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和很大做口述

 2021-02-20 21:35:12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这个道理她相信了好几年,身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身边的同学朋友,第二天也绝对不会担心自己能不能住在现在的屋檐下。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在舅舅家住了两年多后,夏川已经心存感激了。毕竟她可以离开孤儿院的特殊群体,成为现在的她。从姑姑

  这个道理她相信了好几年,身边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她身边的同学朋友,第二天也绝对不会担心自己能不能住在现在的屋檐下。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

  在舅舅家住了两年多后,夏川已经心存感激了。毕竟她可以离开孤儿院的特殊群体,成为现在的她。

  从姑姑的眼里,她明白自己永远是一个孤独的个体,即使住在别人家,也永远无法融入对方的家庭。

  没有血缘关系怎么能认出她?

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和很大做口述

  她日复一日抱着白活的心态,只盼着世界的稳定,长大独立后能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的家。

  在姑姑的带领下,夏川去了大厅,一连给对方的叔叔阿姨打了电话,然后给他们倒了茶。她低着头一个一个的加,等她来到那个整个右臂都缠着绷带的同龄男生面前,及时被对方拦住。

  男孩用未受伤的手捂住杯子,警惕地看着她说:「我不喝茶。」

  那人是苏月舟,夏川当时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冷漠傲慢,额头上有个钩子,嘴巴朝上指着表示对她的不满,右胁下满是叛逆的痞气,起身站在她面前一瞬间,比她矮了五厘米。

  先前积攒的气势,突然被夏传勇那双俯视的看不见的眼睛扼杀了。

  苏月舟:现在不是男生长高的年龄。

  夏川:你是同龄人中最矮的。

  苏月舟:我能怎么办?

  夏川:我可以蹲下来看你。

  苏月舟:总有一天,会高到让你仰视。

  第三章

  夏川和陈晨成了同桌,苏月舟直到晚上学习才知道。

  晚上从宿舍出来后,夏川和她的室友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到教室上晚自习。她到的比较早,只有五六个人在看书预习。

  就在老魏在的时候,他正站在讲台上研究班级花名册。

  夏川猜测这应该是上学期期末全班的总分排名。她白天看了一眼,排名第五。

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和很大做口述

  因为新学校,所有的学生都很奇怪,所以教室里所有的人都异常安静,只能听到走路和翻书的声音,因为没有人能摸到新班主任的脾气,甚至那些后来进来的人,一踏进教室的前门,就像小鸡一样安静。

  很快,越来越多的人静得像鸡一样。

  老魏满意地看着,每个学生都进来了,没有说一句闲话。他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看书,预习新知识。

  这种时间很宝贵,因为全楼只有他们班第一个进入这种氛围。

  「学生很自律,很好!」老魏一个个看着埋在书里的头像,毫不吝惜的夸奖。

  这时,窗外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清晰地飘进了教室里每个人的耳朵里。

  「今天,我刮了胡子。我们班没有长得好看的。他妈的美女都去文科班了吧?给我们留下一些恐龙就行了……」

  说话傲慢随意的人,往六班方向走。

  班上一半以上的人都忍不住笑到了嗓子眼。夏川只是抬起嘴,偷偷看了一眼劳伟。他发现自己的眼睛很长一段时间都跟着窗外人消失的方向,然后摇摇头,对全班同学评论道:「我不知道这样的人在学校是干什么的。学校给你提供的是学习的地方,不是你谈恋爱的地方。你要记住,学习是你自己的事,老师只是辅助你……」

  一集让劳伟啰嗦了十分钟,学生们很无聊,但他们不敢说出来。

  夏川试图做练习,但他听不见。

  直到有人推开她的左臂,她莫名其妙地看着陈晨,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抬头看了看讲台上的班主任,事后站了起来:「是的!」

  劳伟在花名册上写了些东西,对她说:「你以后就是数学课代表了。」

  夏川静静地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但她没有反应过来。她前面的学生不时回头看她。那双眼睛充满了询问和怀疑。

  夏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每个班级代表都是老师亲自挑选的,几乎都是这门课成绩最高的学生。但是,她上学期期末的数学单科成绩很拖沓,在班上也只是名列前茅。没有这个偏科,或许总分和排名还能往前走很多。

  换句话说,比她数学好的人很多,大家都比她更有资格当课代表。

  但是,班主任的话是圣旨,她只能点头服从。

  坐好后,夏川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她合上五年高考的综合书籍,转身打开数学习题,开始给自己增加压力。也许这也是班主任的本意。

  就连同桌的陈晨也注意到,她私下悄悄对她说:「我看过成绩单,除了数学,我们其他课程的总分都差不多。」

  夏川默认地点点头:「我不擅长数学。」

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和很大做口述

  陈晨安慰她:「还有一年,别担心。」

  第一节晚上自习结束。夏天和夏天的晚上都是朦胧黑暗的。整个教学楼的灯光显得明亮。室内空调一直在角落里跑,空调让人感觉不出门很舒服。

  夏川在草稿本中列出了完整的通式运算。第一个小问题对她来说还算容易,套路永远不会变。第二个小问题也可以作为大结局,但是要花她的时间和精力,最后她想不通为什么,但是很迷茫。

  她忍住不看答案,边数边拍拍额头。教室内外嘈杂的声音被她切断了。

  耳边传来刺耳的敲玻璃的声音,夏川好久才反应过来,因为窗户底部贴着三十厘米高的薄膜,平视坐着无法注意到,只能抬头观察外面的景象。

  此刻,窗户完全黑了。由于光线略暗,夏川只望了一眼,就看到了一排熟悉的白牙。

  对方用手点了下窗锁的位置,向她做了个手势。

  夏川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打开窗户,一股湿热的空气吹了进来,他身上有股汗味。

  她想知道他是否刚刚玩完一个游戏。

  「是什么?」她淡淡地问,但下一刻她觉得多余。

  苏月舟整个闲散的样子显然似乎不是一个必须说的话题。她的眼睛在教室里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她旁边的位置。她用奇怪的声音说:「陈尘坐你旁边啊?」

  夏川回头看了下身边的空位,对他简单地嗯了一声。

  然后,她指指他身后的方向,意思是陈尘在外面,你别有事没事找我。

  苏越洲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就是陈尘告诉他的,他头也没回,朝她伸了伸手掌,理所当然地说:「指甲钳借我一下。」

  夏川无奈地弯腰,小心翻起课桌盖,手往里面快速摸出一把,递给窗外的人。

  「用完放回我桌上。」她提醒他之后,直接抽了纸巾奔出教室去厕所。

  夏川就在厕所墨迹了会,待到下一节课的预备铃响后半分钟才敢踏步出去,到了走廊上先经过八班,再是七班、六班……

  走廊上只有她一个人,静得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教室内的日光灯透过窗户能照到走廊围栏上,夏川到了五班的教室外面,忍不住边走边拿眼瞧进去,她直接往教室后排的方向扫去,很快就锁定了第二组倒数第二排的男生。

  他的同桌也是个男生,两人的头正凑在一起说着什么悄悄话,从夏川的角度看去,只能瞥见他右边脸颊至额头处垂落的碎发,像是凝聚了汗水,被他适时甩了甩,细长的刘海轻轻飘动。

  视线偏移,他的椅子半翘着,挂在后面的书包微微晃动,书桌上堆满了新书,全被整理归类至右上角,一看就是有大动作的人。

  夏川撇了撇嘴角,收回视线,进了自己教室。

和很大做口述  她回到座位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桌子,压根没发现任何指甲钳的影子,手往桌子里面摸了摸,也没有触摸到熟悉的物品。

  这个从来都只借无还的人,夏川以为先前特意的提醒他听进去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本性难移。

  陈尘看着她在寻找的动作,问:「你是不是找指甲钳,苏越洲让我通知你一声,他还没用完,到时候还给你。」

  「嗯。」夏川翻开书本,淡淡地应着。

  她就等着那一天是何年马月,估计她不去亲自要回来怎么也等不到这一天,对于这种没有信用的人,她不想多说一句。

  结果晚自修第二节下课,一口白牙又阴魂不散地出现在了窗边。

  夏川忍住烦躁耐心去开窗的时候,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快点换到第二组,不然这样下去,她的手臂会残废掉。

版权声明:"父亲进入女儿的身体,和很大做口述"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2121.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