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好大~好粗啊啊啊,啊~不要~出水了

 2021-01-08 18:38:22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轻轻的叹息,里面包含了很多无奈,不安,还有很多复杂的情绪,可能阿燕从来没有注意到。他伸手摸了摸她乌黑柔软的发梢,那双丹凤眼里的光影微微一沉。面对她,他远比他想象的要不安。他曾经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所以对别人

  轻轻的叹息,里面包含了很多无奈,不安,还有很多复杂的情绪,可能阿燕从来没有注意到。

  他伸手摸了摸她乌黑柔软的发梢,那双丹凤眼里的光影微微一沉。

  面对她,他远比他想象的要不安。

嗯啊…好大~好粗啊啊啊,啊~不要~出水了

  他曾经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所以对别人从来没有什么期待,也不总是被表面的情绪所左右。

  而一旦开始拥有,他就忍不住贪婪,不安,甚至害怕。

  所有人都熟悉他的MoMo和凉薄,却不知道他的内心依然卑微懦弱。

  喝完酒,阿艳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坐在沙发上,在里面呆等了一会儿,圆眼睛盯着他。

  而谢铭澈总是受不了她直白的目光,于是耳廓微红,他突然站起来,直接向洗手间走去。

  当他拿着热毛巾出来的时候,阿艳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谢铭澈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嗯啊…好大~好粗啊啊啊,然后压低声音说:「我可以擦擦脸吗?」

  阿琰眨了眨眼睛,歪头想了一下,然后直接把头靠过来,简直令人发指。

  她突然有点猝不及防的走近谢铭澈,温热的气息喷在他脸上,让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他不自然地退后一步,然后抬起手,用热毛巾擦了擦她的脸。

  他的动作温柔而小心,而她的眼睛却闭着,被热毛巾擦过的脸颊微微泛红,在灯光下更加清澈动人。

  「可以自己洗吗?」擦完脸,谢铭澈轻声问。

嗯啊…好大~好粗啊啊啊,啊~不要~出水了

  阿燕睁开眼睛,似乎很不情愿。她犹豫了一会儿,才问:「如果我说不,你会帮我吗?」

  谢铭澈的耳廓火辣辣的,他赶紧扭过头去,不再看她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

  「自己洗。」他的语气有点生硬。

  阿燕的胡桃夹子有点丢。

  一个喝了酒的颜,做什么都很慢。她刷牙的时候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刷了半个小时。

  谢铭澈来看,她的嘴和下巴已经被白沫淹没,不停地刷牙。

  像一个留着白胡子的小老头。

  眼底流露出几丝无奈,谢铭澈只好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牙刷,替她收拾残局。

  「要不要把牙都刷掉?」他用湿毛巾擦了擦她的脸,用手指摸了摸她的嘴唇。

  但没想到她在里面等了一会儿,还会张嘴咬他的手指。

  两颗锋利的小虎牙压在他的手指上,她抬起眼睛看着他。

  因为她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咬他,他一点也不觉得疼,只是.

  他的瞳孔是微型的,耳廓瞬间发红。

  只是他明显感觉到她柔软的舌头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指关节.

  瞳孔颜色暗淡,谢铭澈再次失去了分寸。他连忙缩回手指,把右手藏在身后。

  此刻,阿艳并不知道,但她咬过的手指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她舌尖上温热的触感仿佛停留在他的指关节处,滚烫的温度涌入她的胸膛,于是她的心又失去了构图。

嗯啊…好大~好粗啊啊啊,啊~不要~出水了啊~不要~出水了

  阿和阎咂咂嘴,还是有点呆呆的。

  谢铭澈从洗手间出来后,阿艳在那里呆了两个小时才出来。

  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她的头发湿湿的放在肩膀后面,脸上的水也没擦干净。

  "."谢铭澈只带了毛巾擦脸,帮她擦头发。

  最后她在房间吹头发的时候,小脑袋打了几个哈欠。

  「困?」谢铭澈关掉吹风机,揉揉她柔软的头发。

  「嗯。」阿严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声。

  谢铭澈收拾好吹风机,摸了摸头。「那就睡吧。」

  之后,他站起来想出去,但她抓住了他衬衫的裙子。

  谢铭澈回头看她的时候,她又打了个哈欠。

  他听见她含糊地说:「你跟我睡。」

  谢铭澈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没有。」

  「为什么?」阿燕努力睁开眼睛,抬头看着他。

  「什么时候可能?」

  她又问了一个问题。

  谢铭澈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当他不小心扫了一眼她白皙细腻的锁骨时,喉结微微动了动,声音有点哑。「睡个好觉。」

  阿艳此时从床上爬起来,双手缠在脖子上,双腿缠在腰上,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也许是因为喝酒,她的胆子比平时大了一点。

  她敢胡说八道,威胁他。「我告诉你,我要靠你很近,否则我得不到精神力量,得不到精神力量我会很痛苦。如果你放过我,我可能会死……」

  其实不难。她不需要一直和他亲近,需要的时候就一两次,现在只想认真。

  还没说完,就被谢铭澈打断:「什么废话?」

  眉毛拧成「川」字,语气不太好。

  阿艳被他吓了一跳,然后眼睛就红了。她哭了两次,「你,你还是指我……」

  我没有掉一滴眼泪。为什么谢铭澈看不出这个小骗子在哭?

  但他摸了摸她的头,故意软化了声音。「对不起。」

  「那我可以吻你吗?」阿燕看着他,眼里满是水,真诚地问道。

  谢铭澈的耳廓滚烫,薄薄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他想说不,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低头看着她红润的嘴唇,什么也没说。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传说中的「口嫌身正」。

  谢铭澈的沉默更像是一种尴尬的默许。阿艳没想那么多,直接笑着俯下身,在他脸上吧唧了一下。

  他以为她会亲吻.在嘴唇上。

  故意无视心里莫名的失落,谢铭澈洋溢着耳廓滚烫的温度,故作镇定地抱着她纤细的腰肢,然后腾出一只手帮她掀开被子。

  「现在能睡了吗?」他的声音有点哑。

  阿琰顺从地放开他,躺在床上,但他那双漆黑而流光溢彩的眼睛仍然在瞬间盯着他。

  谢铭澈弯腰帮她盖好被子,刚想要起身的时候,他对上她的那双眼睛,视线再下移的时候,是她的小巧的鼻子,然后……是刚刚亲吻过他的脸颊的嘴唇。

  耳廓滚烫的温度直直窜入心口,烫得惊人。

  喉结微动,他那一瞬间脑子里什么也没有来得及想,就低头在她红润温软的唇上啄了一口。

  舌尖偷偷抵开她的唇瓣,触碰到她尖尖的虎牙时,他又试探着往里探了探。

  唇齿纠缠,暗香浮动。

版权声明:"嗯啊…好大~好粗啊啊啊,啊~不要~出水了"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64768.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