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在玉米地和寡妇,双腿张开轮流

 2021-02-14 06:47:09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她低声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声说话?」萧郁曼很疑惑:「我说话声音大吗?」如果不是因为小余脸上的那种根本不捉弄人的表情,乔奈差点误以为她是故意的。她补充道:「你,你说这个……」她变得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说

  她低声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声说话?」

  萧郁曼很疑惑:「我说话声音大吗?」

  如果不是因为小余脸上的那种根本不捉弄人的表情,乔奈差点误以为她是故意的。她补充道:「你,你说这个……」

  她变得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说着普通话。「所有人.知道我是,穿反了,出来。」

  「哦,」萧瑜情耸耸肩,耸耸肩。「下次我会注意的。」

村长在玉米地和寡妇,双腿张开轮流

  乔纳过去常常把杯子拿出来,冰敷她的脸,她不想绷着脸抬头。她一直希望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

  很长一段时间,休息时间还没结束,她就要去卫生间整理衣服。女生浴室的每个隔间都是独立打开的。她就进去关了门。外面很吵,几个女孩进来了。

  他们正在讨论下一节课,其中一个女孩回答说:「中国人。」

  另一个女生说:「我喜欢!如果李先生还让新来的转学生看课文,那就好玩了。上次很开心。」

  其他女生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念道:「因为气氛稍微扭曲了一下~」

  和约拿八成相似的语气。

  笑声更愉悦。

  乔纳脱掉了半件白衬衫,扣子粘在了线上,弄得她的手都红了。

  「快点,快点,你去上课吗?」几个女生笑够了,推开门走了出去,卫生间突然冷了。

  未拧紧的自来水滴,滴,浴室门关上了,吱呀一声被风吹走了。在乔纳眼里,好像过了很久才两分钟,她从格子门后面走出来。

  衣服换了,但是中间扣子有凹凸不平的褶皱。约拿站在镜子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敲水龙头的冷水,拍着自己的脸。他什么也没说村长在玉米地和寡妇,他们没有恶意,只是故意学她玩玩。

  不是调侃,绝对不是!她使劲咬着嘴唇。

  ……

  自从发现班里有一个普通话不标准的学生,李先生就要把每一篇课文读给乔纳听,小余总是在乔纳之后或者之前读一段。

村长在玉米地和寡妇,双腿张开轮流

  对比产生的喜剧效果自然大几倍,经常乔纳在看书,有的同学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特别是李老师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了约拿,但约拿始终读不准。

  做完这个阅读练习,乔纳终于可以坐下了,小余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她在一个人的额头上发现了一个结,睫毛颤抖着,仿佛她已经忍受了很久。

  她在草稿纸上刷了刷,留下了字,递给了约拿。

  字迹工整:「你是不是故意耽误上课进度!」

  约拿书上的话很清楚,她僵硬地把目光转回到黑板上。

  小余见她不理,赶紧写道:「你就是想让全班同学都关注你!"

  乔纳仍然不理她,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像一根橡皮筋到了极点。

  小雨写道:「你怎么不回答!」

  怎么回答?你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很难过。乔纳胡桃夹子,我的头低了一点,想哭。她以为小余会成为她的朋友。

  ……

  第七章作业

  中午和午饭时间,小余和班上另外两个男生去了食堂。临走前,她抬起脸,对乔乃头说:「我昨天带你熟悉了食堂。你今天不需要我带你。」

  班里一起走的男同学互相推搡,女同学手挽手小声说话。约拿独自坐着解决一个阅读理解问题。小余走后,她的笔停了。

  微风吹过,桌上的课本书页翻来覆去,哗啦啦作响。她伸手去按,别人没有教室。静静的,她发现鼻子酸酸的,承受着鼻子的酸酸的味道,连续几次深呼吸。

  乔纳,你不能再让人笑了!她振作起来,对自己说:你一定要练好普通话!

  有了斗志,她不再觉得那么委屈。她站起来推开椅子,从书包里拿出饭盒,按照昨天的记忆去食堂做饭。

  她独自坐在一张四人用餐的餐桌旁,环顾四周。小余和班上几个成绩好的男生在一桌,班里其他人显然都有自己的小团体。

  双腿张开轮流乔纳回过头来,暂时没有兴趣再交朋友。洗碗后,她回到教室睡在桌子上。

  当同学们陆续回来的时候,小余走了进来,看到她在那里。她问她:「喂,你吃饭了吗?我怎么没在食堂看到你?」

  乔纳的头靠在他的胳膊上,萧瑜情转身和后座的人说话,直到午休铃响,大家开始安静的准备睡觉。

村长在玉米地和寡妇,双腿张开轮流

  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Jonai把练习册放在书包里,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提醒学生,明天一定要完成作业,交上来。

  她拿起一条肩带搭在肩上,另一个空着的肩膀被拍了下来。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乔纳把对方看作是不熟悉她的男孩,在课堂上从来不和她说话。

  这个男孩比约拿高一个头,头顶的头发剃得很短。他能看到头皮的蓝色,浓浓的眉毛和小眼睛,他的脸有一个清晰的轮廓。他的校服穿的不合适,拉链拉到一半,上半部分露出一个肩膀。校服的裤子卷了起来。他小声对约拿说:「老师走了再说吧。」

  数学老师前脚走了,他在约拿肩膀上的动作改成了抓,手指也硬了。「新同学,这……」

  他一边说,一边把他的练习册放在了乔纳的桌子上。「帮我一个忙。」

  练习册自然是数学老师刚刚布置的作业。琼奈摇摇头。「这个要自己做。」

  对方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背因为辛苦而发青,威胁道:「听话,不做就以后小心点。」

  说完,拍拍乔纳的背,和外面几个不穿校服和他一样的男生汇合。

  看到整个过程的小余背着书包。「他是我们班的赵成。他每天都在教室后面偷东西。接下来的模拟测试结果出来了。他绝对不是我们火箭班的。你可以忍他几天。」

  Jonai不是软柿子。「班里那么多人,他为什么来找我?」

  萧瑜情看看她,然后黑白分明的眼睛望向天空,摊手,咧嘴笑了。

  笑容不言而喻。乔纳花了很长时间才捡起桌上的练习册,粗暴地塞进书包。

  今天,梁珍还开车去接她回家。回来的路上,梁真抱歉地解释了为什么今天早上没有送乔纳。公司总部在北城。虽然回归时间短,但公司还是把一个简单的基站项目交给了他监管。凌晨四点,接到通知,项目出现临时问题,要先去公司。

  「我听李阿姨说你今天早上迟到了?」梁真在和约拿吃饭的时候主动提到了这一点。

  Jonai说是,可能因为早上没有见到梁贞,她这一天都过的不愉快。可是看到梁贞脸上淡淡的黑眼圈,她那点小小责怪的心思一下子消失得干净。

  「梁叔叔,」她只在梁贞面前喜欢摆可怜兮兮的表情,「你以后无论去哪里,能不能先给我提醒。」

  梁贞夹菜的动作一顿,他自立得早,习惯自由,加上被国外的文化侵染多年,甚至连父母也不能对他提出约束。

  不过他没有直接拒绝乔奈,筷子夹的菜转到乔奈碗里:「我尽量。」

  乔奈眼皮往下垂,抽鼻子,「可是,我只有梁叔叔了啊,如果梁叔叔也不要我……」

  她鼓着腮帮子,圆圆的眼睛里透明的眼泪将落,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无法拒绝小女孩楚楚动人的哭泣,梁贞心软,想到乔奈和平常女孩总归不一样,他只好哄道:「梁叔叔怎会不要你,别哭,别哭,梁叔叔以后去哪,肯定先和你说。」

  乔奈破涕为笑:「好!说定了哦!」

  她的眼泪瞬间收回去,给因为看见这幕而愣了一瞬的梁贞夹菜,「梁叔叔,你也多吃点。」

  接着她甜甜一笑:「我最喜欢梁叔叔了。」

  梁贞欣慰,如若不是坐在对面,他真想摸摸乔奈的头顶。

  自从乔奈到来,李阿姨准备晚饭都是分两次,梁贞父母注重养生,下午吃饭较早,往往等梁贞和乔奈回来吃饭的点,他们已在楼上各自忙自己的事务。

  一个月前梁母新接一笔画单,客户是定居北城的法国老人,喜欢田园自然景色,梁母的工笔写意画向来在景物方面颇有造诣,但是客户不满意,给出答复:「缺乏生活气息。」

  梁母的助理维护她,私底下说可能文化不同,审美存在差异,她当时认为助理说的不无道理,画还是要按照客户的要求重画,可她陷入上幅画的死胡同走不出来,完全没有灵感。

  她走出画室下楼透气,不经意间瞧见自己儿子和小女孩在餐厅聊得正欢。屋子灯光明亮,餐桌上的饭菜升着袅袅的热气。恍惚间,梁母有种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错觉。

版权声明:"村长在玉米地和寡妇,双腿张开轮流"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1070.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