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被教练日七八次,第一次跟老外

 2021-02-14 04:07:10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房子里充满了青少年经常有的凉爽的香味。很长一段时间,约拿都不知道花的香味是什么。直到一年后,经过花坛后,花儿开了,各种花香混合在一起,刺鼻难闻。然而在干燥的秋天被冷风冲淡后,就像字面上的冷香一样,她突然熟悉了起来。这位少年这次穿了一件深

  房子里充满了青少年经常有的凉爽的香味。很长一段时间,约拿都不知道花的香味是什么。直到一年后,经过花坛后,花儿开了,各种花香混合在一起,刺鼻难闻。然而在干燥的秋天被冷风冲淡后,就像字面上的冷香一样,她突然熟悉了起来。

  这位少年这次穿了一件深色的浴袍,不像以前的蓝色西装给人的亲切。他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问道:「你怎么了?」

  约拿「我」了很久,没说原因。

  主场换成孟胤家的时候,他没有琼奈那么温柔有礼,说:「没事,我先睡了。」

  他说了这话,却没有做出任何上床的举动。

学车被教练日七八次,第一次跟老外

  两人面对面站着。琼奈觉得拿着枕头很傻。她酸溜溜地挽住胳膊,动了动手腕。孟茵注意到了她的白色枕头。「你拿这个干什么?」

  琼奈的脸变红了。幸好对方看不到。她找了个借口:「我睡不着,我想和你聊一会儿。」

  「谈什么?」孟茵饶有兴趣地给她拿来一把椅子。

  Jonai的字又差了。

  孟尹站在那里,双臂抱在怀里,在休息时盯着约拿。即使乔纳知道对方看不清她的表情,她还是羞于有一张火辣的脸。

  「你不会来和我睡觉吧?」孟冲咧嘴一笑。

  Jonaiteng站直了:「有什么好笑的!」

  「哦?真的?」

  乔纳没有告诉她该怎么做就为自己感到羞耻:她最近一定睡得不好,智商下降了。

  孟茵知道自己的脾气不能太勉强,主动为她扔下台阶。「坐着说话累,一起在床上说话。」

  当这个年轻人脱下鞋子时,他躺在床上。乔奈犹豫不决,但他能闻到孟音的气息。她期望的睡意立刻压倒一切,她不得不爬上床。

  孟茵睡在外面,抬腿就准备迈过去,脚步没稳住,膝盖被一只软软的手制约着找东西抱。结果有东西抱着,腿被拧断,跪在孟尹两边,双手搭在两边肩膀上。

  更尴尬的是,她急着要从孟嫣身边爬起来。她脚下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不小心踩到了孟音的脚踝。她又后退了。这一学车被教练日七八次次,她的手滑到了孟茵的浴袍靠近胳膊肘的地方,胸前全是风景。

  她一直承认,孟茵的皮肤是白的。在黑暗的光线下,对方的皮肤白到可以反射光线,像白玉一样。再次抬起头,孟雁惊讶地微微张着嘴,眼睛尾部的眼睛太亮了。乔纳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没有.对不起。」她把浴袍拉回到原来的位置,手指像光滑的细粉一样滑过孟茵的皮肤,留下一个指纹缝隙让她触摸。

学车被教练日七八次,第一次跟老外

  浴袍刚提到脖子,手腕突然被孟茵抓住,对方挺有力的。

  「我不是故意的。」她以为孟尹生气了,

  眼睛盯着对方,下一刻孟吟用一只手强而有力的抱住了她的腰,夜太静了,乔纳的耳边只有孟吟渐渐的喘息。

  如果她放任不管,她预见到自己会发现不可挽回的危险。经过几次蛮力的挣扎,她终于挣脱了孟茵的手。她淡然一笑:「你不是说躺着说话吗?」

  琼奈收拾好东西,在孟茵身边躺下。「我觉得有点困,要不我们明天再聊?」

  孟吟:「……」

  这个小东西过河拆桥。

  他轻笑:「好。」

  琼尼拉被盖好被子,她觉得有点冷。

  窗外下着小雨,雨水打在窗户上,沁人心脾。

  然而室内温度逐渐升高,乔奈又回到了梦中的田野。太阳晒得她的脸颊又湿又出汗。她口干舌燥,忍不住张嘴呼吸,摸着冰凉的水渍。

  你从哪里得到水的?她望向天空,光线刺痛了她的眼睛。

  不知不觉中,她的嘴里吸收着莫名的湿气,咽得厉害的时候会有轻微的刺痛,身体更像是在融化,让她喘不过气来。

  「Jonai。」她恍惚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好重。」她回答说太重了。

  梦外的孟吟看着身下的娇躯,忍不住笑了。他抬起约拿弧度柔和的下巴,捂住嘴唇,咬了一口:

  「是你亲自送来的。」

  他从未放开过这个身体的每一寸,揉捏着,亲吻着:「当然,你逃不掉的。」

  第五十六章美丽

  这个梦很长。

第一次跟老外学车被教练日七八次,第一次跟老外

  就像一个人童年记忆里的不同色块。

  天亮前,约拿醒来时头晕目眩,四肢酸痛。身体认得床吗?她不敢多睡一会儿,怕孟出门撞到她。

  她身边的孟茵保持着入睡前看到的姿势,仰面躺着,静静地睡觉。乔纳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拿着他的枕头去开门,首先伸出手去观察门外的动静,然后在确定长廊上没有人后,嗖的一声立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当她打扮整齐时,窗外的天空是鱼肚白。然后她下楼,没想到遇到了一个很久没见的熟人。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

  看到她,梁珍放下茶盏,对她笑了笑。

  约拿站在原地,身后传来孟的声音:「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这是冲着梁真说的。

  乔奈将频率紊乱的心跳均衡,假装平静地说:「梁叔叔好。」

  语气甚至是她自己意想不到的疏远。这是她搬离梁家后第一次见到梁珍。

  梁真向她点点头,回答孟程兰:「我来的有点早,因为有事。我把它放在沙发上。」

  是个白色的棉布包,鼓鼓囊囊的。

  孟程兰轻轻推了推乔奈的肩膀:「梁珍给你带了当季的衣服,该怎么感谢你。」

  「谢谢你.谢谢你。」乔纳张口结舌,她的脚步没有移动。

  梁真对她的态度并不不满。也许她看到了琼奈的反抗。他赶紧站起来说:「公司需要忙,我先走。」

  「一起吃完早饭再走也不迟。」孟真诚地挽留。

  梁真谢绝了他的好意。他的目光越过孟,落在面无表情的琼奈身上。他犹豫了几秒,说:「最近学习任务重吗?」

  「还好。」

  「看你瘦一些,多注意休息。」梁真接着说道。

  他对约拿的关心是真诚的,真诚的,没有任何礼貌或虚伪。

  约拿的鼻子有点酸。她没有回答梁真的话。直到她离开家,消失在拐角处,她才停止坐立不安。

  她揉揉眼睛,去沙发上拿衣服,每件都叠得整整齐齐,包括她以前穿的夏装,还有几套她喜欢的新买的款式。

  她抱着包闻了闻,然后走到她身后楼撞见这幕的孟殷评价道:「虚伪。」

  乔奈皱眉,孟成澜此刻去院子外送行梁贞不在这里,孟殷的话只有他们两人听见,显然是对她说,对方身穿黑衣黑裤的休闲装,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白得仿佛透着不属于人类气息的青色。

  「这么开心干嘛在梁贞面前装冷淡,」孟殷笑,「你对梁贞的感情好像没有减少嘛。」

  唯有这个是乔奈的死穴,她不悦地回道:「不要再提这件事!」

  说罢,气冲冲地提起袋子蹬蹬地踩上楼。

  昨晚增进的关系由孟殷这句话给撕出一道裂缝,乔奈一天没主动理睬他,而孟殷性格较为冷漠,两人竟是一天没有说上半句。

  到了晚上,乔奈的困扰来临,她只要闭上眼噩梦随之重现,不管数着绵羊还是放松心情都没有用,蝴蝶和森林像个诅咒如影随形。

  疲惫不堪的乔奈趁半夜厚着脸皮敲响孟殷的门。

版权声明:"学车被教练日七八次,第一次跟老外"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71051.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