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舒服啊快点我还要,当着她走公面搞

 2021-01-13 20:33:17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子婆说:「皇帝走后,皇后知道赛亚裙不会被免职,这最终会威胁到她的地位。她开始计划杀死赛亚裙,并多次毒死她。她被赛亚裙的护卫发现了。原来她的陪护有一个神奇的簪子。只要她把它放进汤里,她就能立即判断出是否有毒药。后来,皇后加入了一个皇帝的贵

  子婆说:「皇帝走后,皇后知道赛亚裙不会被免职,这最终会威胁到她的地位。她开始计划杀死赛亚裙,并多次毒死她。她被赛亚裙的护卫发现了。原来她的陪护有一个神奇的簪子。只要她把它放进汤里,她就能立即判断出是否有毒药。后来,皇后加入了一个皇帝的贵妃,她的哥哥是守卫皇城的将军。当皇帝有了赛亚裙,他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她恨赛亚裙,于是三人设下计策,让将军手下的得力干将化装成贼,甚至闯入升阳医院,对怀孕的赛亚裙贵妃做了些疯狂的事。」

  子郎说:「马妓大帝参战后,在意识到自己真的爱赛亚裙之前,他就开始想念赛亚裙了。他生赛亚裙的气只是因为女王每天都说赛亚裙的坏话。事实上,他恨女王,但当时他不明白,所以他出去打仗时没有告诉赛亚裙。出来后半个月,他后悔以为赛亚裙怀了自己的孩子,宫里后宫里的妃子都不悦地看着她。

  子婆说:「马妓大帝回到皇宫后,就隐姓埋名地进去了。他告诉所有看见他的人保持安静。他偷偷来到升阳院见他渴望的人。他没想到到达院子时会听到赛亚裙刺耳的尖叫声。他跑进去,却看见四五十个男人穿着裤子排队。他发现,虽然这些人都穿着便服,他们都害怕如果我单独闯入,那些人不会买他的帐,但现在赛亚裙已经奄奄一息了。如果他跑了,自然很难再见到他。为了最后一次见到赛亚裙,他只能孤注一掷。」

好舒服啊快点我还要,当着她走公面搞

  马妓大帝冲进来用剑杀死了赛亚裙的那个人。当士兵们突然看到长城时,他们吓得一动不动。马妓大帝在过去救过赛亚裙。当赛亚裙看到他时,她脸上露出了悲伤的微笑,说道:「我做不到,我担心我们的孩子都走了。皇帝出门,不告诉臣妾。即使他们很努力,也会追随皇帝。这里,女王。我让他哥调兵强奸我。管飞女王刚刚离开。你帮我杀了管飞女王并为我报仇。和你打架对我来说不是浪费。还有那些后宫妃子。我有包容。他们没有。他们都想让我死。你帮我杀光他们。皇帝,你能做到吗?」

  马妓大帝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哭泣,他说:「我不会让他们走的。放心吧,我会给你报仇的。」

  赛亚裙听后笑着说:我等你给我报仇,但我闭上眼睛就走了。马妓大帝抱起赛亚裙,准备去后宫给女王找麻烦。后与关将军同来,面色凝重,当场宣判有罪,说她淫乱、淫乱、奢侈、奢侈,必须用刀肢解后丢入河中

  关将军站在皇后身后,他的士兵都在外面,都盯着看。马妓大帝对王后说:「为什么赛亚裙在后宫通奸和混乱?你有什么证据吗?」

  皇后冷笑道:「皇上刚才看到的不就是证据吗?」

  马妓说:「这些人是.全部.强盗。怎么能说赛亚裙贵妃淫乱呢?」

  皇后道:「陛下,不要执迷不悟。像赛亚裙这样的妖精才来了半年,就已经让后宫不安分了。现在显而易见的事实就在眼前。她聚众奸淫乱,你还护着她。你太傻了,只能给王子让路。」

  马妓冷笑道:「你这是逼我退位。你觉得你退位好不好?」

  皇后说:「我没有逼皇上。如果皇帝公正地处理赛亚裙的罪行,我不会强迫皇帝。」

  马妓说:「她死了,你还想要什么?」

  女王不知道赛亚裙已经死了。当她看到马妓抱着她时,她以为她还活着。她害怕赛亚裙掌权后会反击,所以她和管飞联手,强迫她去马妓。如果她知道赛亚裙死了,他们根本不需要出现。现在骑虎难下。她不得不坚持惩罚赛亚裙。即墨见她坚持,关将军又盯上了她。毕竟他是个聪明的皇帝。他只好静下心来说:「‘让后宫乱套吧。当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是赛亚裙和这些小偷乱搞。将军接到命令后,立即杀了这里所有的贼,一个也放不下。此外,赛亚裙混乱的刀被分割,扔进河里喂鱼。"

  说完,把留在地上,看着还在犹豫的关。他突然满脸肌肉地说:「看来我还是皇帝,还没废。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吗?」

好舒服啊快点我还要,当着她走公面搞

  关德禄也是在姐姐和皇后的催促下逼迫皇帝的。现在皇帝威严,他害怕了,跪下说:「我不敢违抗我的命令。」然后我醒了三次,命令下属杀死自己的下属。那些被杀的下属都是我的亲信,但现在我只能一步一步来。那些亲信想得到一份肥缺,却被杀了,被上级和手下追杀。真的错了,于是他们奋力反抗。当时血流成河,死伤惨重。皇帝总是微笑着看着他们自相残杀。直到50人全部被杀,他才把皇后抱回后宫,留下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精英全部死去。他知道他无法击退马妓。

  马妓刚到后宫,女王就要和他说话,温柔地安慰他。但是马妓说他已经出去这么久了,想回去看皇位,但是他整晚都没有回到后宫。第二天,她意识到马妓已经回到了战场。

  听到这里,我说:「没什么。只是升阳好舒服啊快点我还要医院死了几十个人。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睡觉吧。我累了,想休息。」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10点了,但是子婆说:「杀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杀人。可怕的是赛亚裙的鬼魂。从此后宫不得安宁,直到马妓王朝灭亡。」

  我觉得还早,就说:「好吧,继续你的故事。」

  管飞已经派人去打听了。听宫女说赛亚裙死了,她高兴得让宫女给她倒酒庆祝。她喝着酒,尝着零食,心里很开心。她以为在赛亚裙没来之前,只有她在宫里最受皇帝宠爱。如果她摆脱了萨,雅,自己又能回到从前了,她越想越开心,这酒也喝得尽兴,这时,夜也深了,她也有点微醉,正想睡觉算了,突然,窗帘和房里的纱帘莫名的飘动,珠帘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那风凉凉的,很瘆人,她训斥侍女说:「你们怎么搞的,窗户都忘记关了,我若是宽容点,你们越来越没个规矩了。」

  那宫女在心里说:「没开窗户啊,这窗户谁开了呢?」想到这,她赶忙去看窗户是怎么一回事,这时,有一股凉风在房间里转动,把房间里的蜡烛吹灭了两支,房间顿时暗了许多,正是夏天,那风凉得有点奇怪,冰凉冰凉的,管妃直打了一个寒颤,她开始有点害怕起来,见那宫女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一动不动,这才知道这半天了,原来窗户还没关好,她心这才稍安,嘴里便骂那几个宫女和贴身侍女:「你们一个个都是死人吗?关个窗户都半天,聂小倩,你这死贱奴,你找死吗?你还在那看看看,大晚上的,有什么好看的,外面难道有个女鬼邀你看大戏的吗?」

  虽然管妃生很大的气,那聂小倩却一动不动看着外面,也不理她,也不动,管妃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聂小倩骂:「好哇,既然敢这般无礼,真是找死,你不关窗户吓着本宫了,本宫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管妃不等那几个侍女过去,自己借着酒劲,猛然几步走了过去,她抓住聂小倩的头发,用力一拉,聂小倩一下倒在地上,她还想骂,却只见她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表情保持着恐吓的样子,原来已经死去了,管妃顿时吓得冷汗直冒,她知道聂小倩一定是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才会一下被吓死了,她看着聂小倩,却不敢去看窗外,因为她害怕了,怕窗外有很恐怖的东西,怕自己的命运和聂小倩一样,她忙转过身来,脸对着屋里,想要侍女和宫女过来关窗户和扶她回去,因为,她已经腿脚发软,不能动了。

  管妃背对着窗户,窗外又一股冷风吹过来,那冷风冰凉如水,把她头发都吹了起来,这股冷风把屋里最后两支蜡烛吹灭了,只剩下窗外的月亮照射进来,一黑一白的月亮照进房当着她走公面搞间,房间里顿时显得诡异起来,仿佛到处鬼影曈曈,管妃更加害怕了,她正想喊她们过来帮忙,却看见侍女和宫女都惊恐的看着她身后,一边后退一边发出尖叫,她知道自己身后一定有什么,但她不敢往后门看,甚至侧面都不敢,她害怕极了,想要逃跑,脚却生了根似的动不了,她正要训斥宫女过来,那侍女和宫女脸上越来越恐怖,他们都瞪大眼睛,和聂小倩一样,睁大眼睛,来不及倒下,就僵硬在那死去了。

  管妃心中的恐惧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很想昏过去,很想像他们一样死去也好,可是,这些她都做不到,她只能被见惊吓,不断的惊吓,在清醒的状态下被惊吓,甚至,她还没看到是什么东西在吓她们,她想着反正是一死,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去,她一定要看清楚吓她的是什么,不然,到了地狱,她都不知道自己被什么害死的,阎王爷要是问起来,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她决定转过身去,她要看看,那能吓死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绳阳院众妃皆上吊 宫殿里纯阳显身手

  管贵妃见自己身边的人都被吓死,人已经要瘫软了,她不知道自己身后到底有什么,她想要晕过去,想要死去,也许是喝了酒壮了胆,也许是被那身后的怪物控制了,偏偏这些事情都没发生,她一直站在那儿,她费力的转动脖子,想要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可她的脖子仿佛抗拒着她的思想,硬是违抗心里的决定,转不过来,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难道就在这站一夜,僵持一夜?

  也不知道过来多久,她听到身后一声叹息,却听见一个女人说:「姐姐好狠的心,妹妹如今去了,姐姐也不来送妹妹一程,原来姐姐说心疼妹妹侍候皇上辛苦,都是假的,说要帮妹妹分担也是假的。」

  管妃便知道是 萨雅,萨雅受宠时,她确实和萨雅这么说过,无非是想亲近皇上的意思,其实心里恨透了萨雅,如今,她知道萨雅已经死了,这是她魂魄来找她了,她说:「我如何知道妹妹会走,要是知道,一定会去送妹妹一程,妹妹好走,明日我再去妹妹那看看妹妹。」

  萨雅说:「姐姐又胡说了,是姐姐和皇后特意请了姐姐哥哥送妹妹走的,妹妹死得好惨,姐姐的哥哥派了好多人来,都强行和妹妹发生关系,一个,两个,三个,那么多,那么多,还好皇上回来了,把他们都杀死了,只是,皇上懦弱没把姐姐和皇后请来陪妹妹,妹妹在下面孤独,只想姐姐和皇后过来陪妹妹,这样可好。」

  管妃说:「呸,你死了的人,我们好好的活着,干嘛下去陪你,没了你,从此宫里安宁了,你死,也算是一件莫大的功德了。」

好舒服啊快点我还要,当着她走公面搞

  萨雅笑了说:「姐姐果然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了,姐姐时常说妹妹的针线活好,恨不能学了去,如今妹妹要走了,倒是要教会姐姐才放心走,因为皇上最宠姐姐,以后皇上要用的东西,有姐姐做,我也就放心了。」

  管妃僵硬着脖子说:「宫里有的是能做的宫女,我干嘛一定要做,交给她们就好了。」

  萨雅说:「姐姐口是心非了不是,皇上在时,姐姐以前经常过来说要学的,如今又说不学,但姐姐今天不学也得学,学也得学。」

  萨雅说完,管妃只觉得面前一凉,她睁开眼看时,只见萨雅就在自己面前,披散着头发,脸上和脖子上到处都是密密的针脚,把碎了的皮肤用针线缝了起来,但那些缝线里却有鲜血流了出来,她披散着头发,虽然皮肤缝了起来,但已经面目全非,管妃看着,心砰砰直跳,她说:「妹妹这样子,怨不得本宫,这主意是皇后出的,你找皇后去,皇后心狠,说要把妹妹碎尸万段的。」

  萨雅冷冷的笑了说:「我如何去找皇后,如今皇后和皇上正在床上商量,要把所有罪责嫁祸到姐姐和姐姐的哥哥身上,姐姐只怕会和妹妹一样,碎尸万段,姐姐的哥哥会被皇上满门抄斩,姐姐也可怜,千算万算,却还是落到皇后手里,姐姐原还野心勃勃,想要得皇上专宠,废了皇后,自己爬上来,可如今,皇后告诉皇上,杀害我的主谋是姐姐和姐姐的哥哥,如今,姐姐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姐姐倒不如跟妹妹去妹妹宫里,在妹妹宫里上吊,做个畏罪自杀,这样,皇上会念旧情,落个全尸呢。」

  管妃听说娘家会满门抄斩,吓得倒也忘记怕了,她说:「不可能的,我哥哥是大将军,掌管皇宫的锦衣卫,保护皇上的人,皇上不可能这么绝情的,我那么帮皇后,皇后也不会那么绝情的,我不信。」

  萨雅冷笑一声说:「姐姐真是天真,兔死狗烹这句话姐姐没听过吗?更何况姐姐哥哥刚刚帮皇后逼皇上让位给太子,现在只怕太子命都不保,姐姐你想想,威胁皇上,后果是不是很严重,如果姐姐还天真的想,皇上会顾念旧情,姐姐就大错特错了。如今姐姐倒不如早早去死,没有了你的威胁,说不定倒能保住姐姐皇子一命,否则,皇上一迁怒,只怕姐姐儿子的命也难保住,姐姐有一千个理由死,没一个理由活着,还不如我们姐妹一起上路,地狱路上也好有个伴儿,姐姐你看如何?」

  管妃一听,顿时邪魔入侵,悲从中来,她说:「如此看来,我还不如跟妹妹去了,也省得娘家父母兄弟抱怨于我,我还得一死,如果我一死能保住皇儿,那也算死得其所了,好了,妹妹带路,我跟妹妹去绳阳院,和妹妹做个伴,一起上路。」

  管妃慢慢的转过身,面无表情,走了出去,一路走去,路上没碰到一个人,直到到了绳阳院,她看见好些人提着水,进进出出,原来,所有的尸体已经搬了出去,只剩下那些太监打水冲洗院子里的血,管妃趁他们出去的提水的时候,忙走了进去,她来到大厅,搬来一条凳子,想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时,只见梁上垂下来一条白绫,刚好垂在凳子上,管妃目光直直的望着白绫,上了凳子,把白绫套到脖子上,然后自己打了一个结,脚一瞪,顿时香消玉殒。

  那几个太监打水进来,刚开始只是看见屋子中间多了一条凳子,这才抬头,看见有人上吊,六人也没看清楚是谁,只是吓得飞跑出去,拼命的喊有鬼,有人上吊了,那六人放肆喊,却没有反应。原来,今晚这里死的人太多,管将军又去处理萨雅的尸体和自己的部下了,虽然六人闹出很大动静,却没人过来。

  六个小太监只好去找管事大太监,管事大太监也不敢擅自行动,只得去找管将军,管将军一来在处理自己的事情,二来为自己的命运担忧,便要他们去找皇后,皇后先去找了管妃,却发现管妃房中死了几个宫女,她顿时害怕起来,皇上不在,她只得再去找管将军,管将军无奈,只得又和皇后赶去绳阳院,他们浩浩荡荡去了二三十个人,等进了大厅,只见大厅里红裙白带,吊了十来个人,都是皇上的贵妃平妃,所有的人看着都震惊了,管将军看到妹妹也在其中,忙过去把她抱下来,他抱着妹妹往外走是,厅里突然刮起一阵凉风,一个凄厉的声音尖叫着说:「你们别急,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女鬼说完,只听刷的一声,那女鬼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只见她脸上和脖子上都遍布针眼和黑线,头发披散,眼睛冷冷的看着众人,众人看得心里发毛,她才对已经在发抖的皇后说:「皇后娘娘,你一心要我死,如今你如愿以偿了,你看到了吗?她们都来陪我了,告诉你,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包括你,包括宫里所有的人,都逃不掉的,因为,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皇后已经说不出话来,浑身颤抖,偏偏这时,那些在空中摇荡的尸体突然都转过身来,齐刷刷的看着人群,虽然脖子被勒住,她们却齐声用腹语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众人都吓得忙往外跑,皇后由两个宫女扶着,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紫珀和紫琅两人完全进入情节,说话都有点激动,我看看表,已经是十一点了,我说:「千年前的故事了,跟现在的绳阳院已经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这些故事在皇宫里流传,你们自己吓自己罢了。」

  紫珀说:「不是啊,主子,绳阳院真的很诡异,我还没说完呢,并不是千年之前的事情,绳阳院一直有事情发生,主子好奇可以,但千万不要去涉险。」

  我说:「我去那干嘛,只是太晚了,我实在想睡觉了,我们的日子长着呢,你们以后再说故事给我听吧。」

  我说完,往床边走去,紫琅忙过来帮我宽衣,我任他摆布,乖乖的上床睡了,等那两个小朋友睡着了,我从背袋里拿出我的牛仔裤,运动鞋,和一件黑色T恤,穿上了,悄悄出了屋里,轻轻打开厅屋的门,往绳阳院走去。

  我刚刚到得绳阳院附近,就觉得这里和别处果然有点不同,这里的院外的树高**森,没人修葺,院里更是有一棵参天大树,完全把院子遮盖住,别说现在是晚上,就算是白天,这里这么阴森,只怕胆小的也不敢来,因为这里朝西南,至阴,加上树大不见天日,别说这里曾死过那么多人,就算没死过,也是鬼魂藏匿的好去处。

  我刚刚到得院里,便觉得脸上一凉,一个恶鬼向我掠过来,便要对我下手,我拿出降魔杖,嘴里念咒,狠狠一杖刺了过去,我知道很多鬼都在旁边虎视眈眈,更何况这里是鬼都魔域,鬼自然比别处厉害一些,所以我下手就用上了最狠的招数,只听那鬼一声惨叫,飘然而去。

  鬼都魔域在河底女魔没死之前,那些鬼魂受女魔管理,他们有女魔撑腰,这里的鬼很猖狂,这里住的人,家家户户夜不出门,门外还需摆上斋贡,乞求鬼魂别进门骚扰,我杀了女魔之后,晚上状况改变了很多,开始有胆大的人出门了,这里的人都以为是女魔自己走了,只祈祷她不要再回来,没想过她是被人杀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但绳阳院不同,这里阴气过剩,没受女魔离去的影响,因为外面改变,这里的鬼更多了,所以我出手毒辣,为的就是起到震慑作用。

  我刺伤了一个恶鬼,其余的鬼都不敢过来,只是有个胆大的鬼在我面前晃荡,想要阻止我进入屋里,他们一晃一晃的,脸上还带着冷冷的讥笑,我面无表情,却悄悄在掌心破指画符,然后默念咒语,看到有个恶鬼一直在我前面,并不怕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刺出拐杖,一下刺进那恶鬼的身体,他拼命的挣扎惨叫,想用鬼爪来抓我,我把画了符的手掌猛然印在了恶鬼印堂之上,那恶鬼被符灼烧,惨叫着死去。

  院里的鬼都害怕了,不再跟着我,一哄而散,这时,院里显得正常多了,月亮隐隐的从树叶中间照进来,地上光影陆离,树下凉侵侵的甚是舒服,正是夏天,这里真是好一个避暑胜地,只见走廊上点着三五个红灯笼,大门轻掩,房里的窗户微微透着烛光,房里微微有着喘息声,我想,还好,屋里有人,股江离应该还没死,那么,我就有机会找到我的穿越器。

  我轻轻的推开门去,厅里黑黑的没有点烛,只有房间里透出微微的光亮,我去推开房门时,却发现房里温度明显比外面低很多,就好像人在暑热之天,突然进了空调房一样,改变很明显,我进去时,外面房间了,两个陪护躺在那儿,光着身子,已经昏死过去,只有里面还有喘息声,我悄悄进了里间,只见股江离躺在床上,在他身上坐着一个女子,那女子像是穿了一件黑网一样的衣服,她在他身上动着,喘息声是从两人嘴里发出来的。

  我走进去时,一人一鬼都没发现,我到了房子中间,提杖在手,冷笑了一声,那女鬼一听猛然抬头,只见她脸上和脖子上也布满了那些黑网,我就知道她是萨雅了,看见我,她很是很是意外,浪笑着说:「好好好,艳·福不浅,又送来一个,快过了,一起侍候本宫,有你的好处多着呢。」

  我冷冷的说:「萨雅,千年了,千年是很多人的人生你知道吗?你当年已经报复了,害你的人全部被你害死了,为什么你还不满足,还要留在人间继续害人,你难道不怕也有降服你的人吗?你如果再不走,你今天碰上我,便是你的死期到了,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老夫今天来就是要替天行道,杀死你这为祸后宫的女魔头。」

  说完,我一杖刺向萨雅,我知道,一个千年女鬼一直在人间活跃,一定是有一点本事了,能不能制服她,其实我也没有把握,但为了穿越器,我不得不冒险了。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斗女鬼险被她囚禁 善紫珀温柔劝情深

  我用降魔杖刺向女鬼萨雅,萨雅突然飘起,反向我扑过来,她那长长的指甲划向我,如同锋利的刀,我直来了一个铁板桥这才避过她那锋利的指甲,谁知,她速度迅捷,早已经再次返回,我只得倒在地上,几个翻滚这才躲过一劫,等她再次扑来时,我猛然一杖刺向她,她这才知道我的厉害,险险避过,站在屋子中间,她说:「你到底是谁?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为这男人出头?」

  我说:「我也只是选秀男而已,倒也跟他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过来劝你别再滥杀无辜了,一千年了,就算有多少仇恨也都该忘记了,你也该放下仇恨,去你该去的地方了。」

  萨雅说:「我该去哪里,你说我该去哪里,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过来侵占我住的地方是你们,你们不来这里,我也不会去外面,我住这里是当年天父给我的承诺,你来管我,难道你比天父还大不成?」

  原来还有这个传说,看来,故事不听完整,后果很可怕,我说:「我有没有比天父大我不知道,但我告诉你,今天这男人我救定了,我们同为秀男,就是兄弟,你若不杀他,我也不为难你。」

  萨雅冷笑一声说:「同为秀男就是兄弟,真是好笑,你们都只不过是当今女皇的玩偶,为求能一亲女皇,你们只会勾心斗角,恨不能对方死,还兄弟,你做梦去,我杀了他,为你除去一个竞争对手,你还得感激我,凭你的本事,要想在女皇面前的宠,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说:「我不管别人对我如何,以心换心,我觉得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可怕,毕竟男人的心胸比女人宽阔多了。」

  萨雅顿时狂笑说:「天啦,世上居然有你这么天真的傻瓜男人,真是傻得可爱,男人心胸比女人宽阔?自从鬼都魔域建立王朝一来,争风吃醋而死的男人比女人更加厉害多了,女人还有柔弱心软的一刻,男人确是分分秒秒冷酷无情,等真正进宫了,你这样的想法,只怕你分分秒秒都是死。」

  我说:「你说那么多无非是怕我,我可不会轻易被你洗脑,你到底滚还是不滚,你若是不滚,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我不想和萨雅纠缠,我也没把股江离当兄弟,只是我不能让股江离死,因为,我必须在他身上找到穿越器,因为,这地方我一分钟也不想呆,我要回到地球。

  萨雅冷笑一声说:「我怕你,笑话,我一个千年女鬼会怕你一个凡人,你做梦。」

版权声明:"好舒服啊快点我还要,当着她走公面搞"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65614.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