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家日了妈,镜子面前小妖精自己动

 2021-02-20 23:07:36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安迅紧紧地抱着他,脸颊贴着他冰冷的棉衣,其余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于斯,于斯……」安迅不敢去农民家住,因为她不确定哪个农民住在一个善良的女人家里,哪个农民住在一个鳏夫家里。但是现在于斯来了。他们找到了最

  安迅紧紧地抱着他,脸颊贴着他冰冷的棉衣,其余的话都说不出来。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于斯,于斯……」

  安迅不敢去农民家住,因为她不确定哪个农民住在一个善良的女人家里,哪个农民住在一个鳏夫家里。

  但是现在于斯来了。

我在家日了妈,镜子面前小妖精自己动

  他们找到了最近的农民的房子。房子的主人是一对热情的夫妇,看上去五十多岁。他们为他们收拾了大厅西边的房子。老太太说是儿子在城里干活的房间。

  由于大雪,山上的电力在下午被切断了。老两口找了两根蜡烛给他们点着,关心了一下,就回房间了。

  刚刚烧过的炉子除了有点不舒服之外,并不暖和。安贞把从车上带来的毯子放在床上,脱下外套和裤子,钻进被窝。「我要冻死了。」

  于斯清理了积雪,紧接着钻进去,安浔才发现,在进屋这么久之后,他的手脚还是冰凉的。

  「于斯,你离开多久了?」她握着他的手,上下摩挲着,想让他快点暖和起来。

  「一个多小时,」他把安迅抱在怀里。「好像要结冰了。」

  雪灌进我的鞋里,我的脚冻僵了,全身冰凉。

  安浔觉得拿着一个冰块。

  昏暗的小房间里渐渐开始热起来,小火炉烧得很旺。于斯不再冷了,但也不热了。安迅觉得这不能温暖他。

  「于斯,你怎么还冷?」安迅有点匆忙,害怕自己会冻僵,于是钻到他的怀里。当他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到了他的脖子上,发痒的于斯再次紧紧地抱着她。

  安迅仍然说,「在车里坐一晚上是件大事。如果你跑上来找不到我,你还是穿那么少,也不穿雪地靴。鞋子一点都不暖和,你也不戴帽子。你的耳朵冻僵了……」

  她喋喋不休的嘴被于斯吻了,他揉了揉她的嘴唇。「安迅我在家日了妈,你这个唠叨的女人。」

我在家日了妈,镜子面前小妖精自己动

  安浔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他亲吻自己时,他的意识钻进了毛衣。后来,安浔儿想,她想摸摸他的体温,但他吻了她。于是,两个互相取暖的人开始有些分歧。

  第41章

  于斯搂住她,亲吻她的头发。「那我就放心了。」

  「于斯,你离开多久了?」她觉得他一直在着凉。

  「一个多小时了,感觉冻僵了。」他说,放开她,脱下棉袄,往鞋里倒雪,脚都冻僵了,全身冰凉。安迅俯下身再次拥抱他,尤其是粘着他。

  于斯无助地看着钻到她怀里的人,说如果她冷,那对她来说也是冷的。

  「我给你暖暖身子,」她搂住他的腰,在他怀里摩挲着,感觉他冷若冰霜。「沈,你真让人难受」

  反而是他的?于斯的心,「你什么时候能像这样温暖它?上床躺下。」

  昏暗的小房间里渐渐开始热起来,小火炉烧得很旺。老两口拿出两套新被子,放在床上。安迅把一条放在床上,并把从车上带来的小毯子放在被子上。

  蜡烛的光闪烁不定,安迅的影子印在后墙上。此外,于斯站在那里看着,产生了和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幻觉。

我在家日了妈,镜子面前小妖精自己动

  「安贞,以后不要离我太远。」他突然说。

  安迅把枕巾放在枕头上,整理好,转头看着他,甜甜地笑了。「但是过一段时间我回学校怎么办?」

  「跟你走。」

  外面好像还在镜子面前小妖精自己动下雪,风也没那么大。这两个人脱下外套,上床睡觉了。于斯不那么冷。

  但是不热。安迅一直在压榨他。「于斯,你为什么不暖和一点?」

  她有点担心,怕他冻着,钻到他怀里。当她说话时,热气喷在他的脖子上,发痒的于斯紧紧地拥抱着她。「就憋一会儿。」

  安迅揉了揉他的背,喃喃道:「坐一晚上的车,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你找不到我,你还是穿那么少。雪这么厚,你的鞋不暖和。你还没戴帽子,耳朵都冻僵了……」

  她喋喋不休的嘴被于斯吻了,安迅立即闭上了嘴。于斯抬头微笑着看着她,「安迅,你这个唠叨的女人。」

  安迅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当他亲吻自己时,他的意识钻进了毛衣。后来,安迅回忆说,当时她想摸摸他的体温,但他吻了她,于是两个互相温暖的人开始有些不同。

  他的吻变得深沉,人也慢慢压了上来。没多久就亲了。安迅觉得他的皮肤变暖了,然后慢慢地被烫伤了.

  他吻了一次又一次,然后慢慢移到他的脖子上,在那里他吮吸。刚开始他很温柔,后来好像觉得不满足。他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疼。

  手不老实,安迅觉得被子温度越来越高,热得她浑身都是汗,湿粘粘的不舒服。

  后来两件毛衣都被他扔了出去,还有贴身的黑色羊绒裤。

  他终于暖和起来,好像要烧死她似的。

  不远处,旧矮柜上的蜡烛晃了两下,好像是棉绳太长了,蜡烛的火焰小了很多,船舱也更暗了。

  衣服虽然扒了,但还是热的,夫妻俩一开始就不应该点炉子。炉子里的火太热了,热的人无法呼吸。

  后来想想,好像也不能怪炉子。

  于斯低头看着她,额头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她觉得不合时宜,汗流浃背。他终于又变成了一个温暖的于斯。

  安迅抬头看着上面的人。峻青的脸上没有那么平静和自持,而是更加隐忍。「没有保护措施,安迅,你可以随时停下来。」

  安迅伸出手拥抱他,把他压在自己身上。「没关系,于斯。」

  然后,他把它贴在她的耳朵上,说:「可能有点疼。」

  她很尴尬,轻轻摇了摇头。「没关系,于斯。」

  于斯吻了吻她的前额、脸颊和嘴唇,她非常喜欢她,觉得自己是多么有魅力。

  两人的喘息声渐渐变大,安浔咬着下唇,用剩下的思考能力告诉自己要忍,但是她身上的人却不这么想,故意反对她,更加努力。

  他发现她很宽容子,低头又吻过来,用暗哑性感的声音哄着,「别咬。」

  外面的雪没完没了的下着,棉被被掀开踢到了脚下,即使这样,也是不冷的,安浔就觉得自己一会儿水里一会儿火里游荡着,从不适到迷失,最后筋疲力竭。

  毯子不能再铺了,好在自己带了毯子,不然明天见到老夫妇该有多尴尬。

  安浔将脸埋在枕头里不去看他,司羽镇定自若地将毯子叠好放到矮柜前的椅子上,「明天走的时候别忘拿了。」

  安浔拉高了被子,盖住自己半个脸,闷声闷气的说,「安非的毯子,你赔他个新的。」

  司羽回身将她捞进怀里,「怎么是我赔?我自己弄的?」

  安浔用棉被捂他的嘴,「沈司羽你不许说话。」

  蜡烛已经燃烧到底,终于在两人窃窃私语中悄悄灭掉了,房间中陷入黑暗,说话声也渐渐小了……

  第二天早上安浔是被老夫妇两人的说话声吵醒的。

  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昨夜的火热消散去后房间又变得冷起来。

  衣服都被扔到床另一边,安浔伸出胳膊去够,够不到,嫌冷不愿意起身,便又躺回去。

  司羽被她折腾醒,睁开眼就想亲她,却被她推开,她嗔怪地看着他,「帮我拿衣服,快起床。」

  他看了看安浔脖子上的痕迹,竟觉得异常的满足,还是趁她不备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才坐起身去拿衣服。

  他把所有衣服抱成一团全塞进被子中,然后两人在被子中翻找,就那样躺着穿衣服,一件一件的,穿到毛衣时,终于都忍不住笑起来。

  下过雪后的山里,静的像是与世隔绝。

  两人用老夫妇烧的热水洗了脸,打开房门出去,发现外面亮的厉害,除了白色竟找不到任何一丝其他色彩,安浔伸开双臂,感受着冰冷的空气和雪的味道,「我想去打滚。」

  阳光正足,照在雪地里闪闪放光。

  「小心身体。」司羽一本正经地破坏着气氛。

  安浔知道他意有所指,瞥他一眼悄悄地红了脸。

  「年轻人,我烧了粥,你们过来吃点,吃完身上暖和。」老妇人在屋里冲他们招手。

版权声明:"我在家日了妈,镜子面前小妖精自己动"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2132.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