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材室和体育老师h,含着丫鬟的奶头

 2021-01-09 15:52:40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大家总说皇帝太笨,不会认错人。我觉得他其实眼睛太多了,聪明变成聪明.事情被他搞复杂了,结果左边也很复杂,几个复杂的人把事情搞复杂了.下面的故事继续高能,大家期待!最后结婚用扇子遮住脸,然后新郎念了一首扇子诗

  大家总说皇帝太笨,不会认错人。我觉得他其实眼睛太多了,聪明变成聪明.事情被他搞复杂了,结果左边也很复杂,几个复杂的人把事情搞复杂了.

  下面的故事继续高能,大家期待!

  最后结婚用扇子遮住脸,然后新郎念了一首扇子诗,新娘念了几句后放下了小扇子。这是唐朝的婚俗。我觉得很好看,就用了!想象一下宋楚怡和宋楚怡最相似的地方就是眼睛,然后皇帝看着宋楚怡用一把万扇遮住自己的下半边脸。那种相似…简直! 在最后一章,我在中间加了一个情节,这是一个魏和香月夫人正式结盟的过程。一共800字。没看过的朋友可以回去看看。(3)

器材室和体育老师h,含着丫鬟的奶头

  53忏悔

  第二天宋楚怡醒来的时候,皇帝已经上朝了。她裹在毯子里,侧身盯着他昨晚睡觉的地方。那里已经很冷了,连一点点体温都没剩下。

  她记得刚结婚的时候,因为害怕暴露真相,一开始就模仿宋楚希的演讲。那个女人最自以为是,嘴特别凶,总是时不时对别人说几句话。她结婚前仔细考虑过,所以不难忍受。

  但渐渐地,她不再想做这种事了。她是无数王孙贵族想娶的对象,比江南长大的女人强十倍百倍。让她做自己的替身太可笑了。

  她渐渐显露出了自己原本的气质,她很自然的就这样做了,他也没注意到什么异常。只是有一天突然问了一句:「怎么觉得爱德华王子和他在明州看到的略有不同?」

  她很紧张,「是吗?殿下当时是怎么看待臣妾的,现在又有什么不同?」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用下巴看着她。「你对孤独好像比那个时候温柔多了。」

  她松了一口气,「臣妾还当什么?殿下以前对臣妾都是陌生人。我当然不能对你温柔。现在.难道我变温柔了?」

  他垂下眼睛,然后轻轻一笑,「当然。这样再好不过了。」

  当时她还沉醉在他的情话里,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时的眼神显然没有丝毫喜悦。

  他不喜欢她的变化。

  她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不甘、愤怒、后悔等诸多情绪,但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心底如炸。

器材室和体育老师h,含着丫鬟的奶头

  那个女人对他施了什么咒语?即使取了她的名字,她也不会得到他的心。

  「娘娘,奴婢等。会伺候你化妆。」

  衣,蝶衣带着八宫娥进殿,跪在床上听候吩咐。宋楚怡抛开凌乱的思绪,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是的。今天要见老朋友,一定要穿得好看。」。

  当女王再次出现时,从每日的晨吐中恢复是很自然的。宋楚仪盛装,坐在上位,在紧闭的宫室里被嫔妃们跪拜,举止高贵端庄。

  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忍一会儿了,早上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甚至对香月夫人也很温柔善良。其他宫殿看着两位皇后在那里寒暄,生出后宫要同向发展的错觉。器材室和体育老师h

  人群散去,她端起一杯绿茶,慢慢喝着,闭上眼睛,回忆着其他女人的不同表情。刺探,急于尝试,等着看好戏,等等。

  等等。现在我只暂时容忍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谁是这个后宫里说一不二的主人!

  「娘娘宫赵琪阁姜荣华来回走了,跪在外面求娘娘宫。"

  「姜荣华?」宋楚怡扬起了眉毛。「那不是姚佳若身边的狗吗?为什么,看着这个毫无希望的老主子,要找我宫里当靠山?」

  如果这次有什么好消息传出,姚嘉若肯定是第一个被降职停飞的。她从来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如此傲慢,让陛下像珠宝一样的女人有今天!

  看这个情况,以前她真的是太紧张了,以至于把姚嘉若当成了敌人。其实说白了,帝王之心也就那样,薄情寡义,难以捉摸。就像他以前宠着她一样,仿佛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爱的东西,可是后来他却渐行渐远。现在姚嘉若只是在步她的后尘。

  所以,那个慧婕妤算不了什么。他只是渴望新鲜。等迷恋结束了,就只是一件事。她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姜荣华说,她有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向娘娘汇报。我希望你会亲切,并承诺看到它。」

  「极其重要的消息?」

  她放下衣服说:「娘娘,姜荣华是临安宫的。她和慧婕妤住的很近,在他们入宫之前,他们还是一个成年的闺蜜。奴婢猜测她口中的‘极其重要的消息’一定与慧玉有关。"

  女王把茶灯放回箱子上。「你还在等什么?让她进来。我想听听她能说些什么。」。

  江万青恭敬地向领导致敬。「臣妾见娘娘,娘娘大。」

器材室和体育老师h,含着丫鬟的奶头

  「但是。」女王的声音懒洋洋的。「我不知道姜荣华含着丫鬟的奶头怎么样了。只是节省时间,早上没说。我得推迟到现在。」

  「自然重要,不然臣妾怎么会打扰娘娘?」姜荣华道:「臣妾卑微。入宫后只想在妾室尽本分,侍奉娘娘左右。以前臣妾愚笨,进不了娘娘的眼。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这个机会?」

  女王昂首挺胸。「我喜欢聪明懂事的人。姜戎华能进不了我宫的眼。这要看你下一次的表现。」

  蒋明白这是暗示她要赶紧把消息说出来。她咬着牙说:「臣妾最近得知一个秘密,不敢隐瞒。直到那时他们才向皇后报告。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被关在无极阁抄经的沈荣华,是和你已故姐姐关系密切的堂妹。」

  这个宋楚怡真的已经知道了。她原本认为沈楚云是宁城沈氏的一个不寻常的女儿。那天晚上,她听她提起宋初的怜惜,才知道他们的友谊很好。幸好姚嘉若已经带她去抄经文了,不然她还得费心对付她。

  「既然如此,娘娘,毫无疑问?为什么卫慧和沈荣华的关系突然变得亲密起来?」

  「你想说什么?」

  姜荣华深深吸了一口气。「臣妾想说,慧婕妤和你大姐宋楚惜小姐宋达其实很有私交。据沈荣华以前的宫中官员说,卫慧和宋大小姐甚至还写过一段时间的书信,沈荣华因此与卫慧关系密切。」

  仿佛有什么东西敲了敲她的心,原来是宋楚怡以为自己会发怒,可事到临头却什么感受也没了。

  疲惫。她觉得很疲惫。

  那个女人真的是阴魂不散。明明已经死去五年,她的生活却永远笼罩在她的阴影中。

  她放在心上、视若神明的丈夫日夜牵挂的是她留在他记忆中的影子,而她为了改变受冷落的状况,不得不拿出她的手钏去博取他的注意。这些便罢了,如今居然连宫中也全是她的故人。

  她究竟要纠缠她到什么时候!

  「皇后娘娘?」

  她回过神来,看着神情不安的江宛清慢慢道:「江容华要说的就是这个?那本宫知道了。本宫会去彻查,若果真如你所说,自有你的奖赏。」

  这结果和江宛清预期的有落差,她还想再说几句讨好的话,皇后却已扶着侍女的手入了内殿。

  无奈之下,她只好磨磨蹭蹭地退出去正殿。

  .

  北地的五月气候仍然非常清凉,天高气爽。桃花虽然谢了,琼花和吊钟海棠却开得灿烂。御太液池内亦有性急的芙蕖露出了尖尖小角,碧波嫣红,正是一片绚烂旖旎。

  叶薇打着消暑清夏的名头带着妙蕊出去,摇着扇子绕着太液池散了两圈步,最后在池畔的清莲水阁内歇息。微风凉爽,吹拂在她额头,还带着清幽的花香。叶薇闭眸养神,许久后勾唇一笑,「未知天一道长驾到,本宫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谢怀立在她身侧,淡淡道:「娘娘果然警觉。」

  她扭头一笑,「道长过奖了。本宫只是有备而来。」递个眼神示意妙蕊去水阁外守着,她冲谢怀微微颔首,「道长果然没让本宫失望,来得很快很及时。」

  今日她着了身琉璃白绣兰花褙子,乌发绾成锥髻,低低的垂在脑后,以一只别致的铃兰錾刻毛笔头银双尖定型。亭亭玉立在湖光山色里,如水面开出的素莲,端的是美貌天成,风华绝世。

  谢怀凝视她片刻,「您昨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起皇后娘娘的手钏,不就是希望贫道来找您?既然如此,贫道怎敢让娘娘失望。」

  叶薇的扇子摇啊摇的,带出香风阵阵,「道长现在相信本宫了?也是。换了别人,谁知道那手钏的来历,更想不到那东西并不属于皇后,而是……您送给楚惜姐姐的及笄大礼。」

  谢怀眼中闪过一丝锐光,「所以,这些都是她告诉你的?」

  「正是。」叶薇干脆道,「道长若不信,回头有机会去问沈容华也是一样。我与楚惜姐姐是知交好友,知道许多关于她的事情。这手钏之事,便是她亲自写信告诉我的。」

  这句话说完,谢怀沉默了很久。右手扶住水阁边的栏杆,与她一起看向接天碧波、满池新荷。

  「你想做什么?」

  叶薇声音很轻很平静,「本宫原以为道长是不知道皇后有那手钏,如今看来,您其实早已知晓。既然如此,您难道没有怀疑过么?楚惜姐姐那般珍惜您送她的礼物,即便是故去,又怎会把它送给关系不睦的异母妹妹?分明是她抢走的!」

  谢怀没有说话。

  「我与蕴初想法一样,楚惜姐姐的死不是天意,而是人为。至于凶手是谁,简直是显而易见。」低声说完这句话,她转头看向谢怀,「楚惜姐姐说您是他最好的朋友,那么本宫想问您一句,是否愿意帮我这把,替她报仇雪恨?」

  面上装得淡然,叶薇心中却很忐忑。寻求谢怀的援助是她思虑很久之后做出的决定,只因在这宫里实在势单力薄,蕴初被关、韵妃大去,她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找不到。谢怀虽然变了很多,但从那管竹笛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还充满思念,那么这个理由应该能说服他。

  至于把朋友拖进麻烦里……反正他已经麻烦缠身了,整个帝国无人不知的妖道,还在乎多这么一桩?

  而且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她这么冰雪聪明也可以帮他的嘛!

版权声明:"器材室和体育老师h,含着丫鬟的奶头"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gs/64926.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