「伯爷有所不知,账房这个月已经支不到银子了。」

  「今儿才是中旬, 怎么就支不到银子了?」伯府里每个月账房都有固定能支取的数额, 从来没有超过更别说是中旬超支了。

  「伯爷忘了?这个月有咱们三小姐订婚的事儿啊,光是给她做新衣裳, 买新首饰就花去了近万两, 账房这个月哪里还有银子呀。就这样,有些东西的货款还欠着没给完呢。」秦氏交代了一番这个月的开支去处。

  顾知远看着她,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半晌后才吐出一句:「不是, 婚期还有一年多,你现在给她做什么新衣裳,买什么新首饰?平日里给她买的够穿了吧。不说别的,去年一年里,玉瑶的衣裳总比青竹要多的多吧,我就没见你替青竹做件像样的衣裳。」

  秦氏有些委屈:「伯爷。您怎么能这样说话呢。我是您去年才扶正的,玉瑶从小就没几件像样的衣裳,我若不给她做,难不成看着她穿些往年的旧衣裳出门会友吗?那丢的可是伯府和伯爷您的脸,这回我给她确实多做了几件,可也是为了让二公子高看她两眼,钱都花在子女身上,我又没贪了半分半纹,伯爷的话,着实令人心寒。」

  顾知远也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略微后悔,秦氏看在眼中,往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就伏趴在一旁的茶几上哭泣起来:

  「伯爷别总用姐姐的标准来要求我,姐姐是商贾出身,富贵逼人,我是读书人,兜里本就干净,承蒙伯爷高看,姐姐故去后,扶我做了正室,我想着正室就该有个正室的样子,若我和孩子们走出去,仍像妾侍那般,别人该如何笑话伯府和伯爷,原就是好意,如今竟受了这番冤枉,说实在的,还不如做妾侍时来的自在。」

  顾知远来到秦氏身前,伸手将她扶起,替她抹泪:

  「什么叫不如做妾侍自在?这种话,今后不许再说。先前是我说话鲁莽,你莫见怪,我知你性情,最是与世无争,恬静宜人的,你饱读诗书,便是那寒冬的腊梅,孤洁清高,不染俗世,我以富贵金钱度你,确属不该。今后不会了。」

进传销女人被强奸喝尿

  秦氏顺势抱住了顾知远的腰,抽出帕子给自己擦了眼泪,顾知远见她如此,也不忍再逼,直接说道:「账房实在没银子,就从我私库里取吧。」

  秦氏暗自松了口气,总算又糊弄了一关,软了声调:「伯爷可会嫌弃我一穷二白?」

  「怎么会。别胡思乱想。你知道我最爱的便是你高洁之风。你不过就是被出身耽误了,若你出身好些,我又何德何能可以与你长相厮守呢。」顾知远到现在依旧认为秦氏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秦氏也是撒的一手好娇:「伯爷您对我真好,既是知遇之恩,又是再造之恩,妾身没齿难忘。」

  这样的软话,顾知远最喜欢听了,两人间的矛盾迎刃而解,秦氏再次以眼泪征服,并且还为自己换来了利益。

版权声明:"嗯…啊…进不去,进传销女人被强奸喝尿"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gs/64956.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