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02-16 22:05:47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她必须给付正一杯薄薄的葡萄酒。心里的事,梅茹不会忘记。在营地里,她换上便衣,脱下首饰。酒已经准备好了。付正不喝酒。他前世喝的不多,只能在外面处理。偶尔两个人很少在屋里吃饭,梅茹看到他喝过几次陈年梨花白。估计付正大概喜欢,所以这次美如

  她必须给付正一杯薄薄的葡萄酒。

  心里的事,梅茹不会忘记。

  在营地里,她换上便衣,脱下首饰。

  酒已经准备好了。付正不喝酒。他前世喝的不多,只能在外面处理。偶尔两个人很少在屋里吃饭,梅茹看到他喝过几次陈年梨花白。估计付正大概喜欢,所以这次美如让人在出京前准备好了。

  此刻,一禅拿着酒和酒灯站在她身边。梅茹看了看,叹了口气,吩咐道:「你留在这里等着。」她和付正不和,现在随着这个人的突然死亡而死去,梅茹突然想一个人独处一会儿。

愿逐月华流照君,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一禅点点头,说道:「小心点,姑娘。」

  梅茹拿着什么东西,送了一块银子给营地守卫。才出了辽军大营,去了回辽河。

  黑暗中,一个人影看着梅茹,然后悄悄地跟了过去。

  关外是辽阔的远野,远离天空。真的很难看到牛羊,而且不远,就是辽河。今天的月色不是特别好,灰蒙蒙的,淡淡的,但河水还是像银链一样飘着,也带走了无数死去的灵魂。

  今天晚上没有风,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但是我的耳朵变得越来越寂静。

  在这扭曲的寂静中,梅茹似乎听到了剑和铮的声音,那颤抖的绝望的死亡哭声。我不知道付正死时是什么样子.

  梅茹垂下眼睛,蹲下身子。

  她倒了一杯酒,拿在手里,感觉很重。双手停顿了一下,梅茹抿着嘴唇,无声的将白酒洒在地上。

  这是她的,也是傅照的。

  梅茹又倒了一杯酒。

  陈酒飘散开来,在她周围徘徊。不知怎么的,她的眼睛突然变红了。13年过去了,齐琦被压了下去,但美如能想起来,但在那一年的春光里,付正垂下眼睛看着她,然后问,你是梅府的吗?

  这是他第一次和她说话。后来,梅茹回忆了几千次,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担心过。

  要是没见过这个人就好了。

  梅茹眼里含着泪水。她把那杯酒洒在地上,柔声说:「殿下,路上容易。」

  付正藏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他那双薄撅的、黝黑的眼睛缠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愿逐月华流照君,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好了好久,梅茹收拾好东西。

  到处都很安静,夏夜可以听到昆虫的叫声,营地里吃喝的声音。

  梅茹站了很久。

  这里晚上很冷。突然,一阵小风吹来,吹过她的刘海和裙子,更加深了凉意。梅茹拢了拢裙子,慢慢转身去了营地。她一走出来,突然吓了一跳,赶紧停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后愿逐月华流照君面多了一个人。两个人很亲密。她根本没注意到!

  下一刻,当我看到他仰面朝天的脸时,梅茹心里咯噔一下,眉头直拧,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

  我看到面前的这个人又高又瘦,在灰色的月光下,他英俊的脸越来越瘦,眼睛还是黑的。

  付正?

  丝风使人越来越凉,像地狱,美如战栗。

  「殿下?」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问,声音很柔和,似乎怕打扰她。

  四目相对,付正仍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良久,他叫了声:「跟着。」

  一听到这两个字,美茹就皱起了眉头,有一种微妙的不对劲。她警惕地看着过去。

  付正沉默了,突然笑了。他笑的时候脸颊很瘦,但是还是很好看。付正问:「阿鲁,你刚才是不是担心你的国王,为你的国王感到难过?」他的声音虽然淡然,却很少柔和。

  不知为什么,梅茹松了一口气,疑惑地问道:「殿下,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当她的话音刚落,付正又笑了。他抬起左手,抚着美茹的脸。他的指尖轻轻地在她的脸上摩擦。他问:「你说这个国王是人还是鬼?」

  男人手一热,美茹有一瞬间的茫然愣怔。她忘了躲,只是直直地看着他,「殿下,你还……」

  付正的手抚着女孩的脸,俯身吻着她,挡住了梅茹身后的一切。

  美茹的脸变红了。她匆忙推了他一把,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推。付正哼了一声,停顿了一下,低声说道:「别动,我的国王受伤了。」

  他的声音轻柔.梅茹又不舒服了,两只手尴尬的挂在那里,她不开脸。

  付正将带着她的脸板回来,看着它。他的手还抚着她的脸,指尖刮过她又厚又软的红眼圈。他说:「你舍不得死?」

愿逐月华流照君,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梅茹垂着眼睛没说话。

  付正叹了口气,说:「我的国王也不能忍受你。」

  ?

  ,第97章「然而」

  ?「皇上!皇上!」

  当小太监跌跌撞撞地走进干青宫时,史东皱起眉头:「毛面前急什么?」小太监摇摇头,指了指外面。他一脸惊恐的说:「石大师,地狱边缘的梅贵仁自杀了!秦镜周围的贵族们也死于主……」

  石被吓了一跳,转身进了庙里。

  付正已经在明黄色的龙椅上坐了起来。他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付正沉声问道。

  石东拧眉,放低声音:「陛下,梅贵仁死了。」

  "……"

  付正有过短暂的停滞。他立即命令人们侍候脱下外套,乘龙把他打入冷宫。现在有一个男人住在这个巨大冰冷的房子里——他的前妻。那里真的很冷清。院子里只有一棵树,在萧瑟的秋天枯萎,树叶凋零,老枝斜斜,毫无生机。

  空荡的寺庙,幽幽的,光线照不进去。有人会把尸体抬到明亮的房间里,从远处看,那个人软软地躺在地上,脸上蒙着白色的丝绸,一言不发。

  付正从龙车上下来,看着地上的人影,心头仿佛有什么东西闷着,他都往里面走。

  「皇上,我怕冲撞。」石东把路堵死了。

  付正摆了摆手,一言不发地走了进去,走进了这个人真正死去的冷清的地方。

  地上的人临死前特意换了身衣服,便衣。现在这件便衣被鲜血染红了。就见一个莲花簪狠狠扎进胸口,深深的,鲜血沿着簪层层浓漫,仿若开了世界上最艳丽的花朵。

  这绚烂的灼烫入眼底,烫得厉害,付正的身体微微颤抖,他默默地撩起男人脸上的白绢。

  白绸底下,是女人毫无声息的脸,苍白,没有任何血色。这一回,她没有梳妆,更没有佩戴多余的首饰,只散着一袭乌黑的长发。她就这样安静的躺在那儿,双眼阖着,难得柔弱,不悲不喜,不骄不嗔,却再也不会睁开。

  那记闷棍重重敲下来,傅铮愈发觉得晕眩。

  梅茹走了,是被他逼死了,被昨日夜里他跟她说的那些话逼死了。

  循循,你姐姐进宫了,她自小待你好,心地又软,朕不想她为难。

  循循,天大地大,你还能去哪儿?念朕与你夫妻一场,你自请去冷宫吧……

  她来了冷宫,她走投无路,然后心灰意冷的将这簪子扎进了胸口。

  傅铮定定看着,探手抚过她的脸。那张脸没有温度,没有喜怒哀乐,只剩冰冷。梅茹真的走了……这个念头一起,傅铮心尖像是被什么剜下去一刀,他打横抱起地上这具早就凉透的身子。梅茹就那么无助的靠在他的胸口,乌发垂下来,手轻轻滑落在身侧,一摇又一荡,再没有任何生机。傅铮拢了拢她的头发,却没有一点回应,还是冷的。

  他抱着梅茹,走出清冷的宫殿。

  秋日温暖的太阳已经升起来,这会儿暖洋洋的落下来,梅茹脸色依旧发白,白如纸,就算抹再多胭脂也没有用。

  傅铮垂眸看着怀里的女人,好半晌,抬起漆黑的眼,面色怔楞的一步步走出冷宫。

  「皇上?」石冬试探的唤了一声。

  傅铮身形微顿,对着前面,他凛声吩咐道:「朕想和皇后待一会儿。」

  皇后?

版权声明:"愿逐月华流照君,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1412.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