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揉捏同桌娇乳,呃呃呃啊啊进入

 2021-01-07 11:23:44  阅读   作者 感悟三十文章网

摘要:

楚荷刚从楚家出来就给安奈打了个电话。团团在那边接电话。孩子一接电话就喊了一声「哇」:「爸,爸,快来,我妈疼。」「团团,你在家吗?」楚被他吓了一跳,静下心来问他。「不,我们刚才在车里,我们会叫车的。」团

  楚荷刚从楚家出来就给安奈打了个电话。团团在那边接电话。孩子一接电话就喊了一声「哇」:「爸,爸,快来,我妈疼。」

  「团团,你在家吗?」楚被他吓了一跳,静下心来问他。

  「不,我们刚才在车里,我们会叫车的。」团团吓了一跳,语无伦次地解释。他的声音充满了深深的泪水。「乌拉乌拉在叫,它现在不叫了。」

从后面揉捏同桌娇乳,呃呃呃啊啊进入

  「宝贝,你把手机给旁边的大人。」楚猜可能是奈叫急救?他说,在那边哭得更大声了。他只是想接电话。他们把他母亲送到了医院。他拿着电话追着她。他腿短,赶不上。他的眼睛里全是白色的裤子。

  他哭着在人群里跑,安妮特稍微缓过来,发现团团不见了。好在她跑出去的时候看到团团拿着手机站在医院门口的显眼位置。

  ……

  楚问起情况,到了医院,看见安奈和团团坐在走廊的临时床上。Annai一手挂着吊瓶,一手擦着儿子的眼泪。

  「楼上有个病房,我过去扶着你。」楚怎么挂掉电话,走过去抱住安娜,安娜摇摇头,刚输完液要走,她以为躺一会儿就好了,没想到楚团团有拨打120的技能,而且那里的急救人员还根据她的手机定位把她接走了。

  安娜忍不住了。他知道安娜在他父亲在医院去世后拒绝了医院。三个人坐在走廊的病床上,三个人都很有价值。来来回回的病人和护士时不时来看望他们,就像看望大熊猫一样。

  楚和看着安奈苍白的脸说:「你不想去病房,可以在这里躺一会儿。」

  「没有。」安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别害怕,我在这里……」楚河很温柔,安奈看着他说:「是因为你在这里……」

  楚河:「……」

  「团团,那你就睡一会儿吧。」楚怎么看坐在一旁的云,控制不了大的和小的?

  「没有,」团团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他太困了,眼睛睁不开,背也挺得笔直。妈妈很快就可以回家了,他不得不把自己的礼物送给爸爸。

从后面揉捏同桌娇乳,呃呃呃啊啊进入

  说完,他看出了楚为什么生气,低声补充了一句:「两个。」

  ?

  ,在同一屋檐下

  ?安娜有些不明所以,低下头问他:「第二个是什么意思?」

  团团翘起两个小指头,认真地说:「太」

  安娜点点头说:「你真棒,还会说英语。」

  「嗯」完全上下摇头。

  楚河:「……」二=太=都不是!

  他妈的,为什么他觉得她在打他的脸!

  「不要卖傻,楚团团。」楚河抬了抬额头,不好意思说这个傻子是他儿子。其实在他一岁半只叫爸爸的时候,楚河就对自己的智商放弃了一段时间的希望。反正他还小。他和安妮特那么聪明,团团在生物学上应该不傻。于是他基于智商不够可爱的原则把儿子培养成了一个可爱的东西。楚焉放下手直接搭在安奈的肩膀上,一圈圈地拍着他的头。他靠在椅背上,试图遮住父亲的手。他被扇了耳光,自己笑了。

  「什么叫傻?」楚焉心不在焉地逗他,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揉面似的在脸颊上搓着圆圆的肉。

  团团摇摇头,没说话。他喜欢爸爸妈妈和他三个人在一起。

  安妮特安静地坐直了,她的背又紧又不舒服。楚好笑的时候,胳膊从后面绕过她,就像被人抱在怀里.

  他的衬衫袖子在胳膊肘上,赤裸的胳膊无意中碰到了她背上凸起的蝴蝶骨。安娜穿的短袖很薄,在他温暖的手臂摩擦下几乎看不见。楚河的胳膊动了动,背上泛起了轻微的瘙痒。

  Annai以为他是故意的,但是楚太高兴了,不好意思破坏气氛,就把屁股往前挪。我没想到她手背上的吊袜带跳了出来,还有些血。楚何刚挥了挥手,没有叫护士,于是安奈冷静地把针头压出一半。

  「奈奈,你真勇敢!」圆圆的仰脖,崇拜。

  「还好。」安有点尴尬。

从后面揉捏同桌娇乳,呃呃呃啊啊进入

  楚河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平静地说:「坐下,别动。」

  冰凉的液体流进血管,安妮特动了动手指,专注地看着吊瓶里的液体,很快倦意就上来了。

  楚荷低头看着闭着眼睛睡觉的安妮特,伸手把头按在肩上,头发蹭着他的颈窝,柔软的嘴唇和他的白衬衫越来越娇艳。楚荷抬起手,拉着安妮特的衣领。她在家总是穿宽松的短袖,领子很大,微微一动就露出一个漂亮的锁骨。

  团团在一边揉了揉眼睛,东倒西歪地坐着。当他靠在椅背上时,被楚河抱起,放在腿上。团团颤抖着扶着楚河的胳膊,站在他大腿上,在他耳边低声说:「爸爸,你回家一定要叫我。」

  「嗯,睡吧。」楚河一手拦住团团的肚子,让儿子靠在怀里。这孩子很快就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怀里的一大一小,楚荷觉得原来的决定对安奈来说太过分了,但却是正确的。

  「咔嚓」一声,楚焉眼神一冷,顺着闪光的方向看见一个拿着手机的女孩「嗖」的一下子跑出了走廊。安刚挂完一瓶水,护士就来拔针了。楚如何一只手搂着安妮特,另一只手抱着儿子,他笑着叫助手,但他真希望安妮特和他的关系被曝光,但绝对不是安妮特大学马上毕业的这个时候。

  ……

  安娜被楚的手机铃声吵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后座上,身上盖着一件风衣。安娜依着车厢里昏暗的灯光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

  「好点了吗?」楚问天沉重的声音在安静的车里响起,安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你午餐带冰淇淋吗?」楚荷突然转移话题,安妮特听说楚荷不高兴,解释道:「嗯,我没让他吃很多。」

  「我说你。」楚多烦躁地降下车窗,想到了团团的位置,拍了一下按钮,又把车窗举起来了。他有点恼火。虽然他告诉自己,他回来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清楚地看到了安奈在他身上。身边,却又离他很远的时候他心里就会升起一种无能为力的烦躁,昨天和何鸣说起来的时候,何鸣拍着桌子还给他一句话――You deserve it.

  楚何生气的时候,安奈还是很怵他的,毕竟楚何在她这里是真的积威已久,加上生病的人总是有点脆弱。「我以后不吃了。」安奈低低地应了一声靠在车窗上,从车载冰箱里取了一瓶纯净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嗯,你听话。」楚何嗓音低沉,像哄孩子一样。

  听他这话安奈却一口冰水喷了出来,冰淇淋不让吃,冰水也不能喝?

  楚何:「……」操,他长得像要吃人吗!

  车厢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安奈有些不好意思,自从楚何回来之后,她就开始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他,他也许刚才只是对她「我再也不吃了」的表态进行赞赏,她却觉得他在强调要听话不能喝冰的。明明以前楚何每次用低沉的嗓音对她说「你听话」的时候,她不说话,心里都静悄悄地开出了一朵花。

  而现在……

  其实在医院的走廊上,她没睡着,她闭着眼睛被楚何搂着的时候心脏还是会扑通扑通地跳得飞快,她并没像自己想象得那样有骨气,也没有真的像自己决定的那样一点也不喜欢他了。只是她再也不敢去喜欢一个人,像以前一样,再也不敢去接受一份喜欢,像以前一样。

  她在一个女生最美好的年纪里为她幼稚的喜欢付出了太多代价,也再从后面揉捏同桌娇乳也不是那个把爱情当做一切的女孩子。

  安奈趴在车窗上看了一眼窗外流光溢彩恍若白昼的街景,再明亮的灯光,都照不亮整片天空。

  刚停好车,楚何响了一路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安奈看他皱着眉毛接电话就先抱着团团上楼了。

  一走出电梯,就看到徐依背着大书包坐在她家门口抹眼泪。

  徐依依一看到她就站起来哭得更大声了,指着她的手指都是抖的,声音还带着颤音:「安!奈!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在校门口等了十五分钟你不来接我,在家门口等了半小时你也不回来,你是不是我姐啊!我高考都考砸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啊!你是不是很得意,我哪里都不如你,你就是怀着孕也能考上西大……」

  团团揉揉眼睛,被吵醒了。

  安奈看了吵闹的徐依一眼,她的目光平静无波,徐依却被她看得消了声。她所有的嚣张骄纵都是徐思绮惯得,小时候她看不起安奈这个姐姐,觉得自己才是楚家的小公主,安奈不过是个拖油瓶却腆着脸呆在楚家和享受着她们家的一切,但是偏偏长大了她处处被她看不起的拖油瓶压一头。

  甚至……她根本不是楚熠的女儿,还被赶出了楚家,而安奈呢,安奈的父亲虽然死了,却是安家三公子,还留给安奈一个私立医院和一大笔动产不动产。

  这些,她都没有份。

  一时间,她和安奈的处境就突然被命运开玩笑一样掉了个儿。

  徐思绮这几年总是劝她要好好跟安奈相处,说毕竟她们是姐妹,血浓于水,于情于理安奈以后都不会不管她。她也确实想好好和安奈相处,但安奈现在根本不理她。徐依又生气又委屈,本来想争气的,但是高考还考砸了,她想发泄又找不到出口,等安奈一打开门她就跟着进去,冲进一间房间把门反锁了之后哭了起来。

  安奈是真的不想理她,她进来之后没关大门,听着徐依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她有点想自己出去开个房也好,哪怕去楚何那里凑合一晚也好,她怎么也不想和徐依呆在同一个屋檐下。

呃呃呃啊啊进入

  她从小就被徐思绮灌输「你是姐姐你要让着妹妹」的思想,无论是喜欢的玩具,还是新衣服,甚至是她父亲生前送她的生日礼物,徐思绮一声令下,她都必须让给徐依,因为她是姐姐。

  安奈让过很多东西,但是徐依抢安澜送给她的小狗抱枕时她骑在徐依身上揍了她一顿,徐依张了张嘴还没哭出来就被靠在楼梯上冷眼旁观的楚何冷冷的一眼瞪回了肚子里。其实安奈一直都弄不明白,徐依的身世大白之前,明明徐依才是和楚何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但是楚何却极其厌恶徐依,对比之下,楚何对她简直是极尽温柔。

  怎么又想到楚何了,安奈拍拍额头,看了一眼被徐依狠狠甩上的书房门。

  徐依说对了,她现在考不好,安奈确实觉得很爽,甚至连虚伪的安慰都懒得给。

  安奈把团团放下来去浴室接热水,团团却第一次没跟在她身后做小尾巴反而自己蹬蹬蹬跑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声带着哭腔的「滚」。

  团团皱着眉毛继续拍门,他和妈妈做了一下午的父亲节礼物还在书房里,他还要送给爸爸的。

版权声明:"从后面揉捏同桌娇乳,呃呃呃啊啊进入"由 “感悟三十文章网” 原创,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s://www.ganwu30.com/lizhi/lizhiwenzhang/64536.html

关于我们
感悟三十文章网分享美文美篇,作文大全,读后感观后感分享,文章励志篇,情感美文分享,免费奉上
扫码关注
Copyright ©2012-2020 Powered by 感悟三十文章网