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的贱乳是给主人当脚垫的,一个男生被一群女生榨干

 2021-01-11 00:57:11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我把你当救世主。」虽然白笑着说了这句话,她还是显得很严肃。然后,她半开玩笑地说:「不过虽然我们关系很好,但是你千万不要问我关于何东的消息,尤其是关于他的绯闻。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千帆睿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么说

  「我把你当救世主。」虽然白笑着说了这句话,她还是显得很严肃。然后,她半开玩笑地说:「不过虽然我们关系很好,但是你千万不要问我关于何东的消息,尤其是关于他的绯闻。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千帆睿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么说,我不是很好奇吗?你还不如不说呢。」

  其他人都笑了,不管是不是发自内心的。

贱奴的贱乳是给主人当脚垫的,一个男生被一群女生榨干

  话题转移开了,白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芮心里有一丝淡淡的担忧,这似乎惹恼了白。

  薛海玲感觉今天真的是赏心悦目。虽然他一直担心何长林的不开心,但他似乎并不是很不开心。她想,这可能就是今天会议气氛比较和谐的原因吧。老板心情好,自然什么都能说。

  她很乐观,但不知道何长林为什么看起来很轻。其实她一直在数着让他觉得不开心的地方,尤其是看到白和范茜瑞有说有笑,追忆往事,开玩笑的时候。他存了所有的不快,就等着回去和白算账。

  正文第226章老师一定是嫉妒了

  第226章老师一定是嫉妒了

  范茜瑞对韩照顾的很好,这种照顾很绅士。

  他们是朋友,但不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所以他的行动,除了何长林,大家都还算满意。

  只是何长林的表情一直很冷,冷是很正常的,所以就连薛海岭都没看出他在想什么,更别说其他人了。

  饭后,我们分手时,范茜瑞喝了点酒,胆子变大了。他大胆邀请白周末出去玩,说他约了几个朋友去乡下爬山,如果她有兴趣,可以一起去。

  白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其他人,笑着说:「我现在都不知道周末有没有事。我确认后再联系你。」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谐,直到白上车,和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后,何长林才打来电话。

贱奴的贱乳是给主人当脚垫的,一个男生被一群女生榨干

  「下车。」何长林简单说了两句。

  白心里一紧,也许自己虽然很注意,却被何长林看出了什么?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她和千帆芮很清楚,根本没有关系,但是她在何长林面前却莫名其妙的感到愧疚。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她不知道答案。

  「停车。」她对开车的初晴说。

  「嗯?」初晴停顿了一下,朱佳文交换了一个眼神。

  朱佳文关切地问:「夫人,你晕车吗?」

  「没有,」举起手机白了一眼。「有人让我下车。」

  楚清和朱佳文突然意识到,除此之外,谁能对自己的妻子提出这个要求?

  车停在路边,闪着双。很快,何长林的车追上来,停在了后面。

  白刚打开车门下车,就在深夜换乘何长林的车。

  两辆车又一前一后地融入了车流,仿佛刚才没有人停下来。

  「你手机刚才怎么一直在忙?」白上车后,何长林问道。

  白心里叹了口气,试图平静地回答:「我刚接到一个电话。」她眼神一闪,说:「范茜瑞打电话给我,让我尽快确认周末能不能去爬山,告诉他他们要数人数。」

  当然,电话的内容并不是这样。范茜瑞担心白生气,所以她一上车,他就打电话问她是不是生她的气。

  她没有生气。范茜瑞没有做任何失礼的事,也没有为难她。当她刻意转移话题时,他终于合作了。

  所以,她没有生气,她只是想从何长林那里追到她而不告诉千帆芮,从千帆芮和所有人那里追到她而不告诉她和何长林的关系,所以当两个人在她毫无准备的时候相遇在一起,她不知所措。

  后来范茜瑞问她劫匪的事,她简单向他说明了前因后果。

贱奴的贱乳是给主人当脚垫的,一个男生被一群女生榨干贱奴的贱乳是给主人当脚垫的

  芮吓了一跳,当然很生气,但知道白并没有遇到强盗,他就打消了她的顾虑,再三叮嘱她要小心。

  在楚清和面前,白很注意语气,但因为芮喝了点酒,他话就多了一点,而且通话时间也长了一点,挡住了贺长林的来电。

  果然,何长林也不信。

  他眯起眼睛问:「这个能聊这么久吗?」刚在餐厅门口分开,哪里有那么多话说?

  何长林身上没有酒精。他象征性地只喝了两小杯。没有人敢劝何长林的酒。自然,他想喝就喝,不喝就喝不了。

  白继续道:「他还问起我编的强盗。」说到这,她的懊恼是很真实的。「我当时好像说得太严重了,吓到客人了。」

  郑维方和徐岷在前面对劫匪一无所知。他们只知道刚才他们老师给他老婆打电话的时候,线路又忙了,两次,三次。他们差点砸了手机。现在他们看起来很平静。他们不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前奏,还是要在妻子面前表现出克制。

  他们很好奇,不知道饭桌上发生了什么,老师就这么急着找他老婆。

  不过,范茜瑞上车前说,他邀请白去爬山。大家都听到了。可能老师因为这句话吃醋了?

  只是普通的邀请,他们老师会因此吃醋?不太可能吧?

  郑维方和徐岷的八卦精神正在燃烧。可惜,他们不知道薛海玲已经被告知老师和妻子的关系,否则他们到家后会立即打电话给薛海玲,问她这件事。

  何长林想说:你不是担心吓到客人,你是担心吓到朋友。他忍受了,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这样说,显得太酸也太小家子气,不符合他一向的性格。

  车子直接开到了柳园,这次白子涵没有抗拒,并不是说不担心有人监视,只是贺长麟的脸色实在是有些难看。

  她的内心早已被忐忑所占据,难道说,贺长麟感受到了什么?如果不是感受到了什么,那他的脸色为什么会这么难看?

  白子涵从车上下来,跟在一言不发的贺长麟身后走。

  红姨原本看见白子涵久违的又到柳园来了,心里还挺高兴的上前迎接,谁知就看到了贺长麟的一张冷脸。她顿时疑惑了,难道这两位又吵架了?

  可是不对啊,夫人看着她笑的表情,不像是平时吵架了那样啊。如果是吵架了,夫人脸上也不会有笑容。今天真的很奇怪,难道说先生只是单方面的在生气,还是说夫人闯什么祸了?

  她把这疑惑说给郑卫方和许岷听。

  郑卫方和许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约而同一脸诡异地笑了。

  这笑容让红姨觉得瘆得慌,「你们能别这么笑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许岷小声道:「今天先生陪潜在的合伙对象吃饭,对方刚好是夫人的朋友,所以,夫人也出席了,不过,我猜,夫人的朋友多半不知道夫人和先生的事,更有甚者,说不定对方连夫人是贺家的人都不知道。根据我们的观察以及先生今天打不通夫人的电话的时候的表现,我们猜,很有可能是夫人和她朋友可能关系比较好,然后有的人心里就不痛快了。」一个男生被一群女生榨干

  郑卫方猛点头,他很赞同许岷的这番分析。

  红姨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们的意思是……」

  「先生肯定吃醋了。」许岷和郑卫方同时意味深长地说道。

  红姨的嘴巴惊讶得都可以塞下一个鸽子蛋,久久都合不拢,等她好不容易把这口气顺过来,追着许岷和郑卫方让他们把八卦的细节跟她分享一下的时候,许岷痛心疾首地说道:「我们晚上跟夫人的两个随员一起吃饭,没有参加饭局,所以饭桌上发生了什么八卦都不知道。」

  红姨建议道:「就不能跟其他人打听一下?」

  许岷道:「万一一个没注意,暴露了先生和夫人的关系怎么办?」

  红姨扯了下嘴角,对于八卦信息的不完全深表遗憾。

  此时的楼上,贺长麟正一点一点缓缓地释放他在饭桌上累积起来的不痛快。

  「我感觉你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很拘谨。」他先是语气淡淡地切入话题。

  「我是很拘谨啊。」关于这一点,白子涵承认得光明磊落。

  「你在担心什么?」贺长麟感觉自己是明知故问,但他就是要白子涵亲口说出来。

  白子涵咬了咬下嘴唇,嘟囔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贺长麟不承认,「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的跟我猜测的是不是一样的。」

  白子涵悻悻地说道:「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么,樊千睿不知道我和贺家的关系,你也知道的,我不希望我和你的关系暴露出去,所以我才这么拘谨。」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还没有问过你。」贺长麟原本和白子涵离了好几步远,可是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缓缓地逼近到她的面前,伸手把她的下巴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

  「什么问题?」白子涵心里有些慌,不知道贺长麟要问的是什么问题。这个姿势让她脸上的表情在他眼中无法遁形,意识到这一点,她更加的慌乱,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贺长麟一字一句地问道:「如果有一天,在我放你走之前,我们的关系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你打算怎么办?」

版权声明:"贱奴的贱乳是给主人当脚垫的,一个男生被一群女生榨干"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65172.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