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女友下面日出了白桨,教练偷偷干了我

 2021-02-19 09:00:38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又是巧合,也可能是她尖叫的声音太大,被秦源妈妈看到了。昨天秦源不在家的时候,被叫上楼,旁敲侧击的问她有没有对象,她想介绍一下。江北北翻了个身:「我要搬家……」但是,这也是一厢情愿。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五个邻居给她的善意,让她一辈子都在不

  又是巧合,也可能是她尖叫的声音太大,被秦源妈妈看到了。昨天秦源不在家的时候,被叫上楼,旁敲侧击的问她有没有对象,她想介绍一下。

  江北北翻了个身:「我要搬家……」

  但是,这也是一厢情愿。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五个邻居给她的善意,让她一辈子都在不停地割舍,她更舍不得搬走。

我把女友下面日出了白桨,教练偷偷干了我

  江北北安慰自己。其实除了秦源的妈妈,一切都很好。是秦媛的妈妈,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聪明,就像叫她上楼吃饭一定要让她做饭一样,对她好。

  但是为什么秦源的妈妈要守护她呢?是因为三哥老是拿她开玩笑吗?

  手机亮了一下,一条新消息提示今天相亲:睡了吗?我回来跟我妈商量。我觉得你看起来像我未来的妻子。我妈妈想见你。明天和星期六你有时间吗?我会带上我妈妈。

  江北北又叹了口气,扔掉手机,把脸埋在沙发里,闷声闷气地说:「哦,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她起身,嘴里叼着一根吸管,飞快地打字,准备问同事怎么拒绝相亲。

  「求助,你有经验的大哥大姐。如何委婉的拒绝一个自己不感兴趣的相亲对象?救我一命,总比建个七级浮屠强!"

  消息发出,收到回复后,江北北放声尖叫。

  她发错群了!

  楼上楼下,传来几个兄弟的笑声。

  四哥:「贝子,发错群了?」

  二哥:「很明显,我犯了一个错误,因为我的兄弟没有经验。」

  三哥:「要不要拒绝相亲?那你今天不应该见面。」

我把女友下面日出了白桨,教练偷偷干了我

  大哥:「让你二哥做你男朋友,吓跑相亲对象。」

  三哥:「二哥,别凑热闹。我是现成的,渴望报名。我就要做贝贝的男朋友了。」

  二哥:「三子不行。很轻浮不靠谱。不容易让人相信。我去比较好。」

  瑶哥:「……」

  江北北看到楚瑶的回复,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门口,默默数了三个数。

  数到三,轻轻敲门。

  打开门,衬衫雪白闪亮的楚瑶低头看着她。

  「他有没有约你再见面?」他低声说:「我明天休息,我陪你。」

  江北北耳廓热,低头,左脚趾蹭右脚尖。良久,她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答道:「哦.好的。」

  第三章三对五

我把女友下面日出了白桨,教练偷偷干了我

  第二天,楚瑶出门的时候,被妈妈拦住了。

  「你今天不休息吗?」

  」楚瑶摇摇头.出去吧。」

  「玩?」楚瑶妈妈立刻竖起八卦接收天线,飘到儿子面前。她用一种非常戏谑的语气眨眨眼,问楚瑶:「跟北北?」

  楚瑶没有回答,但答案很明显。他的眼里充满了微笑。

  「约会?」

  楚瑶不敢点头,犹豫了一会儿。他回答:「哪里,没有。」

  楚瑶的妈妈灿烂地笑了笑,然后迅速变了脸,像抓爪子一样抓着她的手,用一个小技巧抓住她的手,破口大骂:「不管你们是不是在约会,今天要想踏出家门,就把妈妈换上鲜艳的衣服!你穿黑大衣出去参加葬礼了吗?楚无常!」

  楚瑶的母亲年轻时是重案组的刑警。她是一个坚强的人,可以闭着眼睛开枪,用枪击中目标。她每分钟都掌握着警察必备的技能。即使进入更年期,也很容易俘获儿子。

  楚瑶差点给妈妈跪下。他盯着地面小声说:「我没有别的衣服了。」

  「胡说!」楚马尧放开了他,表演了一个瞬间变脸的技巧,摆出一副慈母的面孔,轻声笑了笑。「妈妈前天刚给你买了件便装,放在你爸的柜子里。换了再出门。」

  」楚瑶轻声道.实际上是给我爸买的。」

  Chuma说,休闲装是灰蓝色的连帽衫,颜色一言难尽,新的都和旧的一样。所以,90%可能是买给楚爸爸钓鱼用的。楚瑶皱了皱眉头,在母亲不换衣服的折磨下,她穿上了。

  我再出来的时候,楚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叹了口气。前几年有一句话很流行,就是老黄瓜涂了绿漆,act young说他现在应该是自己了。

  楚瑶自己的衣服几乎都是黑白的。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觉得黑白简单庄重,更适合自己的工作。而他直到有一天下班回家,听到楚马吐槽自己在长江以北、以北的衣服颜色,才注意到衣服的颜色,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其他颜色的衣服。

  当日楚妈对江北我把女友下面日出了白桨北说:「你弟尧是白黑药丸使精!」

  江北的贝背对着门。他听到这话笑了。当他扭过脸时,他看到自己回来了。他咳了一声,一口饭也没咽下,满脸通红。

  楚马没觉得太大,看热闹,马上喊道:「黑白治咳!楚瑶,你在干什么?快来给北北一个顺风车!」

  那天,我突然知道我叫白嘉禾。」楚瑶讶了半晌才问.很丑吗?」

  江北北连连摇手:「姚大哥什么都好看。」表情很真诚,半分不假。

  楚瑶微微松了口气。

  结果楚妈说:「我生了一个儿子。小时候我就跟白雪公主一样。这种事情我不知道。长大了,越来越歪。我从白雪公主成长为黑白无常,唉……」

  江北北又笑了。

  反正楚瑶是穿着这件蓝色的减龄连帽衫出去的。他轻轻敲了敲江北北宅的门,警惕地抬头看了看三楼秦源家的门。

  旧楼的隔音效果真的不是很好,所以楚瑶来访一般都很安静,就是怕耳朵长的秦远听到响声,碍事。

  不一会江北开了门,依旧可爱甜美。她看到楚瑶的时候,满脸笑容。

  楚瑶微微笑了笑。她的微笑是他每天等待的温暖阳光。这种味道让他上瘾了很多年。从那以后,他每次敲门,都期待着门开后她的笑脸。

  「包装好了吗?」楚瑶轻声问。

  他的声音很低,江北北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温柔起来。他像小鸡啄米一样点点头:「好吧。姚大哥,我们走吧?」

  「嗯。」

  上车后,江北北小声说:「姚大哥今天换衣服了。」

  楚瑶不知道接什么,轻轻嗯了一声。

  江北北没有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窗外。

  楚瑶看着镜子,江北的北方面无表情,手指在捡衣服线头,双眼发直,似乎也没说话的意思。

  楚尧很想找点话题来聊,他把这阵子听过的笑话都拎出来翻腾了一遍,却没办法讲出口。

  可是教练偷偷干了我……还是想看到她笑啊。

  快到她跟相亲对象约定的饭店了,楚尧终于找到了个能让她开口又能让她开心笑起来的话题。

  「北北,现在网上都流行什么笑话?」

  江北北立刻来了精神,扒着前座,歪过头问:「咦?尧哥对这个感兴趣了?有很多的!」

  楚尧轻轻笑道:「讲一个。」

  江北北说,好呀。

  然而要讲时,她的脑海里,却只能想起不久前同事讲的‘少儿不宜’笑话:「如何一句话让老鹰从天上掉下来?」

  「如何?」

  「大喊:老鹰大姐,你的罩罩掉啦!」

  这等恶俗梗,怎么能给尧哥讲!江北北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楚尧没等来她开口,疑惑地转头看她,用关切的目光,温柔的语气问她:「怎么了?」

版权声明:"我把女友下面日出了白桨,教练偷偷干了我"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1852.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