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好大好紧,学长不可以拔出来好疼

 2021-01-10 08:44:40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她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以至于孟涛回头一看,发现是沈航凡。他向她挥手,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小034圆形标志。没有硬性规定哪个年级报名参加这个活动,只有部门和部门。只是名额有限,这些人数规定到人满为止。所以,大一大

  她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以至于孟涛回头一看,发现是沈航凡。他向她挥手,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小034圆形标志。

  没有硬性规定哪个年级报名参加这个活动,只有部门和部门。只是名额有限,这些人数规定到人满为止。所以,大一大四都有。

  沈从来不喜欢这种活动。第一,他不喜欢。第二,他很忙。他现在大四了,已经辞去学生会主席的职务。现在陈诗诗是他的接班人。

新婚之夜好大好紧,学长不可以拔出来好疼

  沈的脸上依旧有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他走到她面前,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沈航凡对大家一直都是那么的客气和温柔。

  孟涛点点头,她的语气像是在问候老同学,很自然,「嗯,挺好的。你看起来不错。嗯.摘葡萄。」之后,她转过身,从背篓里拿出剪刀,整齐地从藤蔓上剪下一串葡萄。

  沈航凡看着她,说不出她眼里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是……」

  「学长。」孟涛突然打电话给他,她把切好的葡萄串递给他,慢慢地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之后,还是同学。」

  是同学,不是朋友。

  沈航凡还想多说点什么,陈诗诗却突然从另一边小跑着过来。她上身穿着红色的吊带,下身穿着蓝色的热裤和有吊带的高跟凉鞋,显得很漂亮。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两个人面前,然后对孟涛说:「姐姐,我想和你换个队友,可以吗?」陈诗诗说话甜甜的,有着灵动的力量,让人无法抗拒她的要求。

  「嗯。」孟涛点点头,然后将她的车牌交给陈诗诗,然后接过她递过来的车牌。「那我先走了,再见。」

  孟涛没有看沈航凡的表情。现在,她没有任何表情。她友好地朝两人挥挥手,然后又转身去找021。

  陈诗诗在后面友好的提醒了一句,「学长,我的搭档就是那边那个穿着白衬衫黑裤子,个子很高的男生。他的名字是……」孟涛没听清后面的话,但是这个功能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呢?

  比如谁?

新婚之夜好大好紧,学长不可以拔出来好疼

  果然,当孟涛找到陈诗诗的队友时,她的嘴角又露出了无奈。

  这种事情,缘分,真的很可怕。

  邢东还穿着衬衫。好在他知道热度,所以袖子卷了起来。他手里也有一把剪刀,但是还没有决定先摘哪个葡萄。

  邢东看到孟涛时,表情相当惊讶。当陈诗诗告诉他要换队友的时候,他并不在意,就在这里痛打自己一顿。毕竟,谁知道这么巧,沈航凡和孟涛一起去了。

  孟涛默默地看了一眼他的白衬衫。太离谱了,连扣子都扣得整整齐齐。大热天,他连个扣子都没解开。

  邢东是衬衫控。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这个男人每天都离不开衬衫。要说春夏秋冬都不算什么,这三个季节的天气没什么问题,不管是穿衬衫还是打底。不过夏天他也穿各种衬衫当半袖。

  在孟涛的记忆中,这么多年的夏天,除了衬衫,他从来不穿别的衣服。

  两个人,021,对视了一会。孟涛突然从他身边走过,在他身后的葡萄藤上切了一串葡萄,然后转身递给了他。「巨峰。」

  邢东接过来没说话,因为他彻底糊涂了,「……」

  而且,他心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祖宗怎么了?

  上次分手已经好几天了。要说是巧合,是巧合,也是巧合。同一个学校,两个人再也没见过面。

  不过,不难理解。毕竟学校人那么多,外院和商院既不在一个校区,也不在同一个教学楼,所以课程安排就更不一样了。所以,摸摸是正常的。

  孟涛停顿了一下,然后不舒服地咳嗽了两声,说道:「嗯,我最后的回答不好。这巨峰葡萄大,多吃点。」

  这前后,如果追不上,兴东明白了。

  然而,他的表情令人难以置信。这个祖先今天怎么了?平时两个人玩嘴炮玩的很开心。今天画风怎么变了?

  孟涛不等他回答就结束了谈话。他转身新婚之夜好大好紧走到另一边,然后蹲下来开始在背后打葡萄。她能感觉到邢冬在她身后停留了几秒钟就走了。

新婚之夜好大好紧,学长不可以拔出来好疼

  几分钟后,孟涛仍然蹲在原地,嘴里塞满了酸葡萄。因为运气不好,她摘了一串又大又酸的葡萄。

  奇怪,明明这个葡萄酸到嘴里,但是吃了之后感觉还可以。

  当孟涛吃酸葡萄的时候,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突然,有一堆东西挡住了她的眼睛。

  邢冬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了她身边。他手里拿着一串葡萄,看着她酸溜溜的样子说:「这蜜蜂也是甜的。多吃点。」

  孟涛,「……」

  沈航凡一直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孟涛的方向。当他看到她拿走了邢东手里的那串葡萄时,他皱起眉头,开始感到不舒服。

  由于距离和方位的原因,他看不清孟涛是什么样子。但在他心里,却莫名其妙的觉得不对劲。兴东也是商业大院里的厉害人物,因为没有别的原因,高富帅就够了。

  况且光凭邢家一个人的背景,他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

  孟涛跟他说了邢东的事,但没多说。话里话外,也只能感觉两个人的关系不是很好。

  但现在看来,气氛不知何故有些热烈和暧昧。

学长不可以拔出来好疼

  ……

  花园活动结束后,回来的路上,孟涛靠在窗户上发呆,眼皮越来越重。而何玲斜靠在她的肩膀上,已经睡着了。

  即将入睡的功夫,有一些过去的小片段,不起作用,在我脑海里飘荡。

  当大学新生报到时,沈负责接待她的学生会干部。当时应该是各个学校的学生会负责接待自己学校的人。然而,孟涛当时没有找到团队,所以他稀里糊涂地去了学生会的信息办公室。

  当时沈航凡正好也在,所以就认识了。直到军训结束,他才开始追她。

  一开始,陶朦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她没有理所应当的享受着被男生追求的待遇,而是拒绝了他之后,就保持距离,避开了。但沈行帆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更加热烈的追求。

  直到去年大四老生的毕业晚会上,沈行帆替她挡住了一块从舞台上掉下来的顶灯……在这之后,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沈行帆对她非常好,甚至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但是,他纵使是真的喜欢陶朦,却也受不了她的一些毛病。

  比如说,两个人谈恋爱,人家校园里的小情侣都是每天手牵着手,笑口常开。情到深处时,还要来几个热吻调调.情,说说爱。如果情到深处大发了,那就还得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然而他们两个,除了牵过手之外,连亲个额头都没有过。这个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陶朦不能够接受婚前发生任何亲密行为。

  而这个亲密行为,首先就从亲开始。

  所以说,沈行帆能捱过这些日子,其实挺不容易。

  陶朦虽然是专心的和他在一起,而且在大部分事情上,也是真的很实心实意,也真诚。但在这方面,真是有点强人所难。不发生关系这勉强可以理解,但接个吻也不行,这叫谁能接受?

  再加上,她不怎么会哄人,更是从来都不撒娇。遇到什么事情,两人犟起来了,她也真是牙尖嘴利的,一点面子也不给人家留……

  所以陶朦最后能想开,也是真的想开了。小学妹娇俏可人,一看也是个脾气好的姑娘。沈行帆和自己这种性格的相处时间长了,被她吸引,完全也不奇怪。

  再说,两个人在那方面观念不同,最后,肯定也是处不到一起去的。

  等回到了学校,大家就各自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陶朦晚上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开饭点。

  今天女婿来家里吃饭,所以齐英准备了不少菜。陶朦刚进门的时候,她老爸陶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而邢厉则刚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两盘热菜。一家人该忙的忙,该稳的稳。

  开饭的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说着话。陶誉更多的是和邢厉在说,而齐英和陶菲就是时不时的插上一句。只有陶朦,她的脸色不太好,吃的也不多。

  直到现在,就吃了一口菠菜。而且就这一口,她还是忍着咽下去的。按理说只要是菠菜,无论怎么做,她都能吃得一干二净。可是今天,她就觉得如果这菠菜是糖醋的就好了,而且醋多一点更好,最好是那种酸溜溜到牙疼的……

  陶朦正低头对着饭碗幻想着糖醋菠菜拌粉丝,结果,碗里就突然多了只大鸡腿。

  「朦朦,你怎么了?」陶菲收回自己的筷子,然后一脸关心的问她。

  陶朦看着碗里的烤鸡腿,莫名其妙的感觉就不太舒服。平常她虽然不怎么爱吃肉,不过要是看着这样烤的香香的鸡腿鸭腿什么的,还是很有食欲的。

  可是今天,这碗里的烤鸡腿,怎么看怎么腻歪,怎么看怎么油腻。甚至,这鸡肉的腥味,她都能闻的一清二楚。

  ☆、第6章

  周五下午的游泳课,陶朦没有带洗漱用品和泳具,准备见习。正巧今天,贺凌也不下水。

  不过两个人互相一问才知道,贺凌是因为今天到红色日子了。她们俩的日期前后不差两天,而且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陶朦要比她早。

版权声明:"新婚之夜好大好紧,学长不可以拔出来好疼"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65052.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