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能这样 图书馆,好大恩恩我还要轻点

 2021-01-08 11:19:14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我没注意到刘以前的眼睛那么毒。他什么也没看见。来吧。我坐在主屋,一边喝茶,一边嘟囔。大厅的布局是典型的**s风格,有厚重的木柜,14寸黑白电视机和厚重的白瓷茶壶。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院子外面的桂花树只有一人高

  我没注意到刘以前的眼睛那么毒。他什么也没看见。来吧。我坐在主屋,一边喝茶,一边嘟囔。

  大厅的布局是典型的* * s风格,有厚重的木柜,14寸黑白电视机和厚重的白瓷茶壶。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院子外面的桂花树只有一人高,头下的指甲花此刻还长得很好。不幸的是,它后来被刘浩和我毁掉了。

  院子的东边有一口井。以前没有自来水的时候,一家人就靠它吃饭洗衣服。然而,此刻院子里有许多孩子。为了防止意外,爷爷特意搬了一块大石头挡在井口,用起来特别麻烦。

学长,不能这样 图书馆,好大恩恩我还要轻点

  爷爷小二十岁,头发还是黑的,脸上没有皱纹。他看上去精神很好。他的父亲给我们沏茶。我赶紧起身上菜。爷爷急忙说:「快坐下。你是客人。不要对我们客气。」

  之后他又心存感激,说:「幸好遇到了你这样善良的人。如果出事了,我能怎么办?我父母也是迷茫的人。当他们带着孩子去爬山时,他们甚至会失去孩子。你说,你怎么成为父母的?」

  我苦笑了一下。父母的脾气真的很邋遢,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说他们的坏话。

  爷爷坚持要离开我们去吃饭。一方面,我推不开。另一方面,我也仍然想着爷爷。他老人家此刻还活着。如果能再看看他老人家,我来C城也不枉。

  三十二

  天黑前,我的父母、叔叔阿姨和一些中年表亲回来了。我爸妈还年轻,看起来比我现在大几岁,衣着朴素。许今天在外面吓坏了,脸上还是有点憔悴和慌张。

  我妈一进门就抱着胖女孩哭,我爸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抹了把脸,后来谢过我和明远。我一看到我的脸,我爸就一下子愣住了,呆了好一会儿才喃喃自语地对我爷爷说:「爸爸,这个女孩不能丢在我们家。」

  「你在说什么?」爷爷因为没有照顾好胖女孩而生气。这一次,他可以找到骂人的机会。他大怒地冲他吼,把一直在院子里说话的叔叔阿姨都招了过来。这双眼睛,每个人都很开心,「哦,这个女孩看起来,如果她不知道,她真的认为这是我们的小女孩。」

  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表哥也在一旁起哄,大声叫我「小阿姨」,叫得明远有些不高兴。

  爷爷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我。他也很高兴,轻抚着自己的短胡须,连连点头:「别告诉我,这个大姑娘长得像我们钟家。尤其是这个下巴和我一模一样。」能不一样吗?下巴是显性遗传。只要是我们钟家的孩子,大家都一样。

  大家笑着看,笑着看。看完之后,他们连连点头。一向嚼舌根的三姨也大声问道:「大姑娘叫什么名字?真的不是我们老钟家的宝贝。」

  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支支吾吾了几声,才低声回答:「我,我叫钟惠惠。」

学长,不能这样 图书馆,好大恩恩我还要轻点

  屋里哄着马上爆锅,几个大妈也冲了上来。

  「我告诉过你——」

  「真是我们钟家的人。」

  「要不怎么长得这么像……」

  "……"

  这一次,连爷爷都失去了冷静。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敲在桌子上。想了想,他又放回去,吞吞吐吐地问:「美陀是哪里人?」

  我还没回答,旁边明远抢了第一。「我姑姑是北京人,你一定搞错了。」他总是彬彬有礼,在大人说话时从不插嘴。今天,这种行为似乎不同寻常。

  我仔细看了看他,发现明远的小脸紧绷着,嘴巴抿着,眼神略带不安和慌张。我多久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了?自从我们住在一起,他似乎一直很开心。即使从陈家庄搬到省城,他也很淡定。为什么这个时候会紧张。

  可能是我太在意这里的一切,所以明远感觉到了?

  爷爷听说我是北京人,笑着对大家说:「是京城来的师妹陀,不是我们家的。」

  「那不一定。」三舅妈挨着我坐下,左右盯着我,大声说:「爷爷不是说早年有个哥哥丢了吗,不确定就去北京了?陀姐,你的排名是什么?家里有家谱吗?」

  我尴尬地摇摇头,想解释些什么,想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袋晕晕的,一片混乱,一会儿想着怎么打消大家的疑虑,一会儿又纳闷大家怎么对钟这个名字没有反应。

  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虽然大家都确信我是他们钟家的后代,但他们并没有强迫我「认祖归宗」。明远的脸色刚刚好了一点,但是等我们离开之后,他紧紧的跟着我,再也没有离开过。

  聊了一会儿,爷爷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爸爸说:「你去找你爷爷,告诉他。虽然我没有告诉他小乖乖迷路的事,但我肯定他早就猜到了。恐怕我现在还很忙。好吧,我们和你一起去,省得他老人家胡思乱想。」

  听到这里,我立刻站起来,激动地脱口而出。「我也去。」

  当时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惊讶,迷茫,紧张。我一说,就意识到不合理。我赶紧笑了笑,尴尬地解释道:「我想,我大三,已经进门了,应该去看看长辈。」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钟,然后爷爷打破气氛,拍了拍手,笑了两声,说:「这个妹妹很有礼貌,二媳妇,你为什么不带这个——惠惠,对吗?带惠惠去西屋见他的祖父。」

学长,不能这样 图书馆,好大恩恩我还要轻点

  妈妈应了一声,抱着胖女孩走了过来,一脸感激地看着我。刚走了两步,明媛也紧跟在他后面。刘在房间里笑了笑,这个坏孩子在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七月下旬天黑,六点多了,外面还亮着。

  西屋的门窗开着,房间还亮着,但是在门口可以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太爷爷现在已经卧病在床好几个月了。根据过去的历史,今年年底,他老人家要与世长辞。我能够改变明远的将来,却阻止不了亲人的离去,不能不说是一场悲哀。

  太爷爷斜躺在床上,这么热的天,他的身上仍然盖着薄薄的被褥,露在外头的手枯瘦蜡黄,气色很差,脸上深深地凹陷了下去,显得颧骨格外地高。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太爷爷缓缓睁开眼,慈爱的目光一一从我们身上扫过,最后落在我的身上。

  爸妈上前低声跟他老人家打招呼,又把胖妞抱到他跟前。胖妞奶声奶气地叫道:「太爷爷,你什么时候才能跟囡囡一起去买棉花糖吃啊。」

  我小时候就这么馋吗?脑子里装的全是吃的?

  太爷爷慈爱地摸了摸胖妞的小脑袋,低低地道:「过几天,过几天等太爷爷身体好了就去。」

  胖妞满意地点头,挥着小胳膊小腿儿爬到床上去靠着太爷爷坐下,模样倒是挺乖巧。

  我强压住内心的激动,缓步上前,哽着嗓子唤道:「太――」才一开口忽觉得不对,又赶紧把身后的明远推上前,道:「快叫太爷爷。」

  明远听话地唤了一声。太爷爷朝他点头微笑,尔后目光缓缓地落在我身上,浑浊的眼睛里一片平和,欣慰地笑,「囡囡来了。」我的眼睛又开始发酸。

  「这是家里的客人,叫慧慧。」老妈在一旁解释道。

  太爷爷好像根本没听到她的话,缓缓朝我伸出手来。我赶紧上前握住,蹲在他的床前,喉头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囡囡……长大了……」太爷爷断断续续地说着话,脸上显出温和而慈爱的笑意,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闭上眼睛。

  我抹了把眼睛,轻手轻脚地把他老人家的手放进被子里,站起身。小胖妞坐在床上盯着我看,难得地还把眉头皱着,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

  「这…老人家睡得有些糊涂了……」老爸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显然对刚才太爷爷拉着我的手叫我囡囡的事有些尴尬。

  其实这屋里的人当中,最清楚的就数太爷爷了。我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怎么认出我来的,可我十分确定的是,他看着我时的眼神,是真正地把我当成他的小囡囡的。

  晚上回了招待所,我和明远都有些心不在焉。我心里头想的自然是家里的那些人和事,至于明远,这会儿我还没心思去考虑他的想法。

  第二天大早,我们俩都顶着俩黑眼圈起得床,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都忍不住笑起来学长。

  之后我没有再去新民路32号,倒是老妈抱着小胖妞来找过我们,还带了不少土特产。

  刘浩维也跟着一起过来,他跟明远很快就交上了朋友,临走的时候,还一再叮嘱明远要给他写信。我听到这里暗暗上了心,这要是让明远跟刘浩维联系上了,以后我再回到2010年,那可就出大麻烦了。无论如何,也得让明远把这里的事儿给淡忘了。

  于是第二天,我就退了房,带着明远去了杭州。

  我们在杭州住了足足有十天,什么西湖、灵隐寺全都逛了个遍,之后又去苏州看园林,去上海看和平饭店,反正是把整个旅程安排得多姿多彩,只盼着他能把C城的事情给忽略掉。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回家以后,明远居然就收到了刘浩维的信。他竟然把家里的地址给那孩子了。你说刘浩维这娃儿怎么那么多事呢。七八岁的孩子身边不是应该有很多朋友吗?何必非要拽着明远不放呢。

  之后我很认真地翻阅了青少年心理杂志,暂时把心放进了肚子里。其实刘浩维的性子我还挺了解的,这会儿不是流行交笔友吗,刘浩维也就是图个新鲜,过不了几天,他就能把明远丢到爪洼国去。

  明远对刘浩维也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来了信就回一封,并不常跟我提起他,到他初三的时候,基本上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刘浩维的信了。

  明远初二的时候,我在老年大学认识了一个画肖像的龚老爷子,他以前曾帮公安局给嫌疑犯画过相,能根据证人口述把疑犯的样子给画出来不能这样 图书馆,一手绝活让我十分羡慕。那会儿公安局都还没电脑呢,更不用说画像的软件了,所以老爷子这一手技术让他在公安局备受器重,连刘涛都来找过他几回。

  在邻居老教授的引荐下,我拜了龚老爷子为师,跟他学习画肖像。当然,这技术不是一两个月就能成的,好在我也不急,加上闲散时间也多,每天都去老爷子家里头画画,因为去得勤,还被老爷子好一阵夸。

  到明远初三的时候,我就已经略有小成,虽说不能达到龚老爷子那样凭口述就能画出人相貌的程度,但在景区摆个摊子给人画肖像赚点吃饭钱还是够的。

  同一年,刘江终于在刘家长辈的催促下跟省城的一个小学老师建立的恋爱关系,估计好日子不远了。到年底,古艳红终于重新调回了刑警队,喜得天天来我们家串门,没事儿还喜欢跟我探讨一些刑事案件。

  我倒是挺有兴趣,毕竟以前就在法院工作,对这些事情也不陌生,但明远很不喜欢,每次等古艳红一走,他就让我离那些事远远的,说听多了小心我好大恩恩我还要轻点的心理会变得扭曲……

  三十三

  1992年,明远读高二,我第一次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情书。

  为了表示对少年人**的尊重,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随意进出明远的房间了。每次进屋前都会先敲门,如果他不在家,我更不会轻易进他的屋。但他似乎对所谓的**一点也不在意,白天去上学从来不锁门,有时候功课忙了,还让我给帮忙收拾房间。

  于是,我就在他书桌上发现了三封情书。

  当时明远在浴室里洗澡,屋里只听见淅沥沥的水声。我快速地把这三封情书掂在手里看了眼,字迹不同,看来我们家孩子在学校里还挺受欢迎。只不过,这三封信只开了一封,另外两封信都还封得严实,不晓得是不是刚收到,还是明远压根儿就没打算看。

  「明远――」我捏着嗓子心虚叫了他一声。浴室里有低低的声音回了一句,尔后继续是水声。看样子他一两分钟也洗不完。我猥琐地把开了封的信夹出来,展开,怀着无比八卦的心情迅速地浏览了一遍。

  这是一封非常具有时代特色的纯朴情书,纯朴到我又回头看了一遍,硬是没看出这是一封情书。这封信写得不长,通篇都没有情情爱爱的字眼,只委婉地赞扬着明远的优秀,他的成绩好,体育出色,工作能力强等等,到最后,又委婉地提出交朋友的愿望。

  这也是我,要换做二十一世纪习惯了张口闭口就是真爱的小青年们,只怕根本就看不懂。

版权声明:"学长,不能这样 图书馆,好大恩恩我还要轻点"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zgs/64714.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