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细节多的言情小说,深点再深点噢使劲啊

 2021-02-20 01:30:36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城市里的爱情,天生的一对。"各就各位,在MC开口之前,音乐暂时停止。为什么他要背对坐在他旁边桌子上的男人,和他的女伴大声说话?「这个嫁给三个年轻人的,真漂亮。」他小然下意识地听着,只听女伴压低了许多声音说,「不过请邵做伴郎,不过你可以

  "城市里的爱情,天生的一对。"各就各位,在MC开口之前,音乐暂时停止。为什么他要背对坐在他旁边桌子上的男人,和他的女伴大声说话?

  「这个嫁给三个年轻人的,真漂亮。」他小然下意识地听着,只听女伴压低了许多声音说,「不过请邵做伴郎,不过你可以比新郎。呵呵,对了,那个伴娘是谁?我觉得也是和刘少的一场比赛。」

  「不知道,可能是刘少的女朋友吧。」男人嘿嘿一笑,说什么,因为司仪说话了,为什么笑却听不清楚。

性细节多的言情小说,深点再深点噢使劲啊

  陈的婚礼非常隆重。何的宾客预订桌渐渐有了其他人,但她并不认识所有人,所以她只能把眼睛放在舞台上,看着新娘和新郎交换戒指和亲吻对方。掌声像波浪一样高。

  都说快乐是会传染的,但在这样完美的快乐场景中,贺只觉得心底酸酸的,不反抗眼泪差点掉下来。

  第十二章前路(1)

  仪式结束后,新娘换好礼服,走到桌边抽烟敬酒。首先去的地方应该是双方父母和其他长辈的桌子,然后依次进行。婚礼大部分来自穆的员工和客户,他们自然不会为难新郎新娘,所以进行得非常迅速和顺利。客人一桌一桌地离开,贺坐不住了。她桌子上的其他人开始吃饭时很早就离开了。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冲过去发红包,然后赶紧回家。

  不过,如果要离开,还是要和萧尚佳琪打个招呼。她环顾四周,发现新娘和新郎,还有萧尚佳琦,都卡在一张桌子上。二十出头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坐在桌子上。他们穿着得体,很富有,他们似乎和新郎有着不寻常的关系。他们吵着要新娘和新郎来一个法式深吻。

  看着陈的脸由红转紫,周围的人不停的推着让他快点表演。虽然尽力保护她,两人的尸体还是被推倒,撞到了一个地方,而陈的这种样子,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生性腼腆娇弱,从来没有勇气当众表演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婚礼,她大概会气哭了。可是,偏偏今天是她的婚礼,让洞房提前了一点。她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看着丈夫和表姐,眼里含着泪。

  「姐姐是新娘,不要这样欺负她。」李欣欣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她还年轻。她过去常和父母一起去参加婚礼。她从未见过如此吵闹的场面。然而,人总是在混乱中急中生智。比如现在,她站在陈身边,笑着淡淡地责怪大家。

  「这是怎么欺负人的?我们只想看玄冥和他妻子爱情的镜头。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带头闹事的年轻人不会听话。他的目光落在李欣欣的脸上,也有惊喜的瞬间。当他的眼睛微微转动时,他突然笑着说:「但是我嫂子是新来的,我们不能理解她的瘦脸,但是小姐姐,你为你姐姐挺身而出是可以的。这个怎么样?他们可以不亲,但是看看现在这些人,你随便找一个,亲他,我们就可以喝这种酒了。

  「一言为定。」李欣欣笑得像朵花。「我选择现场所有人,对吧?」

  「当然,」年轻人点点头。

  「那你看好了,」李欣欣的视线不再落在任何人身上,而是猛的转过身,抱住了已经挤到她身边的萧尚佳琪,踮起脚尖,迅速吻上了他的嘴唇。

  现场有片刻的寂静。年轻人带头举手互扇两巴掌,紧接着桌子上其他人稀稀拉拉的掌声。当时正端着酒在一旁的卢恒平,立刻笑着给大家倒酒。赵明选举起杯子,每个人都抬起头来,把茅台倒进他们的喉咙。

性细节多的言情小说,深点再深点噢使劲啊

  转身离开这张桌子,萧尚佳琪忍不住抬手擦了擦嘴。李欣欣只是让人措手不及。他无法推开她,但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祈祷。她试图清除三哥。亲完他之后,她马上低声道歉,说不想亲别人。他还能说什么?只是视线有些急飘,但里面空无一人,没有人影。

  「可是,你去哪里了?」剩下的那桌客人都好对付,他抽空掏出手机,给何打了电话。

  "."何小然沉默了。她只是下意识的打开了电话,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她明明看到了那个吻。萧尚佳琪居然让李欣欣当众亲他。她觉得她不能再呆下去了。她今天真的不该来。她难道不觉得自己玩笑开够了吗?就这样坐在这里,看着给自己带来耻辱,她抖得厉害,只想离这里越远越好。

  「你说话,干嘛笑!」尚笑齐家也猜到他小然一定已经看到了刚才的情形,但她坐得很远,并不认识那群人。她当然意识不到那一刻的剑和剑,但他怎么解释呢?「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不,你很忙。」何小然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目前刚好是公交站。当一辆公共汽车刚刚开门时,她不知道汽车要去哪里。她只是下意识的挂了电话跑了过来,投了钱找了个座位坐下。

  尚笑齐家再接再厉地打电话,空荡荡的车厢里,只听见她的手机在唱歌,其他几个乘客都奇怪地看着她,他小然深吸一口气,又接了电话。

  「不过,这不是你刚才看到的。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电话接通后,小商祺的声音有点焦急。「你怎么就这样跑了?」

  「我给了你太多解释的机会,现在不想听了。」他小然只觉得累。人们的爱是如此甜蜜。为什么她的爱情那么累?每一刻,她身心俱疲。她必须咬牙坚持下去。但是她现在太累了。她坐着时感到每个关节都痛。她坚持不了。

  「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你在哪?我会去找你的。」尚笑齐家已经跑出酒店,坐了车,沿着回家的路走,但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让我安静一下,我很累。」小然轻声说:「小商祺,我们分手吧。」

性细节多的言情小说,深点再深点噢使劲啊

  不由分说的挂断电话,关机,何笑却闭上眼睛,感受着车的走走停停。这辆公共汽车的终点站是郊区的一个景点。夏天,它是度假和暑假的胜地,但它会无处不在还只是冰雪,又是大正月的,竟然没有什么游客。

  买了票,在公园工作人员诧异的目光里,她徒步进园,两山夹一道,她晃晃荡荡的走着,在路的转弯处,被一阵簌簌的声音吸去了目光。

  那是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野鸡,茫茫然的从枯草丛中一头冲到了公路上,小小的眼睛看了看何笑然,在她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又飞快的横穿马路,一头扎进了另一边的枯草丛。

  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何笑然还从来没有见过活的野鸡,一时止住脚步,可是野鸡的动作飞快,这时早没了影子。偏偏身后有车声,她蹙着眉头让到一边,没想到那车,却几乎挨着她,停了下来。

  「小姐,上车吧,这公园大,走着可得一天多,」那车是公园里最常见的电瓶车,敞篷的,何笑然进来的时候,见过这样的一排车都停在公园正门口,她迟疑了下,开车的是个年轻人,穿着羽绒服,笑意真诚,她想了想,坐了上去。

  这个季节真没有什么比在空荡荡的森林公园里坐敞篷车更让人觉得痛快的事情了,山路盘旋,年轻人应该是非常熟悉路况,把车子开得稳稳的,山风也不比市内的风柔和,这个时候了,还是刀锋一样的刺骨,一圈下来,何笑然觉得浑身都冻硬了,血脉都凝滞了一般。

  「快回家吧,过节的时候公交车收车早,再不走,这边可没有公车了。」年轻人的笑容依旧灿烂,两颊也冻得通红,却还是说,「我都舍命陪君子了,你要开心点!」

  原来她的不开心,已经人尽皆知了吗?何笑然用僵冷的手摸了摸脸颊,勉强自己笑了笑,道声谢,转身出园。

  这样的日子里,她再无处可去,还只能是回家,临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到底忍不住四下张望了一下,楼下空荡荡的,并没有她熟悉或是陌生的车子,萧尚麒并没有来找她……

  「怎么才回来,什么同学的婚礼,玩到现在?」推门进屋,何妈妈同何爸爸都在忙活着,她的行李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客厅里,何笑然才想到,她原来买了今天夜里的车票,就要回c城去了。

  「怎么魂不守舍的,快来吃晚饭,妈妈给你包了饺子。」何妈妈奇怪的看了眼何笑然,催促她,一边又叮嘱说,「给你带了点吃的,还有几件新衣服,你自己在C城生活不容易,得照顾好自己,要是缺钱一定得说,别像这么回来,瘦那么多,弄得像非洲小难民似的。」

  「知道了,」何笑然点点头,爸爸妈妈什么都不知道,她已经是大人了,不能让他们担心,可是她心里好难受,好像被硬生生挖去了一块,空荡荡,又涨又疼,她忍不住抱住何妈妈,将头埋在妈妈的肩头,轻声说,「妈妈。」

  第十二章 前路(二)

  「好好的,怎么又撒起娇来了?」何妈妈笑着拍拍女儿的背,想着离别在即,眼睛也忽然红了,只能轻轻推开她,催促她洗手准备吃饭,然后快速转身,用手背把眼泪一把抹去。

  肉三鲜馅的饺子,是何笑然最爱吃的,虽然食不知味,她还是大口、大口的一只一只的吞下去。稍事休息后,又在爸爸妈妈的催促下,抓紧时间提着行李,打车直奔火车站。

  列车移动起来的时候,夜已经渐渐深了,站台上送别的人都走光了,只有一盏一盏的孤灯,在她的眼前由慢转快的闪过,直到这一刻,她的眼泪才无声的滚落,一颗一颗的,渐渐打湿了她的衣袖。

  初九早晨,何笑然下了火车,就带着一对红肿的眼睛来到报社上班,采访平台上,大多数人都在嘻嘻哈哈的说笑。毕竟刚过完年,人的心情都好,所以,这些天除了几起爆竹炸伤人的突发事件之外,几乎没什么线索能够采访。而大多数记者也没从春节的喜庆氛围中回过神来,一有时间,都是乐得偷闲说笑,或者去趁着换季逛逛街。

  「哎呀,何笑然,你晚回来了两天,怎么状态还这么不好?」崔影在摄影部和一帮人联网打CS,消磨了差不多半个上午的时间才心满意足的晃悠回来,一到平台上,就对何笑然的红肿眼睛大惊小怪。

  「肯定是舍不得家里,别问了。」李惠连忙推了崔影一把,何笑然的神情不对,她一早晨就发现了,不过人家不说,她也不能乱问,这会赶紧凑过来说,「然然,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中午我请你吃饭,咱们继续大吃大喝去怎么样?」

  「过年我都吃胖四斤了,还吃?」崔影也觉得自己不该大惊小怪的,正想应和李惠,一听要大吃大喝,又忍不住叫苦连天。

  「反正你也有主了,胖五斤和胖四斤有啥区别?」李惠想逗何笑然开心,故意说,「隋明伟还敢退货?」

  「他敢!」崔影双手掐腰,做泼妇状,周围的人乐成一团,何笑然看着,心里却酸涩成一团,她说了分手之后,萧尚麒就没有再打过一个电话给她,甚至连一条短信都没有,她真的不明白,一样是爱和被爱,为什么别人的爱情是那么幸福得理所当然,而爱情到了她这里,却完全变了个样子。

  李惠和崔影后来的时间一直在商量中午吃什么,好容易达成共识,要隋明伟请他们吃烤鸭,酒店的位置也定好了,主任却忽然叫崔影说,有一个突发。

  「我去吧,你们好好吃饭。」看着崔影的一脸为难,何笑然赶紧站起来,主动要求。

  「可是本来是给你接风的,你怎么能不去?」崔影心里是乐意的,可是又觉得过意不去。

  「给我打包好了,去了就能吃一顿饱饭,你多给我打包点东西,最好让我把今天的晚饭和明天的早饭一并解决,怎么样?」何笑然说着,抄了线索,去打电话联系,然后又匆匆跑去医院。

  打电话反应线索的,是一位路人,说是有一个孕妇怀孕三十三周了,生产在即,男友却性细节多的言情小说抛弃了她,让她随意处置他们的孩子,自己养或是送人他都不管。孕妇自然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两个人从言语冲突发展到肢体冲突,最后孕妇说自己难受,被这个路人送到了医院。

  何笑然和摄影老白赶到医院的时候,孕妇已经被推进了分娩室,她采访了那个送孕妇来医院的好心人,和当时好心免费搭载他们的出租车司机后,就守在分娩室外,等候结果。

  那个孕妇是剖腹产,何笑然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分娩室的门开了,有护士推出一张床。

  「她是刚刚送来的那个被打伤的孕妇吗?」何笑然见缝插针的趁着护士等电梯的时候冲上去问。

  「是,」护士点点头,不想多说。

  「大人和孩子情况怎么样?」何笑然只需要一两句话的结果,再接再厉的问。

  「没看我忙着呢吗?去问医生吧。」护士不耐烦起来,进了电梯,快速关门。

  「就一句话,说了不就完了吗?还支使我们一趟。」老白在一边抱怨,何笑然却是脚下停也不停,也按了旁边的电梯,追着上了楼。

  一句话的事儿,何笑然在医院里又兜了十来分钟,才在妇产科的医生办公室里,找到一个埋头写病例的年轻男医生。

  「同事,我是C城晚报社的记者,能问一下……」她招呼那个医生,结果男医生一抬头,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几乎同声说,「是你?」

  「你不是公园的管理员吗?」何笑然结结巴巴的指着男医生,有些不敢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二十四小时不到,她遇上一个陌生人两次,而两次的地点,距离何止千里。

  「你是报社的记者呀,呵呵,真没看出来。」男医生也是一脸诧异,不过他恢复得快,乐呵呵的何笑然说,「你今天的状态看起来可比昨天好,你不知道,昨天你进公园的时候,那神情……我爸和他们同事都以为你想自杀呢,偏偏公园里会开车的人都轮休在家,我就自告奋勇去开车跟着看看你要干什么,准备情况不对马上报警呢。」

  「不会吧。」何笑然恢复过劲,窘得够呛,心里沉甸甸的伤痛,也好像被这种窘意冲淡了不少,有些尴尬的说,「我回家的时候还深点再深点噢使劲啊想,公园的电瓶车都是收费的,你怎么没朝我要钱,原来你根本不是公园的人。」

  「嗯,我爸在公园上班,我休假回家,昨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尽点孝道,我中午去给他送饭,结果顺便客串了一下,呵呵,我开电瓶车的技术不错吧?」男医生笑容越发灿烂,站起来伸手握了我何笑然的手说,「两次偶遇,还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邓斌,文武斌,你呢?」

  「何笑然,」何笑然只能说,说完还不忘正事,忙问,「你是妇产科医生,刚刚那个被打伤到医院就生了的孕妇,是你的病人吧,她情况怎么样?」

  「孩子很健康,大人的生产过程也很顺利,不过怀疑头面部有骨折的情况,当时着急抢救孩子,所以这个还要等相关的医生来会诊一下才能确定。」邓斌说,「你可以把电话留下,一会会诊的结果出来,我打电话通知你。」

  「那太好了,会不会太麻烦你?」何笑然不愿意在这个科室里久呆,一听邓斌这么说自然高兴,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给人家添麻烦。

  「不麻烦,举手之劳,咱们可是老乡,这点忙要帮的。」邓斌掏出手机,问了何笑然的号码后,输入进去。

  第十二章 前路(三)

  这一天到了下午,邓斌还真的打来电话,告诉何笑然,那个孕妇确实有骨折的情况,何笑然道了谢,礼貌上也顺便说,麻烦了他两次,改天要请邓医生吃饭。

版权声明:"性细节多的言情小说,深点再深点噢使劲啊"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1974.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